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 2731 6316
    • info@hkcs.org
    • linkedin
    • youtube
    • instagram
    • facebook

本季記事:「破格」與隱蔽青年Chill Talk 分享蛻變歷程

與青年Chill Talk 分享會


4月28日,本處「破格」隱蔽青年生涯發展服務舉辦「與青年Chill Talk」。幾位曾經隱蔽在家的年青人為一眾嘉賓沖調特色咖啡。社工Sita分享:「部分個案在隱蔽狀態下經歷嚴重的焦慮症,導致手抖,所以他們能夠做到不同拉花技巧是很不簡單。」這杯咖啡的風味,混和年青人的辛酸、淚水和勇氣。

活動獲民政及青年事務局首席助理秘書長(青年事務)陳庭恩、MWYO青年辦公室營運總監葉維昌、MWYO青年辦公室社區及外展經理陳凱穎、置地公司家基金高級企業社會責任主任簡名儀及商界代表出席。眾嘉賓與青年交流咖啡的心得、玩桌上遊戲、盆景裝飾;年青人更親身分享生命故事,讓各界持份者更理解隱蔽狀態背後的需要以及蛻變路上的心路歷程。

27歲的Benson是其中一位在活動中分享的年青人。他完成中學文憑試後未能升讀大學,對前路感到迷惘。及後他做了多份工作,仍未找到自己的方向。「其實我在做甚麼呢?」他不禁反問自己,「當時我覺得既然在社會做廢青,倒不如在家中做廢青。」於是,他選擇躲在家中玩遊戲機、看動漫。Benson給我們看一幅圖畫,畫中只見一隻躲在雪洞的北極熊,在洞中徬徨地看着外面的世界。「冰天雪地沒有食物,倒不如留在雪洞中,不要在外面消耗體力。」Benson躲在「雪洞」五年,走不出家門,因為看不見出路,「我覺得自己不可以見人,不認同自己。」

「我不滿意自己的狀態到極點。」Benson說。後來,他焦慮得甚至睡覺時會冒汗,於是醫生處方鎮靜藥物、抗抑鬱藥。在球場上,他看見一群年青人,心想:「如果有人陪伴我,或許我能走出來。」後來,他在網上搜尋有關隱蔽青年的服務,發現不少服務都有年齡限制,最後申請本處「破格」隱蔽青年生涯發展服務,「提交申請後等待14個工作天很漫長,我擔心如果連社工也不接納我,還有誰接納我呢?」Sita第一次家訪,讓他放下心頭大石。

Benson憶述有次活動後,Sita陪伴他前往地鐵站時說:我會與你同行。」Benson說:「連原本不認識的社工也願意與我同行,為甚麼我不能踏出一步呢?」後來,他積極在中心參與不同課程和活動,又到咖啡店實習,克服手抖的問題,學習咖啡拉花。對於未來,Benson再展示一幅圖畫,畫中一人在樓梯向上爬。他說:「雖然我不知道前面的風景怎樣,既恐懼又好奇,但我想繼續向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