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對諮詢文件的回應

[ 新聞室 ] [ 對諮詢文件的回應主頁 ] [ 機構總覽 ] [ 服務處主頁 ]
[ 此網頁更新於2002年8月21日 ]


對「高等教育檢討2002報告書」的意見

(諮詢文件:www.ugc.edu.hk/Chinese/documents/UGCpubs/her_c.html

〔2002-7〕

  首先,本處對教資會在檢討報告中再次重申教育並非單指「支出」,而更應以「投資」的角度去理解,甚表贊同。在知識經濟為主導的現今國際社會發展的趨勢來看,要維持國際競爭力,便必須要有高素質和豐富知識的公民。因此,在教育方面的資源投放是否恰當,會直接影響到香港未來的國際定位和生命力。在這一方面,本處打算集中討論報告書中有關副學士課程方面的種種建議。

  教資會明確表示,副學士課程應以私營為主,並提出一連串相應的改革建議。這些建議,大致上可以用四個字「自負盈虧」加以歸納。對於這方面的建議,本處並不贊同。

政府不應偷換概念

  首先,教資會在整份報告書關於副學士課程的討論和建議,實在有偷換概念之嫌。誠如在教資會的官方資料中所言,副學士其實並不等同於副學位。若以簡單的公式來表示,

  副學位(Sub-Degree)= SET{ 副學士(Associate-Degree),
                高級文憑(Higher Diploma),
                專業文憑(Professional Diploma)}

  亦即副學位應包括副學士課程、高級文憑課程和專業文憑課程。但觀乎整份報告書,提及的改變建議主要是針對副學士(Associate-Degree)。但對高級文憑(Higher Diploma)和專業文憑(Professional Diploma)卻並無提及。即使在報告書內關於現時高等教育現況的介紹,也是如此。因此,副學位一詞,特別是高級文憑和專業文憑,便在沒有明確表示會取消的情況之下,無聲無息地消失得無影無,好像從沒出現過一樣。而在報告書字裡行間的客觀效果,便是將上述公式簡化為

副學士 = 副學位

也因此,

副學士應自負盈虧 = 副學位應自負盈虧

  本處認為,教資會應明確提出對「高級文憑」的檢討,而不應將副學士和副學位混為一談,更不應偷換概念,將所有對副學士的建議,等同於對副學位的建議。

政府不應減少對人力資源的投資

  如上文所述,本處認同教育是維持香港的國際競爭力的重要投資。也因此,政府有責任投放資源,使適當的人力得到培訓。這點對於可能只能依靠知識經濟作為唯一出路的香港來說,更為重要。

  報告書建議副學士應以私營為主,亦即表示在偷換概念的情況下,現時受資助的副學位課程(例如高級文憑課程)將要全部變為自負盈虧。如以2000-2001年度的數字計算,由教資會資助的副學位課程學生共有等於全日制學額的13,212人。而同年,以香港理工大學為例,對每名副學位課程學生的全年支出為港幣 185,000元,即使減去學費約 31,000元,仍要支出 154,000元。換句話說,報告書的建議,是將現時政府在人力資源方面的投資,大幅削減:

  政府每年削減的人力資源投資 = $154,000 x 13,212
                = $2,034,648,000

  在講求知識經濟的今天,政府竟然對人力資源的投資,每年大幅削減至少二十億元。這是本處不能苟同的。

  此外,即使這項削減可以為政府每年省下二十億元的資源,而所損失的人材,更可即時透過輸入專才加以解決。但長遠來說,這只會對香港競爭力的基礎,造成結構性的損害。以足球運動為例,單靠大灑金錢大量引入外援而忽略對年青球員的培訓,只能換來短暫的成績,而長遠來說卻反而更使水準每下愈況。近年來意大利國家足球隊的情況,便足引以為鑑。

不應剝奪有經濟困難的青年上進的機會

  在副學位課程私營化下,學生便要面對重大的財政壓力。以香港城市大學為例,獲資助的副學位課程學費為 $31,575,而非資助的課程則為 $45,000,增幅達 42.5%。雖然學生可以申請政府的專上學生資助計畫,但如果課程是自負盈虧的話,以平均兩年的課程為例,每一名剛踏出校門的畢業生便是一名「債仔」:

  每名副學位畢業生平均欠債可達 = $185,000 x 2
                 = $370,000

  由此可見,若政府將所有副學位的課程變成自負盈虧,辦學團體即使抱持不弁利為宗旨而只收回成本價,每年全港的副學位畢業生的總欠債,便達到天文數字:

  平均每年全港副學位畢業生的總欠債可達 = $370,000 x 13,212
                     = $4,888,440,000

  亦即每年的副學位畢業生的總欠債可以高達接近50億元之鉅,而全港負資產人士的負資產總數也可能只是300億元(假設全港有6萬名平均負資產50萬的人士)!當然,這些學生的支出,可能有部份由家人的血汗錢提供,亦有部份可能由他們自行兼職或依靠信用咭透支來支撐。而支撐不來的,便可能會走上破產或停學之路了。這至少反映了,可能有不少的青年,因為副學位課程全面私營化,而被剝奪了他們繼續升學的機會。

市場化會令高等教育忽略文化發展

  高等教育引入市場機制和營運手法,無疑會使教育淪為商品。各院校面對自負盈虧的壓力,很容易便採取「市場導向」的方式,而只會著重與科技和經濟發展有關的科目。這情況現時其實已開始出現。環視現今12所有籌辦副學士學位的院校,所辦的課程大多是商業、電腦、工管、會計、和財務等等,便可見一斑。但要培養有良好素質的公民,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和人文學科,也是必須的。因此,如果在市場化和商品化的發展之下,高等教育便有可能被推至重科技而輕文化的地步,而其影響是十分的深遠的。

總結

  本處對教資會以教育作為投資而並非單是支出的考慮角度,是認同的。但對於報告書內建議將副學位課程全面私營化,本處認為會造成很多不良影響,希望教資會能夠詳加考慮。但歸根究底,其實是關乎於對人力資源的發展,究竟應該由政府承擔,還是應由個人去承受呢。這點可能會引起很多爭論,但本會認為,最終,教資會都應該確保香港的青年素質得到充份的培養,同時亦要避免他們陷入經濟困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