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7-05-29 18:17
前往目錄
前往清音目錄

 

019期2017年5月

為孩子和家庭尋找出路

孩子如在一個未能提供適切照顧,甚至在危的家庭生活,生理和心理都會受到影響。孩子和家庭如何 在困難當中找到出路,解決問題,重建家庭,讓我們聽聽不同持份者的心聲。

給我一個安穩成長的地方

以前在家,我要照顧年幼的妹妹,帶她上學,教她做功課,但教她她又不明白。有時她出去玩,我又要四處找她。雖然現在在兒童之家居住少了自由,但舒服多了,不用負責照顧妹妹那麼多。成績進步了,順利派到想讀的中學。以前數學不合格,但現在我可教同學數學。

我最大的進步是表達能力好了,自信心強了。以前我在學校是「暗角的人」,不會主動找人玩,現在別人玩時,我會主動走去跟他們玩,望著別人傾偈,肯嘗試新的事物,如參加童軍、國術班。

King(中一學生,在兒童之家住了兩年半)

與我一起尋找出路

我事前不知道BB出生後會驗小便,而驗到有毒品後被扣留在醫院,社署社工亦沒有與我協商處理方法。我感到突然失去自主,以及同時要 處理家人知道事件的反應,加劇我當時產後情緒波動。但有一個推動力量讓自己戒毒,社署姑娘的一句說話:「你都唔想BB長大後發現自己的媽媽是吸毒的」,令我下決心戒毒。而且服務都是為BB著想,減少BB 有機會持續受我吸毒而影響身體健康。於是我願意與社工合作,並接受轉介至門診戒毒服務、定期驗尿,加上家人的支持及配合,最後可以從兒童之家接初生女兒回家。我希望服務可以改善的地方是可事前向我解釋清楚,及能有協商的態度。

A小姐 (24歲,吸食K仔已多年,最近誕下一女)

給孩子一個真正的家

我認為每一個孩子都應該有被父母愛錫的權利,而寄養家長的照顧和愛錫只是暫時性的,並不能完全取代父母。對於無家的 孩子或長期缺乏父母照顧的孩子,即使法律上孩子仍有父母,但卻長期得不到父母在旁的照顧和愛錫,確實令孩子的心靈受 影響。我相信若能為孩子及早考慮領養的安排,可給孩子有一個真正的家和長久的愛,而領養的安排更是愈早愈好,可讓 孩子從小便能融入新的家庭,減少芥蒂,而領養父母亦能見證孩子每一個成長的階段,這是作為 父母所渴求的。

寄養家長李太
(自2003年開始擔任寄養家長工作,
曾照顧長期缺乏父母照顧的兄弟及被遺棄的唐氏綜合症嬰孩)

照顧孩子的心靈需要

受虐兒童對別人的說話特別敏感,他們容易誤以為是被指責,引致他們與兒童相處時易生磨擦。加上他們普遍不願透露自己及家庭情況,使他們較難與人建立關係。現時一位姨姨需要照顧八至九位兒童的生活,工作已感忙碌,姨姨更需要緊密留意受虐兒童與其他兒童的互動,協調他們融洽相處。另方面,姨姨需要安排與他們個別相處和聆聽他們的心聲,讓他們感受被關懷、與姨姨建立信任的關係,藉此讓兒童慢慢打開心窗,重建對自己及他人的信心。期望業界可安排更多人力資源,讓姨姨們可投放更多個別關顧的時間,照顧受虐兒童的心靈需要!

伍姨姨(天慈兒童之家代家長)

運用合適的社區資源及跨專業合作

我們經常要跟進一些高危兒童及家庭的個案,壓力很大。因為只靠輔導並不能夠協助他們解決一連串的問題,故此運用合適的社區資源及跨專業合作實在非常重要,例如:家務指導服務、戒毒輔導、精神及情緒治療、未婚媽媽支援服務、社區保姆、各類基金與物資捐贈等。曾經有一名年輕有毒癮的單親媽媽,經歷兩次婚姻失敗,育有三名年幼子女。為著子女的福祉及考慮到其整體條件欠理想,該名媽媽經輔導後同意讓最年幼的女兒安排領養。期間社工亦轉介了社區保姆服務以支援她照顧小兒子,及申請基金協助她們搬近家人以獲支援。幸運地,外婆經勸說後答允照顧其大兒子。最終該名年輕媽媽找到兼職工作,亦可盡親職責任。過程中社工需要快速回應及行動,並讓服務對象感到被了解及關顧,陪伴她們一步一步走出幽暗的低谷,一起締造希望。

何姑娘(家情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社工)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