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5-12-14 12:44
前往目錄

 

010期2015年11月

重建租賃市場,刻不容緩

公屋輪候冊上最新申請公屋的數字(截至2015年9月底)已經有28.5萬,不少低收入家庭仍在劏房、工廈,甚至是豬欄屋、棺材房中苦等公屋。這個現象除了反映公屋的供應量極為不足外,亦告知我們基層市民的租屋需求未能得到滿足,我們認為當局在其「促進置業、增建公屋」的政策外,亦極需對現時的租賃政策進行大幅度的檢討,正視市民的租住需求。

增加租賃市場供應

事實上,物業空置(註1)的問題一直為人詬病,政府亦曾於2013年意圖藉推出物業空置稅打擊地產商囤積居奇,及投資者空置物業、待價而沽的行為,可惜最後當局以物業空置率低為由擱置此建議。但不得不提的是當局對物業空置率的統計一直被批評為粗疏,當局如不投入更多的資源及使用具科學化的方法進行統計,讓社會能夠真正掌握住宅資源的使用情況,實難以說服市民為何政府不透過推出物業空置稅增加投資者的「空置成本」,以鼓勵他們將物業投入租賃市場增加租盤的供應。

租金與租住權管制

除了增加租盤供應,租住權管制(註2)亦是另一個有效重建租賃市場的手段。當局亦應為租金與租住權管制進行研究,並提出建議方案。雖然有關的管制政策在世界各地都有成功及失敗的例子,可是在當局過往提出的報告中,卻予人偏重於失敗例子,以得出進行管制是如何的「弊多於利」的結論之感,這未免讓人覺得政府在這事上並不持平。

現時租金的升幅遠超過市民的負擔能力已是不爭的事實,租金的高位亦可能隨?經濟週期重複出現,如是這樣,為何當局不建基於香港在2003年之前推行租金管制(註3)的經驗上,再從其他城市的成功經驗汲取養份,制定合乎本地需要的管制政策呢?

房屋政策並不純粹是土地開發及供應的策略,政府更應思考如何公平地分配土地;如何平衡住宅物業的投資價值及真實住屋需要;並如何最有效地使用房屋資源等。在住宅商品化的社會風氣下,如果政府以為可以單靠市場行為維護租賃市場,難免讓人感到自欺欺人。除上文提及的重建租賃市場以外,政府亦可考慮以開放思維鼓勵另類住屋方式,鼓勵良心業主,例如本地社企「要有光」社會地產推行的「光房」計劃(註4),便為基層的困難家庭提供了另類的選擇。住屋是市民大眾的生活必需品,極需政府拿出決心解決香港的住屋問題。


(註1)
根據差餉物業估價署數據,私人單位於2014 年的空置率為3.8%(43,263 間),民間團體則根據統計處數據,指出有人居住的私樓單位較整體私樓單位數目少9.7%。

(註2)
政府曾於1981 年訂下租住權管制,當時本港的住所單位嚴重短缺,在住宅供應遠追不上需求的情況下,個別業主有較大的議價能力,可能會在重訂租約時大幅加租,故政府曾引入租住權管制,以保障租客利益,除非業主能夠提出某些特殊理由(如重建、收回自住或租客欠租),否則業主一般不能拒絕約滿後續租。

(註3)
港府分別於1998年及2004年全面撤銷租金及租務管制。

(註4)
「光房」計劃:https://www.lightbe.hk/scheme.html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