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0-03-02 12:54

對政府政策及諮詢文件的回應

對《集體訴訟》諮詢文件的意見

2010年1月29日

本處原則上贊同政府建議在本港引入集體訴訟的制度,以處理涉及多方訴訟的案件,從而節省司法開支及保障更多在社會上處於弱勢的人士,但對一些細節有以下的意見:

  1. 採用「可選擇退出制」及確保有充足的資訊傳遞渠道
  2. 在新的集體訴訟機制中,本處認為應採用「可選擇退出制」,此可省略因採用可選擇加入制時而出現涉及處理大量多方訴訟的個案加入的行政費用。而且,「可選擇退出制」更可保障一些社會上處於被動的弱勢人士,使他們更簡易地獲得法律的保障。然而,在採用「可選擇退出制」前,政府應確保有充足的渠道把集體訴訟的案件資料傳遞給社會上不同類型的人士,當中本處更特別關注長者及少數族裔能否有效地接收有關資訊的問題。因此本處建議政府在採用「可選擇退出制」時,除以網站公告有關訴訟程序的信息外,政府更應設立更多傳遞信息的渠道,例如通過長者常用的電台頻道傳遞信息及以在傳遞訊息時應包括不同少數族裔語言的版本。

  3. 公法案件的處理方法
  4. 在公法案件的處理方法上,本處建議公法案件應同樣納入集體訴訟機制內,並貫徹採用「可選擇退出制」,但加設核證準則以篩除不適宜以集體訴訟程序處理的公法案件。本處認為公法案件往往可能涉及一些與市民大眾有關的政策,因此以集體訴訟形式處理是較為公平及節省成本。例如在早前的18歲智障人士就學問題訴訟案件中,訴訟人只能以個人名義提出訴訟,但是有關問題卻涉及全港18歲或以下的智障人士的福祉,因此本處認為公法案件亦有需要納入集體訴訟機制內。而且,本處認為在公義、人人平等的信念下,不論公法或私人案件亦應可以以集體訴訟及可選擇退出制形成處理。

  5. 委任集體代表的準則
  6. 本處贊同政府應就代表性是否足夠的問題訂明適當的規定,以阻止財力充裕的集體成員刻意挑選財力短絀的原告人擔任集體代表,以逃避支付被判的訟費。本處建議法庭除在適當的個案中命令原告代人按照訟費保證令的既定原則支付訟費保證金外,集體代表人亦須獲得某一定量的原告人支持,才可獲委任成集體代表。而且,在集體訴訟的最低限制的原告人人數應如《公安條例》對「公眾聚集」的人數定義般定為「10>人或以上」

  7. 籌措資金模式
  8. 同時,本處強調在集體訴訟機制下,籌措資金模式應以確保所有有需要人士獲得公平的訴訟機會為最優先的考慮原則,從而避免某些原告人因財力短絀而失去訴訟的機會。本處建議政府可把現行的法律援助的功能擴展包括資助集體訴訟,從而減低因另設基金處理有關的集體訴訟資助而導致的額外成本。而此建議的運作形式可參考現時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綜援)的個人及家庭綜援申請。此外,本處亦建議政府只需為有關集體訴訟部分的法律援助在建立初期注入資金,住後的資助來源可依靠資金滾存的制度累積,此滾存制度可規定所有獲法律援助資助的集體訴訟個案須在案件勝訴後,把部分(例如百分比五)因勝訴而獲得的賠償及/或財產放入法律援助的集體訴訟資助基金內,從而令有關資金可繼續滾存,並在將來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士及防止原告人濫用集體訴訟的問題出現。

  9. 暫緩期
  10. 本處同意政府建議,應在集體訴訟實施後的5年暫緩將聆訊集體訴訟的司法管轄權延伸至區域法院,直至由高等法院原訟法庭的案例所衍生的法律已予確立為止。同時,本處亦建議在此5年的過度期間,政府應增加高等法院原訟法庭的資源,以應付新增的訴訟。

  11. 加強公眾教育
  12. 最後,本處認為在引入集體訴訟的同時,政府應加強公眾對集體訴訟的內容、程序及權利的認識,以防止企業型的律師從中獲得巨大的益處 (例如原告人的律師為求快捷達致和解而鼓勵原告人申請展開集體訴訟,從而以較少的時間付出,而獲得較多的律師費)。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