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更新於 2017-07-21 15:55

其他文章

從Hidden Agenda看藝術發展空間

位於工廠大廈的表演場地 “Hidden Agenda”,近年在工廈內積極籌辦各類型的演出及藝術交流表演活動。但早前政府執法部門指基於其:(1)違反《工廠及工業經營條例》,在工廈內從事不符合地契所限定的工業用途;(2)未獲當局發出有效的《公眾娛樂場所牌照》,不得繼續營辦娛樂節目;(3)邀請來港作表演及交流的外國藝術創作者,涉嫌未有申領有效的入境工作簽證,即違反《入境規例》,遂把負責人、職員及4名樂手拘控。

事件不禁令人憂慮現時本地藝術尤其一些邊緣音樂的發展空間,同時揭露了政府在活化工廈政策出現的問題,相關條例似乎亦已不合時宜及存在漏洞。今次引用的《工廠及工業經營條例》,上一次是於1983年修訂,距今三十多年了,法例所要求的與現時社會的發展狀況已明顯脫節;而《公眾娛樂場所牌照》所指涉及的「娛樂節目」範圍甚廣,包括音樂會、歌劇、演講或故事講說、圖畫攝影書刊等展覧,更可引申至現行一般在社區中心所辦的展覧活動,主辦者均有機會因違反現行條例而被檢控;此外,現行的《入境規例》亦存在灰色地帶,根據《入境規例》,以訪客身分在香港入境人士不得接受僱傭工作,但仍獲准進行有限度的商務活動,例如簽約及參與短期研討會等。至於是否可以參與藝術、體育活動或賽事,則須視乎是否屬商業性質,或是否涉及僱傭合約及報酬等,當中存在含糊之處。即使主辦方為表演者申領工作簽證以符合法例要求,卻因場地標準未符其他法例要求,而使申領工作簽證往往無果。

我們認為政府應盡快向公眾,尤其與藝術工作者及持份者,進行諮詢及檢視現行政策,因應現行的社會發展狀況,修訂相關法規。此外,政府宜成立一透明度高的統籌機制,協調分散在各部門的牌照申領事宜,使藝術工作者得以清晰知道相關的法例要求及如何有效申領牌照,這樣才有助推動多元藝術活動,具體落實香港的文化政策。

縱觀與其他城市以至內地相比,政府在推動文化創意產業的決心,包括容讓少數或邊緣獨立音樂人有其音樂發展空間的力度甚為不足。我們期望政府能帶頭支持藝術文化的交流,讓香港可以真正成為東西文化交流的樞紐、傳統藝術與新興潮流的文滙,提供創意空間促進社會的持續進步。

 

 

【第十一期】 2017年6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