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更新於 2017-09-05 11:07

其他文章

香港的貧窮狀況(一):長者.安老

勞工及福利局羅致光局長早前接受傳媒訪問時預警,本港人口老化問題猶如「高齡海嘯」,將日趨嚴峻,政府需要盡快作出一套完整的安老政策規劃,以減輕「海嘯」的威力。香港的長者確實面對很多生活問題,日益高昂的生活開支、沉重的醫療負擔,均直接影響長者的生活質素,亦導致本港貧窮長者的人數不斷增加。

究竟貧窮長者生活在什麼境況之中?

據數字顯示,香港貧窮長者人數接近三十萬,佔全港人口約三成,即每三名長者中,便有一人生活在貧窮線以下。不少基層長者因擔心畢生積蓄未足以應付日後生活,唯有退而不休,繼續工作,靠「執紙皮、執汽水罐」賺取生活費。另一方面,按統計處於2017年的數據顯示,本港65歲或以上仍然工作的長者竟多達123,300人,相比2010年,人數增多了75,400人。而大部份在職長者,主要從事一些非技術性、收入偏低的工作,例如:清潔、樓宇保安員等。數字亦顯示,60歲以上長者每月收入中位數,由2010年的 $7,800元上升至2017年的 $11,800元;而同期的全港個人每月收入中位數,則從2010年的 $11,000元上升至2017年的$16,500元。雖然兩者的增長率相若,但長者的收入,與全港收入中位數金額則仍有很大差距 ($4700)。這差距正正反映在職長者雖仍努力賺取生計,但生活依然困難;遑論一批生活於邊緣的長者,他們的情況更令人擔憂。

過去10年,獨居長者人數增加了53,700名,升幅近55%;而二老長者家庭,則增加了40,803戶,升幅近60%。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於2013年曾進行一項名為《獨居及二老長者家庭的調查》的研究,結果發現租住於私人樓宇的獨居及二老長者家庭,因需要面對較高昂的租金而減少其他生活開支,例如:不購買較有營養的食物、患病時延緩求診及不外出探望親友,導致生活質素嚴重下降,調查報告更將租住於私樓的獨居及二老長者評為高危群體。隨著近年私人樓宇租金及生活物價大幅上升,這類長者的艱苦生活狀況,同樣需要政府及社會大眾正視。

從上述的數據及調查結果顯示,我們認為政府實在有必要籌劃更全面的長者安老計劃,而當中應具備以下建議:

第一,長遠而言,政府應積極興建公共房屋,縮短輪候公屋時間,為有需要長者提供合宜而可負擔的居所。短期而言,政府可考慮進一步提升租金津貼的金額,積極紓緩獨居及二老長者家庭因需支付高昂租金而衍生的經濟問題和精神壓力;或資助非牟利機構增加長者宿舍宿位,向現時在生活上只需少量協助的長者或二老家庭,提供過渡性住房方案,讓長者在輪候公屋或長期住宿服務期間,經濟壓力得以紓緩。

第二,為提升長者生活質素,達至居家安老的目標,政府應增撥資源,擴展長者外展或家居照顧服務以支援一些體弱或隱蔽長者,保持他們與社區接觸的機會。而按本處去年一項有關長者希望感的調查,結果反映長者對醫療議題最為關心,故此,政府應積極檢視現時「醫療券」的金額是否足以讓長者應付日常醫療開支,讓長者有充足的資源在預防、治療及復康三方面均能購買服務以紓緩他們對健康的擔憂。

第三,政府早前提出將會積極研究「公共年金」方案,即長者透過投入相當數量的金額於「資金池」後,每月可獲取若干數目的穩定收入。這方案或有助部份長者的養老需要,但本處認為它只能惠及那些擁有資產、有相當積蓄的長者,對沒有積蓄、生活艱苦的貧窮長者,卻無助他們解決或紓緩眼前的困境。故此,我們認為政府應參考「全民養老金」學者方案,盡快設立不設資產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向退休長者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讓所有65歲或以上的香港長者,在毋須資產審查下每月可領取 $3,500元的養老金(以2016年購買力計算),以立時提升對長者日常生活的照顧。

我們的社會不應只單一地追求無窮盡的經濟發展,對一群曾經為社會勞動過、貢獻過的長者,應多添一份關懷、關注,讓他們在穩定的生活下,有尊嚴、有質素、有保障地安享晚年。

 

【第十三期】 2017年9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