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更新於 2017-12-11 16:36

其他文章

整筆撥款審計報告系列之三:辨識思考與仗義執言

整筆撥款審計報告發表翌日,媒體如常大肆報導。由於審計目的開宗明義是查找錯處以圖改正,媒體在報導中以負面標題吸引讀者注意,是可以理解的,唯若報導不夠準確及全面或欠缺深度,便容易引致讀者誤解、甚至作出不符事實的判斷及結論,這便值得商榷及澄清。(例如有某報以「混帳社署亂批款,社福機構無王管」為題,把審計報告的結論扭曲為「社福機構涉大花筒、隱瞞運作及帳目混亂等八宗罪」,甚至指控有機構在帳目上「做手腳」等,都是有欠準確及公允的)。傳媒以保障公眾利益為宗旨,是絕對值得港人敬重及珍惜的,但在社情政情如斯複雜的今天,要準確、全面、具深度地揭示問題徵結,實在是說易行難。

是次審計報告把社會服務機構在整筆撥款津助以外的服務簡單地界定為「自負盈虧服務」,讓讀者以為社福機構均以商業運作模式賺錢營運,相當程度上是誤導了公眾。事實是除了整筆撥款津助之外,大部分社會服務機構的資助來源主要是來自政府和慈善基金,真正由機構通過社會企業和募捐所得的資源相對很少。而每接受一項不同的政府部門或基金的資助,受資助機構便需按資助者的要求簽署服務合約和提交包括財務報告和服務數據在內的定期報告。

以本處為例,現時日常需要處理超過180項帳目,而不同的資助團體對財務報告的要求,包括提交時段、報表形式、甚至是審計原則都各有不同,當中亦有「現金制」、「應計制」和「謹慎/保守」等不同準則,在本財政年度內,本處預計需要聘用獨立會計師處理的個別核數報告有接近30個。

受資助機構除了在運作上必須緊貼香港各類法例的要求之外,每一個服務單位均有可能隨時接受來自各政府部門的突擊檢查。現時,若一名專業社工當上了一個服務單位的主管,他除了需擁有社會工作的專業知識之外,還要認識財務會計、資產管理、報價及採購原則、勞工法例、消防條例、職安健措施、個人私隱條例、防止歧視條例、版權條例,甚至是各類保險的承保和不保範圍與及索償程序等等,可見今天的社福行政工作絕非簡易。與此同時,有見透明度及雙向溝通備受公眾重視,不少機構都已主動建立多種平台與服務使用者和照顧者溝通並讓公眾知悉,更樂於廣納意見以讓機構持續改善。

深入認識社福機構的市民,會明白今天的社福機構是政府和各界關心社會的團體的重要伙伴。先不談救弱扶貧這類善舉,單在過去十多年,社會服務界與教育界攜手合作介入的課題就有校園濫藥、青少年自殺問題、青少年精神健康問題、特殊教育需要和生涯規劃等;與醫療衞生界合作,在社區提供不同形式的特別服務計劃,例如協助長者善用醫療護理服務的資源,以減低住院的醫療成本;在地區與房署、民政署、區議會和警民關係組等合作,推動居民的互助網絡、建設長者友善社區、推動地區本土經濟和文化保育、促進少數族裔的社區融合…等,眾多社福機構接受政府和各大慈善基金的邀請,協助推出彌補服務縫隙的新措施和各種創新的試驗計劃。此外,在鼓勵商界履行社會企業責任方面,商界展關懷計劃亦已踏入第15年,今年有接近3,500間企業透過包括與社福機構合作而獲提名,一共投入了4.3億港元捐款支持不同社會項目、21萬小時義務工作,以及提供9,600多個就業或試工機會予弱勢社群。

上舉事例,在在說明香港的社福機構在社會各階層均發揮著舉足輕重的功能,可惜在過去數年,因著整筆撥款津助制度衍生的問題日益惡化,輿論普遍把矛頭指向機構管理層,加上個別引人注目的個案受到擴大式的渲染,社福機構的管理層往往被描繪為不公義的源頭,有些事態的衍化發展不單失焦失準,某些個別人士/團體的評論及譴責,更可說是已達遠離事實的程度了,這對改革社福以圖改善民生而言,實非健康現象。

在這容易眾說紛紜的時代,誰有清醒的腦袋及辨別對錯的思維?更有誰願意仗義執言呢?

 

【第十七期】 2017年12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