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對諮詢文件的回應

[ 新聞室 ] [ 對諮詢文件的回應主頁 ] [ 機構總覽 ] [ 服務處主頁 ]
[ 此網頁更新於2002年8月21日 ]


對「體育政策檢討小組報告書」的意見

(諮詢文件:www.info.gov.hk/hab/chinese/new/sport_policy.html

〔2002-7-31〕

  本處對文件以「生命在於運動」作為標題十分認同。這一方面由於體育運動是優質生活不可或缺的一個重要元素,而另一方面這也反映了體育已被提上政府的議事日程,同時顯示出政府對體育運動的重視。不過,本處對報告書中有些地方,認為實在仍值得商榷。

(一) 政策目標

  報告書的名稱雖然是「體育政策檢討」,但觀乎整份報告書內容,卻並無深入詳盡地探討這方面的問題。報告書只在局長序言中提到,『我們的目標,是要制定一套策略,幫助香港社會建立熱愛體育運動的文化,鼓勵精英運動員追求卓越,以及提升香港在國際體壇上的地位,以期透過得到更多人的認同,創造促進經濟發展和增長的機會。』但隨後的章節,既沒有交待這個「目標」是如何產生,亦竟完全不再提及這個「目標」現時是否適當,而將來又是否恰當而應繼續採用。那麼,序言中提到的這個「目標」,其實已經是一項政策宣言。因此,報告書其後的討論,便難免只集中於行政措施和管理策略了。

  體育運動在不同的國家和社會,例如在健康、教育、社教化、人際關係技巧、社區歸屬感、經濟、解決社會及青少年問題、和外交關係等,都可以扮演不同的角色。又例如在普及運動和精英運動之間的優先次序,也是可以不同的。例如在德國,其體育政策便表明需確保所有公民都享有參與體育運動的機會,而政府有責任向每一位公民提供(1)信步可及的體育設施;(2)收費是其經濟能力範圍之內的;(3)配合其家庭、社會和成長階段的;以及(4)符合其興趣或能力的。

  本處建議,當局應重新深入檢討現行的政策目標。這些政策目標應要明確指出政策背後的價值觀、未來政策發展方向、涵蓋範疇、發展的優先次序、相應的法例、配套的行政架構和設施、所涉及的財政、和發展的時間表。否則,在缺乏一套明確的政策目標之下,根本無從討論其他的行政架構和措施是否適當和有效。

(二) 參考的其他國家例子

  報告書中提到這次檢討,是參考了馬來西亞、新加坡、澳洲、新西蘭、丹麥、瑞典、和英國等地的做法。但奇怪的是,這次檢討竟沒有參考一些體育強國如美國和德國的例子。雖然國情不同,但香港是否也應該借鏡一些成功的例子呢?畢竟,以體育水平來說,報告書所參考的例子,也並不全是世界上最頂尖的國家。雖然香港在現階段的體育水準在世界上只處於「有待發展」的水平,但也應該以世界一流水準作為遠象而加以追求呢?

  此外,報告書參考這些例子,也只集中在行政架構、經費、精英培訓、及普及運動四方面。反而對一些更根本和核心的範圍,例如政策目標,卻沒有加以參考。這也難怪在報告書其後的內容也沒有檢討香港的體育政策目標了。

  本處建議,當局除了參考已包括的該七個國家的情況外,更應參考世界上頂尖體育強國如美國和德國的情況,使香港的長遠體育發展有一個追求的遠象。

(三) 普及體育和精英體育

  雖然報告書內對普及體育和精英體育都有獨立的章節加以討論,其核心問題是當局並無提出兩者的優先次序和日程表。舉個例子,以香港目前的體育水平來說,應集中較多資源拔尖,還是較為注重體育普及化呢?雖然兩者可以並存,但也應有明確的政策目標,例如說明在未來五年、十年、廿年、和三十年的資源分配重點。在缺乏明確目標之後,一方面可能使當局無從衡量這些政策是否有效;而另一方面更嚴重的是,配套的行政措施和體育設施等方面的規畫,更因缺乏明確的指引和根據,而可能變得凌亂和左搖右擺了。

  本處建議,當局應就普及體育和精英體育在不同時斷的發展優先次序,訂立清晰明確的政策方向。因為兩者雖然不是互相排斥,但其引申而來的配套措施、體育設施的興建和設計、教練的培訓、體育活動的內容和推廣策略等,都是截然不同的。

(四) 體育是基本的社會資本

  正如上文所述,視乎政策目標,體育運動可以發揮不同的功能。但無論體育運動扮演什麼角色,它都是一項基本的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體育運動可以鼓勵和建立團體精神、群體認同感、社區歸屬感、甚至是民族感情(南韓國民在世界盃的表現便是最好的例子)。例如透過以社區為單位的團隊體育運動,社區網絡可以得以增強,而這便是「社會資本」的其中一種形式。

  但「社會資本」的建立,是需要時間去鞏固和累積的。可惜,差不多所有報告書提及有關加強普及體育運動的建議,都只局限於小學、中學、大專和成年的市民,而偏偏卻忽略了幼兒對體育運動的需求。假如報告書有關『大部份香港人卻不願意做運動』(第3.2段)的分析是正確的話,樂於運動的心態更有必要由幼兒期開始便加以培養。而一名有素質的公民,其成長亦應要在德、智、體、群、美各方面有良好同時平衡的發展。

  本處建議,政府應對幼兒體育訓練加以著重,無論在場地和設施的設計,以及活動內容和形式的制訂,都應有特別適合幼兒的配套考慮。

  同樣地,體育政策的制定,亦應考慮長者和婦女的需要。體育政策不單應確保長者和婦女有平等的機會參與體育運動,亦要在設施、場地設計、活動內容等,充份顧及他們的需要。當然,這並非要求一如美國的教育修訂條例第九條的規定,在參與比率上都要兩性絕對相同(Title IX of Education Amendments),但本處認為,政府至少有責任制定符合長者和婦女需要的政策。

(五) 長遠體育政策應考慮人口變化和全球化發展

  報告書不單沒有明確和長遠的政策目標,更沒有充份考慮到未來人口變化對體育運動需求的影響。根據統計處對2002-2031年人口推算的結果,15-64歲市民的比例在未來30年會有重大變化。雖然這年齡群佔全港市民的比率會由2001年的72%上升至2011年的74%,但到2021年卻會掉頭下降至70%,而在30年後的2031年更大幅跌至64%。相反,65歲及以上長者佔人口的比例,卻會由2001年的11%,分別上升至12%,17%,和24%。至於性別方面,男女比例在未來30年亦有重大變化。2001年的男女比例是956(男性數目與每千名女性的比例),但10年後會下降至866,20年後跌至814,而到2031年更只是771。換句話說,在未來30年,女性的數目會大幅超過男性。

  正如上一段所述,體育政策的制定應考慮長者和婦女的需要。而現在已可預見到將來的人口結構將有重大轉變,長遠的體育政策發展便應加以考慮這方面的影響。因此,本處建議,當局應進行一項有關人人口發展趨勢對未來體育需要的影響評估,從而制定出符合當其時市民的需要。

  另一方面,體育運動在近年來越來越受全球化發展的影響。很多體育運動,由於電視傳播的普及化和運動員流動的簡易化,香港市民對觀賞體育運動的要求也不斷提升。但另一方面,由於香港的體育水平不高,加上市場狹窄,實難吸引世界頂尖運動員來港效力。單單講求希望香港的體育運動達到世界頂尖水準,其實只是主觀的良好願望。加上對基礎的普及體育亦沒有足夠的資源投放,這情況使得這良好願望更難實現。

  因此,本處建議,當局在制定長遠的體育政策時,應充分考慮體育運動全球化趨勢的影響,從而制定出可行又務實的目標。

(六) 增加鼓勵投放資源於體育運動的誘因

  報告書關於對體育運動的資助的其中一項建議,是將六合彩的部份稅收撥作體育之用,以及發行體育彩部C本處對這兩項建議對並不贊成。將六合彩的部份稅收撥作資助體育運動之用,其後果便是將現時資助社會服務的金額削減,然後將之轉移為體育之用。這不單降低了社會服務使用者獲得的服務的質素或數量,亦反映了政府對體育運動的承擔並無增加。此外,政府一方面鼓勵市民多做運動,認為這有益身心,但同時卻將體育和賭博掛u,這和身心健康的追求,實在是背道而馳。

  本處建議,除了政府必定要增加對體育運動的資源承擔之外,亦可參考德國的做法,例如在稅務上對體育會按非弁利團體處理,進行寬減或甚至豁免邀稅;另一方面,則對捐助體育會的機構或人士提供免稅的優惠(類似香港現時捐助慈善團體的做法)。這樣,既可鼓勵更多個人、團體、企業和商業機構成立省級和地區的體育會,更可促使更多市民和機構向體育會捐助。

(七) 總結

  本處認為報告書未有就體育政策的目標作出充分檢討,因此應再深入研究,制定出長遠的體育政策目標,以及優先次序。而制定這些政策目標時,應充分考慮未來人口發展和全球化發展所帶來的影響。香港的體育政策,亦應要確保能顧及幼兒、婦女和長者的需要。至於資源方面,本處反對採用六合彩或體育獎券形式,反而應該在稅項寬減方面鼓勵更多市民和團體組織體育會和加以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