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2-07-04 13:02

對政府政策及諮詢文件的回應

對《慈善組織》諮詢文件的回應

2011年9月6日

    前言
  1. 法律改革委員會轄下的慈善組織小組委員會於2011年6月發表《慈善組織》諮詢文件 (下稱「文件」),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下稱「本處」)就以下八個範疇共20個建議作出回應:
    • (一) 慈善組織的定義 (建議1-2)
    • (二) 慈善組織的法律架構 (建議3)
    • (三) 慈善組織的註冊 (建議4)
    • (四) 慈善組織的管治、帳目及報告的建議框架 (建議5-12)
    • (五) 規管籌款活動 (建議13-15)
    • (六) 慈善組織與稅務 (建議16)
    • (七) 應用近似原則 (建議17)
    • (八) 慈善事務委員會的成立 (建議18-20)

    以下為本處就各項回應的詳細意見:

    (一) 慈善組織的定義 (建議1-2)
  2. 本處認同應為界定甚麼可構成慈善宗旨而訂立明確的法定定義 (建議1),除認同文件中建議的慈善宗旨的定義外,我們更認為慈善宗旨應包括 “促進人權、衝突的解決或和解”。本處相信人權是人最基本的權利,每項福利服務均涉及到不同程度的人權及相關的政府政策。因此慈善宗旨理應包括 “促進人權、衝突的解決或和解”。另外,雖然參考文件所列舉的麥納頓勳爵在Pemsel 案, “促進人權、衝突的解決或和解”並沒有納入為慈善宗旨之列,但正如文件中提及該定義可能已不切合現代情況。而在《蘇格蘭2005 年法令》中,“促進人權、衝突的解決或和解”已納入蘇格蘭的慈善宗旨定義之內。因此本處認為“促進人權、衝突的解決或和解”應包含在慈善宗旨的定義。
  3. 除此之外,本處認為建議2 的第(13)點:「可令社會得益的任何其他宗旨」的描述過於抽象,為免在詮釋上出現困難及爭論,本處建議應清晰列明「可令社會得益的任何其他宗旨」的詳細條件及設下上訴機制
  4. (二) 慈善組織的法律架構 (建議3)
  5. 本處支持保留現時容許慈善組織以多種法律形式並存的制度 (建議3)。讓慈善組織更有彈性選用最切合自己需要的法律形式,也避免慈善組織須耗用大量時間、精力及開支,處理轉變法律形式的工作。
  6. (三) 慈善組織的註冊 (建議4)
  7. 本處原則上贊同未來應設立慈善組織的強制性註冊制度,而註冊慈善組織名單應可供公眾查閱 (建議4),此舉可增加公眾對慈善組織的監測能力及信任程度。
  8. (四) 慈善組織的管治、帳目及報告的建議框架 (建議5-12)
  9. 本處原則上贊同註冊慈善組織須向日後成立的慈善事務委員 (下稱「委員會」)提交以標準格式的周年報告 (建議5),從而增加慈善組織的透明度。而在報告所涵蓋的事項上,本處只贊同報告內須包括1) 慈善宗旨的變更;2) 董事變更及3)註冊辦事處地址的變更資料,對於「為貫徹慈善宗旨而曾進行的主要活動」一項,本處建議慈善組織可用年報代替活動報告,以避免因報告內容過於繁複而增加慈善組織的工作,更避免委員會有干預慈善組織獨立管理之嫌
  10. 此外,本處認同註冊慈善組織的慈善受託人或董事有責任申報任何利益衝突及個人利益 (建議6),但是本處建議在尊重慈善組織的自主性的原則下,有關記錄可利用慈善組織已有的內部申報系統處理,並要求各慈善組織將記錄存檔,讓公眾隨時查閱。
  11. 本處贊同建議7 規定每年收入超逾$500,000 的註冊慈善組織須向未來的委員會提交核數師報告及財務報表。在不影響《公司條例》(第32 章)所訂的法定規定的情況下,應規定每年收入不超逾$500,000 的註冊慈善組織須向未來的委員會提交經其董事局核證的財務報表。以上所有核數師報告及財務報表,應可供公眾查閱。而有關的帳目記錄應保留最少七年 (建議8)。
  12. 本處不贊同文件建議「未來的慈善事務委員會應獲賦權力,就慈善組織在涉及其慈善宗旨的事宜上被指稱管理不善和行為失當的個案進行調查」(建議9),本處認為未來的委員會如獲賦予向被投訴的組織進行調查的權力,有可能出現直接干預慈善組織的管理,造成權力過大或權力被濫用的可能。因此,「在行使這項調查慈善組織被指稱管理不善和行為失當的個案的權力時,未來的委員會應有權就某個受調查的慈善組織而調查其資金、財產及活動,並向這個慈善組織索取有關資料,包括文件、紀錄、簿冊及帳目」的權力應被免除,改為「未來的慈善事務委員會應獲賦權力,就慈善組織在涉及其慈善宗旨的事宜上被指稱行為失當的個案進行聆訊。」
  13. 此外,本處不贊同文件建議10,「任何人如故意或罔顧後果地向未來的慈善事務委員會或該委員會所委任的調查員提供虛假或有誤導性的資料,或未有提供調查所需的資料,或更改、隱藏或銷毀為調查而須交出的文件,即屬犯罪」。本處認為未來的委員會不應擁有權力就個案進行裁決,慈善組織是否「屬犯罪」應由執法機構決定
  14. 本處認為在慈善組織不履行其法律責任時,應只賦予未來的委員會有權力「撤銷慈善組織在慈善組織註冊紀錄冊上的註冊」、「將刑事罪行轉交適當的執法機構處理」及「將有可能提出的民事訴訟轉交律政司司長處理」(建議11)。本處認為「保護慈善組織財產所需的權力」不應賦予未來的委員會,這是為了避免未來的委員會權力過於擴張,本處認為保護慈善組織財產的職權應交由律政司司長行使。另外,由於本處不贊同未來的委員會獲賦予「保護慈善組織財產所需的權力」,因此我們亦反對未來的委員會獲賦權保護慈善組織的財產的各項建議權力(建議12)(包括「委任額外的慈善組織受託人或董事;暫停或免除慈善組織受託人、董事或高級人員的職務;把慈善組織的財產歸屬官方保管人;及規定代慈善組織持有財產的人不得在未經未來的慈善事務委員會批准的情況下放棄持有該財產」),但建議應研究如何避免那些涉嫌有不當行為的慈善組織負責人在執法程序開始前把資產進行不當的轉移
  15. (五) 規管籌款活動 (建議13-15)
  16. 本處認同文件提出「設立單一 (“一站式”)的規管組織」的建議 (建議13)。由於建議的“一站式”服務將涉及未來委員會為不同政府部門代辦籌款申請,因此本處建議未來委員會應訂出與審批申請有關時間的服務承諾 (例如收到申請14 天內回覆批核結果),以便慈善組織籌備活動時有時間上的預算。另外,本處認為未來的委員會應訂立就突發事件的籌款活動(例如緊急的賑災活動)申請的特快審批程序。本處亦建議未來委員會應就申請結果設立上訴機制,以保障申請團體擁有公平的機會。
  17. 本處支持建議14 所述「就所有形式的慈善籌款活動而言,參與活動的慈善組織的註冊號碼,應以顯眼的方式展示於相關的文件或用以進行慈善募捐的工具(例如募捐單張)之上」。
  18. 就有關職業籌款人 (建議15),文件中並沒有清楚界定職業籌款人的定義,本處認為所謂的職業籌款人應指為慈善組織承辦籌款活動的中介公司,而不應包括受聘於慈善組織的受薪專責籌款工作的職員。本處認為慈善組織本身聘用職員或/及中介公司推動籌款活動是有確實需要的,而此亦是舉辦籌款活動自然有的成本,本處建議慈善組織應有責任向公眾及捐款人士交代整體籌款的支出及勸捐人士的身份。
  19. 就「職業籌款人向未來的慈善事務委員會及公眾披露自己的酬金」及「職業籌款人向未來的慈善事務委員會披露自己與慈善組織所事先訂立的書面協議」的建議,本處認為由於有關職業籌款人只是承辦籌款活動的中介公司的職員,而且慈善組織與中介公司的關係是屬於商業合作,因此上述建議並不恰當。同樣地,文件特別提出應就聘用長者進行街頭募捐一事建議進行檢討及發出指示,本處認為此建議有年齡歧視之嫌,而且既然受聘於中介公司的職業籌款人與有關中介公司為僱傭關係,未來的委員會不應就有關公司的勞資合約進行監管,反而應由勞工處處理。
  20. 就有關「未來的慈善事務委員會應制訂並發出非屬法定的良好實務守則」的建議,本處表示支持,並建議鼓勵慈善組織應積極參與守則的制定過程
  21. (六) 慈善組織與稅務 (建議16)
  22. 本處贊同文件建議16「現有豁免慈善組織繳稅的權力以及為稅務目的而定期覆查慈善組織的職能,應繼續由稅務局執掌」。但是本處認為稅務局與未來的委員會之間應有緊密的合作,以減少慈善組織不必要的重複交代工作。
  23. (七) 應用近似原則 (建議17)
  24. 本處贊同「在香港引入與英格蘭近似原則的法定模式相類似的法例,為在香港適用近似原則提供法定依據,並且擴闊近似原則的適用範圍」(建議17)。本處認為此可有效解決那些因部分或所有的慈善饋贈的原來用途無法落實,而導致饋贈因而落空的問題。但是本處建議在應用近似原則時應同時建立一套具透明度的程序、應用標準及上訴機制
  25. (八) 慈善事務委員會的成立 (建議18-20)
  26. 本處認同未來委員會的首兩項目標 (建議18) (即「加強公眾對慈善組織的信任和信心」及「提高對捐贈者及受益人的透明度與問責性」),但是本處認為另外兩項目標應由「在關乎慈善組織的事宜上推廣良好管理及良好管理實務」及「促使慈善組織更切實地履行其法律責任」改為「在關乎慈善組織的籌募事宜上推廣良好管理及良好管理實務」及「促使慈善組織切實地履行合乎註冊的責任」
  27. 本處認為未來的委員會職能及權力(建議19)不應包括「(5) 推廣慈善組織的良好管治及良好實務;(6) 自行或委任調查員調查慈善組織或其高級人員的失當行為或不善管理;及(7) 執行裁定及批給補救」
  28. 本處建議未來的委員會職能及權力只應包括(1) 接受、審議及處理慈善實體因籌募事宜需要而作出的註冊申請;(2) 備存及管理慈善組織註冊作認可慈善籌募事宜機構的紀錄冊,包括在適當的個案中有權拒絕註冊;(3) 監察慈善組織履行合乎註冊所規定的責任;(4) 審批籌款活動所需批准的申請;及(5) 應用近似原則。
  29. 最後,本處贊同文件建議20 就未來的委員會就慈善組織在籌款事宜上的裁定設立上訴機制。但是本處認為建議把「高等法院」成為未來委員會的上訴機關是一個過高的門檻,此可能會令感到受屈的慈善機構或人士增加其上訴的困難。本處認為上訴的機制應簡化及不應以法院程序進行
  30. 結語
  31. 是次諮詢是一個好的開始,但在社會上未有廣泛並深入討論及達致主流共識之前,希望有關當局切勿匆匆立法,而應在適當時候進行下一階段的諮詢,讓公眾繼續參與,建立共識。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