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31 6316
    • info@hkcs.org

「愛.童.行」的故事─這份工作改變了我的人生觀

  • 支持我們

  • 加入我們

  • 服務單位

大家好,我是昕姨,加入兒童之家服務的大家庭已經快10年了。這份工作改變了我的人生觀,令我的生命更豐盛!

過去,我一直從事文職及會計工作。直至約10年前,我厭倦了日復日只為錢的生活,便想轉做一些更有意義、能幫助人的工作。機緣巧合之下,一位朋友介紹我認識「代家長」這職業,於是我便大膽向機構應徵。

回想當年面試的情景,我依舊印象深刻!當天五位「面試官」提出的問題,全部圍繞守護兒童的方法、保護兒童的安全等。那時,我便知道機構十分關愛兒童。入職之後,我最初因自己有照顧子女的經驗而自信滿滿,但不久便被住宿多年的男童作弄而懷疑自己的能力。幸運的是,我有一班好同事的支持和主任的教導與鼓勵,協助我渡過每一個難關。每當遇到困難時,同事們十分有默契,會互相協調,自動「走位」,不計較地一起面對。機構亦有安排我參加各種培訓,啟發我培育兒童的信念,又學習與兒童溝通的技巧。

直至4年前,因丈夫亦想加入照顧兒童的行列,我亦已熟悉「家長」的工作,於是和丈夫一起申請成為「正家長」。原來「正家長」和「叔叔」(我是姨姨,丈夫搬進來便成為叔叔了!)一星期五天都與兒童生活,和兒童的關係實在與代家長有所不同,我又跌進懷疑自己的洞穴裏!幸好主任及身邊的好同事不停鼓勵及幫助我調節自己的期望和速度。經過一年和兒童的磨合,期間關係有起有跌,兒童終於相信我是可靠的大人,管教也是為他們着想,慢慢放下對我的防範,願意向我打開心扉。

「正家長」及「代家長」的工作乍看似是我們成年人給予孩子協助,但其實孩子亦使我成長,及豐富了我與叔叔的生命。例如跟輕度智障且過度活躍的高大男孩(化名)相處後,使我更有智慧地了解他人的需要,並感受到這份工作帶來不一樣的滋味和樂趣!

初入住時,常說粗言穢語,晚上不願睡覺,經常要求玩手機,又喜歡逃學。當我們未能即時滿足其欲望時,他便會情緒失控,激動時更試過將餐椅擲向職員、把枱面的東西掃落地上,甚至揚言要到廚房拿刀要脅我!由於容易躁動,同住的兒童都怕了他,令「家長」的負擔百上加斤!儘管如此,我及同事們仍持守信念,戰戰兢兢地逐步協助他成長。

我們每日接送他上學放學,讓能穩定出席學校課堂,亦藉此爭取機會與他溝通,發掘他的長處及興趣。當我知道他喜歡看歷史書籍及研究地圖時,便和叔叔找一些相關書籍及地圖與他傾談。他亦喜歡下棋及玩撲克,叔叔便要求他完成功課後才一起下棋。我們每天都教導及陪伴他完成功課,使他體驗到完成功課並不困難,亦會每晚於他入睡前和他傾談15分鐘,讓他感到關愛。這些遊戲、陪伴與傾談,令漸漸信任我們,遇到問題時願意與我們商量,大家的相處便慢慢變得輕鬆,真正有如家人一般。在互信的關係上,開始建立各種正面行為及情緒,學懂照顧自己,訂立人生目標,向着成為廚師的路進發。

其實的媽媽溺愛兒子,卻未能接受兒子的狀態,因而沒有為他安排所需的治療及教導。而當兒子行為太過不可理喻時,媽媽便忍無可忍與兒子大打出手。於是,母子二人的相處便墮入惡性循環,兩敗俱傷!的媽媽看見兒子愈來愈聽我的話,曾戲言變成了我的兒子。其實,的心裡只有她一人,是不能代替的!我與同事們只是在他們人生路途中給予過渡支援,以讓他們之後能走得更遠。

在協助一家的過程中,主任帶領我們一起嘗試設身處地了解和媽媽相處的困難,亦與媽媽、老師和轉介社工等為銘的各項安排和福利緊密聯絡。我又不時聆聽媽媽在管教上的困難,給予她支持和鼓勵,協助她接納兒子的能力及限制,使她感受到我們是同行者。

中三畢業後,順利入讀廚藝課程,更成功回家團聚!媽媽感謝我們讓明白到她對他的愛惜,大家不需再用暴力或激烈的情緒來表達不滿,能和平共處。退出服務之後,他仍常常來電與我傾談,偶爾回舍一起吃飯時,他更自信滿滿地向我們展示他一展廚藝的相片呢!

能夠在成長的路上陪他同行,實在帶給我無比的喜樂。縱然孩子有萬般的困難,我與叔叔都喜歡為孩子建立一個有說有笑、輕鬆愉快的成長環境,讓他們信任大人,期望能承托他們負面的情緒,讓他們快樂生活,同時讓他們勇敢地面對自己的錯誤,學習承擔後果,繼而好好成長。

但願和所有曾與我在兒童之家相遇的兒童和他們的家庭,都有更美好的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