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 2731 6316
    • info@hkcs.org
    • linkedin
    • youtube
    • instagram
    • facebook

最強的外婆 照顧SEN孫兒

 

數月前一宗抑鬱母親以刀傷害兩名自閉症及智障兒子的案件,讓社會大眾再次關注照顧者的壓力及相關支援。《聽見33分貝》訪問61歲的黃太,她育有一名輕度智障的女兒(27歲)及兒子(21歲),早年患抑鬱症曾兩度尋死。她說:「我已經當抑鬱症是老朋友。」雖然「老朋友」偶爾來襲,她已學會安然面對。她是如何與情緒病共處?

 

照顧智障女兒的艱辛

「那時照顧女兒真的很辛苦。」黃太慨嘆。女兒六年來的小學生活,每天都是哭着回來,成績不理想又未能成功轉校。「她小學二、三年級已在便利店偷竊,在地上撿拾食物來吃,我每晚都流淚。」黃太憶述。2006年,有次女兒和兒子大打出手,黃太在廚房拿刀衝出來,把兒女嚇壞了,她才意識到自己的情緒問題,「彷彿鑽進角落,整個人僵硬無法轉動。」有次,她更牽着兒子,想要衝出馬路。

 

閱讀繪本尋找正能量

「我的病情愈來愈嚴重,因為家中沒有人能幫助我。」黃太坦言。她童年不快樂,祖母經常虐打她,在家中沒有地位。「長姐無視我,就連弟弟也不尊重我,甚至掌摑我。」她續言,「因為我感到自卑,所以不想弟弟和姐姐知道我患情緒病。」她除了服藥,當時也參加讀書會。「我閱讀很多繪本,從中得到正能量。」她說。 敢與家人分享病情 好不容易捱過一關。2014年,丈夫有外遇,黃太抑鬱症復發。然而,這次她面對情緒病的心態轉變了,不再困住自己,甚至將病情告訴姐姐和弟弟。黃太說:「自從我患情緒病後,他們給予我肯定,沒有輕視我,我再也不感到自卑。」她發現原來有人陪伴,就有力量跨過大大小小的關口。

 

照顧學習遲緩的外孫

黃太常被女兒牽動情緒,「她久不久會向我投下『炸彈』。」前年,女兒的朋友致電黃太,告之其女兒臨盆在即,情況危急送院途中。後來,黃太到醫院接送女兒和孫女回家時,「女兒簽名後就離開了」。黃太成為孫兒的主要照顧者,起初會感到生活受困,情緒也會來襲,當感到一股浪快要湧來時,她會準備心情面對,「讓自己三天休息,三天後出外走走,做運動便會好了。」孫兒患有學習遲緩,自八月起,黃太和孫兒開始在本處元朗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接受訓練,透過輔導及親職教育服務,加上訓練員與社工的陪伴,才能夠面對生活上種種壓力和困難,「讓我不再想從前,開始覺得有曙光。」

  • 支持我們

  • 加入我們

  • 服務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