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兒童 刻不容緩

保護兒童 刻不容緩

日期: 15/01/2018

近日五歲「臨臨」被父母虐待致死事件,震撼全港;隨後接二連三發生的多宗虐兒事件,不禁令人質疑香港現時的保障兒童制度,是否存有漏洞,以至未能有效保護手無寸鐵的稚子?有關的制度須怎樣改善,才能避免慘劇重演?

據媒體報導,學校在是次案件發生前已察覺「臨臨」與八歲的哥哥懷疑受虐,但社署、學校及社福機構在處理懷疑虐兒個案的分工上存有漏洞,致前線工作人員未能及早辨別和介入。為此,我們支持業界的意見,建議引入強制懷疑虐兒舉報機制。有關機制具法律效力且要求醫護人員、社工或教師等專業人士,一旦發現懷疑虐兒個案,必須盡快舉報,避免拖延事件的處理,從而提高他們對保護兒童的警覺性和敏銳度。強制舉報機制同時亦賦予社署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及家庭服務中心更大權力,承托及支援高危家庭。

幼稚園及幼兒學校是小孩在家庭以外第二個經常接觸的群體。因此,若校內的教職員能及早辨別出現問題的學童或家庭,給予適切支援,相信對孩子的成長和家庭關係有莫大的幫助。可惜現時大部份幼稚園及幼兒學校並未設有駐校社工服務;而教職員大多沒有受過專業訓練,因此,對危機辨識的敏銳度仍相當不足,未能完全掌握轉介高危個案予社福機構的途徑和指引。為提升對幼兒學校的支援,我們促請政府應增撥資源資助幼兒學校設駐校社工,為有需要學童和家庭,盡早提供專業介入服務。此外,我們十分重視教師的培訓,尤在提高他們對懷疑受虐兒童的警覺性及敏感度,故建議政府增加資源,鼓勵教職員接受相關專業訓練,裝備他們處理學童問題的能力,實刻不容緩。

在小學層面而言,現時的「全方位輔導服務」每年會獲得教育局一筆款項,讓學校選擇聘請社工、輔導老師或購買機構的服務或活動。有關計劃看似給予學校彈性運用資源,然而計劃推行至今存在不少問題。現時服務機構最少每三年進行投標,影響服務提供的穩定性。輔導學生是長期工作,社工必須與學生建立關係、取得信任,才能介入處理學生及其家庭問題,但在投標模式下,提供服務機構或同工須經常面對於合約期滿後,將服務轉交另一機構或同工營辦的可能,因而影響服務的延續性,前線同工亦難以深入了解和辨識高危個案和提供長遠跟進服務。此外,投標制度在「價低者得」原則下,學校或提供服務機構往往只能聘請資歷及經驗較淺的社工、教師或輔導人員提供輔導服務。當面對困難或高危個案時,有關人士是否有足夠能力、專業知識及經驗應付,實在令業界憂慮。再者,對於一些由學校直接聘用的輔導人員,若欠缺社福機構團隊的支援下,一旦面對高危個案,無論個案的當事人或負責同工,均未能得到全面協助。小學生問題日趨嚴重,我們認為政府必須重視小學學生輔導服務,取消現時以投標方式推行的輔導服務,改以中學輔導服務模式為藍本,盡快將小學駐校社工服務常規化,確保兒童在小學時已獲得全面而穩定的輔導服務。

兒童是社會最脆弱的一群,因此,無論是醫護人員、社工或教師各專業人士,均需要攜手守護每一位孩童。現時社區的母嬰健康院,按機制理當能擔負起第一線「把關」的角色,定時監察每個小生命的成長情況,為新生父母灌輸正確育兒及正向親職方法,亦能掌握最好的時機,及早辨識懷疑受虐嬰幼兒及高危家庭。無奈現時在執行上卻沒有要求新生嬰兒必須定時到母嬰健康院作檢查,對於一些刻意隱瞞虐兒的父母或高危家庭,母嬰健康院的醫護人員亦難以追蹤個案或作跟進。因此,我們建議加強母嬰健康院與地區內家庭服務中心的協作,設立恆常通報機制,讓醫護人員能適時將有需要家庭轉介至家庭服務中心作深入跟進。

政府現正籌備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以檢視及推動兒童的福利及成長發展等事宜,我們認為政府在制定委員會架構時,必須成立不同的特別事務工作小組,以深入而全面地研究各種與兒童相關的議題,包括:虐兒問題、離異父母的共同管責事宜等,並就有關議題作出根本改善。

「臨臨」事件,固然令不少市民心碎,但同時亦令人深思現有機制的不足,盡早徹底改善,以讓我們的下一代能在安全的環境下,健康成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