移至主內容
    • 2731 6316
    • info@hkcs.org
    • linkedin
    • youtube
    • instagram
    • facebook

Get L.O.S.T. 青年輔導服務 輔導有「價」伴青年走出迷失

Alice與社工阿翁合照
(由左起) 服務使用者Alice與社工翁嘉茹合照 

 

「在我接受輔導之前,我是活在未來,時刻擔心未來的事。」大學生Alice說,「今天,我才學會活於現在,放下對未來的焦慮。」本處兒童及青少年服務於今年5月推出「Get L.O.S.T. 青年輔導服務」,以專業輔導手法陪伴青年人面對成長階段的迷失,Alice亦是服務使用者之一。「輔導有價,不是金錢的價值,而是成長的價值。」跟進Alice情況的深中樂Teen會社會工作員翁嘉茹(阿翁)說,「每一個成長階段都有迷失的時候,但許多時候沒有梳理清楚,一直迷失下去。我們希望陪伴青年人經歷成長。」

 

擴闊青年人心靈空間

在過去一段時間,Alice面對各種問題:與父母關係疏離、弟弟患病、對男友的不滿……她曾和身邊人談這些事,但始終找不到出路,直到今年暑假得知「Get L.O.S.T. 青年輔導服務」。「多一個渠道也不是壞事,本來也不抱太大期望。」她說,「我沒有預期第一次見阿翁就會哭起來,她陪我經歷了情緒這回事。」

和Alice聊天,不難感受她是一個理性、有責任心的女孩——井井有條地說出自己的故事,處處為弟弟籌謀,用心規劃未來。然而這份理性反過來將她的情緒埋藏在深處,「我從小便常常和父母吵架,到小五時開始明白,即使表達感受,都不會有人明白及回應。」久而久之,她在家中封閉自己,「當阿翁在輔導中形容我是孤單時,我受到很大的觸動。」相比理性地尋找解決方法,Alice感到阿翁更關心她的情緒,「我一直積壓的情緒就如同氣球一樣,阿翁戳破了這個氣球。」Alice過去視情緒為洪水猛獸,缺乏情緒經驗,所以阿翁嘗試多讓她分享感受。「經過三節的輔導,Alice更能夠接納自己的情緒。」阿翁說,「她的心靈空間更廣闊。」

「每個成長階段都有許多不確定,令人感到迷失。」Alice說,「但如果我們不執著於處理這些不確定,其實就不會迷失。」面對父母、弟弟及男友的各種狀況,她不再執迷於預防每一個問題或凡事要達到自己的要求,而是懂得放下焦慮,重新專注現在,「步步難,步步行,一直走下去。」


迷失中找到轉化機會

「Alice是了不起的女孩。」兒童及青少年服務督導主任、「Get L.O.S.T. 青年輔導服務」召集人敖愷翎(Apple)說,青年人在成長遇到的問題,有時候不單要理性的解決方法,更需要覺察情緒轉變,「人生不會一帆風順,我們為了將來花很多力氣,卻忽略當下的情緒需要。Alice在輔導中多了這份覺察,相信能夠陪伴她面對將來更多考驗。這亦是我們輔導服務希望帶給青年人的經歷。」

兒童及青少年服務服務總監蔡慧儀(Susanne)補充,「當青年人開始步入社會,扮演成年人角色時,有許多地方需要適應。」她說,「每一個人的成長都是向前走,很少回想過去發生的事情怎樣塑造我們。我們的輔導服務不是要為單一問題找答案,而是幫助青年人找回成長日程,了解問題的根源。」

 

Get L.O.S.T.的意思

Get 得,在乎如何去找着

Lost/ Loss 無論是迷失或失去

Opportunity 只要願意掌握機遇

Support 接受被遇見與支持

Transform 生命轉化就在眼前


在迷失(Lost)之中,青年人在輔導服務找到了解自己的機會(Opportunity),接受社工、輔導員或其他同行者的支持(Support),讓生命有所轉化(Transform)。Apple以一個個案為例,那位青年人一直以逃避方式面對人生中的困難。而在輔導過程中,Apple協助他覺察自己過去一直不敢面對的焦慮情緒,讓他釋放及表達感受,令他有空間及勇氣面對困難,而非只是逃避。

服務使用者與服務團隊合照(由左起) 社工翁嘉茹、服務使用者Alice、兒童及青少年服務服務總監蔡慧儀(Susanne)及服務召集人敖愷翎(Apple)與合照 


推動專業輔導服務普及化

青少年綜合服務的對象年齡為6至24歲,而「Get L.O.S.T. 青年輔導服務」則涵蓋18至35歲的青年人,較常規服務增加了25至35歲的對象。Susanne解釋,這個年齡層既是人生中容易迷失的成長階段,亦是現時社會服務明顯的服務空隙,因此希望照顧他們的需要,以試驗性質地將服務延申至這個年齡層,不過現時只會以有限額地提供服務給予這個年齡層。

Apple表示,「Get L.O.S.T. 青年輔導服務」的人手均來自本處包括深中樂Teen會在內的四間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而同事都是自願參與,大家一方面希望學習專業的輔導知識,另一方面期望推動輔導服務的發展。「不是有嚴重問題才需要服務,即使是一些生活困擾、成長疑難,只要青年人想找人聆聽及感受自己的經歷,都可以尋求輔導。」她說,「我們不是要創造奇蹟,只要給予陪伴已經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