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6-02-05 18:17
前往目錄
前往清音目錄

 

011期2016年1月

「全民」擔心逐個捉 明白真相最重要

為了解不同年齡、階層巿民對「全民養老金」的了解及對這個方案擔心之處,我們訪問了10多位人士,部分人指不太了解,亦有人能具體地說出幾個擔心的問題,有些是對的有些有所誤解。綜合受訪者對於「全民退休保障」的擔心,我們大體上可分為以下四方面,而我們亦嘗試就這些觀點作簡單回應。

擔心1:會否「爆煲」?

(大學研究生Mark,24歲):最擔心的是「虧損及赤字」,因為曾經在網上看過一些評論,把現時不同方案作比較,其中提到若不設資產審查,估計於若干年後,政府庫房會出現赤字,從而推算出即使我們年青人現時參與供款,可能到我們退休時,已無法取回退休金。

實情:香港人口老化已成定局,不論是否或如何改變退休制度,均同樣會對公共財政帶來龐大壓力。一個退休保障制度能否持續,取決於如何設計融資方案。有不少嚴謹的方案建議,都假設在數十年間沒有其他政策介入(例如鼓勵生育、調整退休年齡、額外注資),仍能持續運作。故此,對於如何解決「錢從何來」的問題,實在是諮詢的重要部分,香港社會需要對融資方案有更深入的討論,達致共識。

擔心2:個人及家庭應對長者的退休生活負上責任

(成醫生,35-45歲):自已的晚年生活應由自己負責。擔心全民退保會養懶人,不求進取,亦憂慮會帶來福利社會後遺症。由於全民退保在計算過程中仍有很多不知及不可預測的元素,於是社會各界將有可能出現更多紛爭、爭駁,我不想看見更混亂的社會!況且,全民是毋須的,而貧窮的,也可靠現有機制去協助他們!

實情:世界銀行組織於2005年提倡「五條支柱」的長者入息體系,認為社會應具備多元化的制度,讓公民應對漫長、多變的退休生活。全民退休保障制度歸類為「第一條支柱」,是公營退休金計劃,屬於公民應有的權利。其他支柱則包括公營的貧困保障、個人強制性入息供款、自願性儲蓄、非正式支援(例如家人的財政支援,以及政府的非財政支援,例如醫療福利)。故全民性質的退休保障,並沒有否定個人及家庭的責任,而是多元支援制度的其中一項,以支援不同人士的需要。

擔心3:金額保障不足

幼兒學校教師文華 (55-60歲):「全民養老金」好像是將強積金一分為二,退休後,可領回自己的強積金供款及向政府申領「全民養老金」,但所積存的強積金會因每月減少的供款而變少,而「全民養老金」的款項只得三千多元,兩項合共的金額是否足夠維持長者退休後的基本生活需要(特別在物價和租金持續上升,及面對退休後龐大的醫療費用上,現在也不足夠,何況是數年數十年後),而政府又是否有足夠的醫療配套、房屋保障及社會服務來保障退休人士有安穩的基本生活水平。

(新來港人士阿梅 ,36歲):擔心養老金不夠應付生活,擔心趕不上通漲,如果長者沒有儲蓄生活會很困難,更加擔心隨着年紀大、身體差,會有更多醫療開支,養老金未能夠協助分擔。

(梁伯伯,83歲,已退休多年,與子女同住,現時正領取生果金):政府現在的財政盈餘均是由長者辛苦工作而累積,從前的經濟環境較現在差也能累積稅收,如政府決心推行方案(例如:向大商家加稅),定可解決錢從何來的問題。如果政府不願推行方案,年老更加沒保障。

實情: 部分受訪者擔心金額的問題,認為建議每月約$3,500的水平不足,亦有提及趕不上通漲的憂慮。誠然,此金額似乎不足以滿足在香港的生活需要,但金額的多寡,始終與社會的承擔能力及融資方案有關,社會需要有更具體的共識。但每月保證得到固定的財政支援,實有助減輕長者在開支上的壓力。 通漲方面,不論是政府還是坊間的方案,金額皆以「購買力」來計算。即金額會隨通漲調升,以保持以今天計算$3,500購買能力的水平。

擔心4:忽視其他需要

(胡太,40-50歲,家庭主婦,育有一名肢體傷殘的子女):對於殘疾人士及其照顧者來說,長者定義或許需要調整,例如可根據殘疾人士的體能作調整;至於其照顧者,照顧殘疾人士令他們身心疲倦,在年齡界別上不應與一般市民看齊。資產上限以家庭計算不合理,尤其對於一些殘疾人士家庭來說,其照顧者雖然為了照顧他們不能上班,但不代表照顧者們對社會沒有貢獻。社會針對殘疾人士的服務不足,他們必須留在家中,由其照顧者照顧。奈何這些家庭得不到任何福利(除了給予殘疾人士傷殘津貼外),這些家庭是否不應以家庭計算?是否應以個人計算呢?

實情:在退休保障以外,受訪者同樣表示對其他支援不足的憂慮,例如醫療配套、殘疾人士照顧、其他津貼等。原則上,全民退休保障制度,理應與其他財務性的生活津貼無關(例如租金津貼、傷殘津貼、醫療用品津貼),亦同樣與公營醫療、公屋等非財政津貼無關。受訪者有此擔心,可能由於政府沒有整全的津助資訊、社會對不同社群的生活要討論不足,亦可能反映了現行保障的不足等所引致,希望得到政府及社會正視。

總結

全民退休保障是一個老有所養的理念,是公民權利,並非福利、施捨或扶貧。全民退休保障在各地有不同的運作方式,政府現時的方案並不代表唯一的方案。一直以來,民間都有多個退保方案,在技術層面各有理據、互有長短。我們再次呼籲,社會應對全民退休保障有更深入的理解,仔細討論每個環節,達致共識,按社會公義及彼此盡責的社群共善精神,致力追求一個能守護每一代尊嚴、提供合理生活保障的全民退休保障制度。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