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7-07-12 16:07
前往目錄
前往清音目錄

 

020期2017年7月
改革「整筆撥款」津助制度
改善社福界的生態環境

供稿: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引言

香港政府在1991年出版的《跨越90年代香港社會福利白皮書》, 提出「作為對現行津貼制度的另一種選擇,當局會進一步考慮向非牟利機構購買服務的可行性」(第八章,第六段)。可見,政府早於90年代,即「整筆撥款」津助制度實施之前十年,倡議改革社會福利津助制度的聲音已出現。

為甚麼要改革津助制度?社會福利署當年的津助制度可說十分僵化。受資助機構聘用員工,不論學歷、薪酬、職位,全部需要社署預先審批;不同服務之間即使出現空隙,機構亦不能自行調撥資源去滿足不同需要,令機構難以發揮其創意及主動性,員工亦感到十分無奈。

在2001年開始實行的「整筆撥款」津助制度,主要目的是給予受資助機構足夠資源及靈活空間,讓機構調配資源發展服務,適時配合社會不斷轉變的需要,向市民提供適切及優質服務。

可惜「整筆撥款」津助制度實施後,對社福界的生態環境帶來巨大的考驗,管員雙方更產生極大的矛盾。業界認為政府必須檢視目前社福界面對的困境,進行改革。而社聯亦作好準備,與各持份者溝通,從而提出改革方案,促進「整筆撥款」津助制度的持續發展和改善社福界的生態環境。

「整筆撥款」津助制度衍生的問題

「整筆撥款」津助制度以認可人手編制的中位薪酬作為撥款基準,受資助機構可靈活運用有關資源聘用員工及發展服務。然而,關鍵在於撥款基準的釐訂及是否足夠以迎接服務需要。另外,富經驗及有資歷的員工向來都是業界的中流砥柱,但在「整筆撥款」津助制度下,這類員工卻可能因為年資長薪酬高而成為負擔。其實,政府在2000年後多次推行資源增值及節約措施計劃,由於減少的資助屬基線撥款,故此,機構一向都處於撥款不足的情況下運作,造成財政壓力。

面對財政上的壓力,不少機構將員工薪酬與政府公務員薪酬脫鈎。對於員工來說,特別是接受社工專業訓練一心一意從事社會服務的員工,縱使他們入職前已知道其薪酬與政府公務員編制脫鈎,但面對同工不同酬的服務條件,自然感到不滿,這亦造成過去十多年來界內不斷出現的矛盾。

在前線員工對同工同酬的期望無法疏理的局面下,前線員工士氣低落,也對管理層產生不信任。近年,工會不斷對管理層作出挑戰,質疑機構人事政策缺乏透明度,要求機構問責。機構縱使按政策作出配合及交待,但在缺乏互信之下,無論機構如何回應,亦難以獲得工會組織認同。不少管理層面對工會的各種要求,也愈來愈感到無所適從。長此下去,社福界只會不斷內耗,而社會對機構、員工及工會的信任亦不斷受到挑戰,結果只會兩敗俱傷,而受影響的不單是機構及員工,更有極需要我們支援的服務使用者。

未來路向

其實「整筆撥款」津助制度並非完全乏善可陳。過去十多年受資助機構運用撥款的靈活性改善服務,同時得到更多社會資源發展新服務,回應社會需要,社會服務機構的能量及對基層市民的承擔有目共睹。

如何在現有基礎上作出改革,需要大家的參與及意見。社聯認為,在探討改革的過程,有幾個重要考慮的方向:

  • 定期檢討撥款基準及人手編制,以回應複雜多變的社會環境,滿足社會不斷出現的新需要;對員工作出更大的保障,令他們獲得合理的工作報酬;
  • 推動員工的專業發展,促進服務創新及持續提升質素;
  • 在監管及機構自主之間取得平衡。靈活創新及先導精神一向是社福界的優勢,如果重回以前僵化的監管及審批制度,將窒礙社會福利服務的發展;及
  • 持續改善機構的內部溝通,建立服務使用者、員工、管理層及董事會之間的共識,增強界別的凝聚力,消弭內部矛盾及耗損。

政府新任特首在競選政綱中,已承諾檢討「整筆撥款」津助制度,業界對此有一定的期望。社聯、社協、社總及臻辦計劃在界內聯合舉辦多場諮詢會,期望得到同工及服務使用者的回應,對改革「整筆撥款」津助制度的方向及目標取得共識。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