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對諮詢文件的回應

服務處主頁對諮詢文件的回應主頁此網頁更新於2002年6月10日


對「民事司法制度改革」的意見
〔2002-4-30〕

  首先,我們對這次改革的基本精神表示贊同,尤其是要確保訴訟人不論貧富都有平等機會行使和維護本身的法律權益這方面,我們認為更是十分重要的。我們作為一間社會服務機構,服務的對象有不少都是勞動階層的普羅市民以及弱勢社群,因此體會到一些市民往往會因為經濟上或知識上的限制而未能全面地行使其在民事訴訟中的權利。

  我們期望,透過民事司法制度的改革,不單令弱勢社群在法律上享有平等的機會,也令他們避免因富有的人濫用司法程序而得不到應有的權益。換句話說,我們認為民事司法制度的改革,應能帶來不單是「進入」民事訴訟程序的平等機會,也能使弱勢社群不會因訟費高昂、審訊延誤、程序複雜和無律師代表而不公平地處於下風。

訴訟前守則

  我們贊成訂立訴訟前守則,使與訟雙方都能有所預算。而更重要的,是守則應能會鼓勵更多個案採用庭外和解的方式,這對一些經濟有限的人士來說,是一個更為公平的做法,因為可避免案件被不合理地拖延。不過,我們也擔心這改變也可能導致正式訴訟前的預備費用會較現時為高,令經濟有困難人士在正式訴訟前便因經濟問題而放棄,即使他們認為自己的勝算較高。但相對於正式訴訟後案件一旦被不合理地拖延所帶來的額外費用,訴訟前的費用仍可能是較低的。因此,我們贊成訂立訴訟前守則,但當局亦應評估會否有市民因此反而得不到平等的訴訟機會,同時亦因此需提供相配合的援助。

訟費及透明度

  剛才提到的訴訟前守則是否有效,亦會受到預期訟費的影響。設立基準訟費,尤其是增加透明度,是一個可行的方法。這樣,當事人至少也可參考這些資料,以就採取什麼的策略作出選擇﹝例如是否繼續興訟﹞。

  但另一方面,改革諮詢文件中建議法庭改以靈活運用訟費判令,而並非視乎訴訟結果。這是否表示即使獲得勝訴的一方,也可能要付出龐大的訟費呢?這樣,對於勝訴的一方便十分不公平,亦可能會被富有的人利用作為對經濟能力有問題的人的一個阻嚇工具呢?這點希望有關當局加以詳細研究。

專家

  我們贊成專家應為法庭服務而不是「受僱打手」的原則,因為應可減少富有的人在這方面的不合理優勢。但我們也關注到這引申而來的費用問題,因為一些對訟人可能因此而要支付更多費用。例如在現行制度下一些沒有聘用專家而最後獲得勝訴的對訟人,可能會較改革後的制度支出較少。如何取得平衡,仍需當局作出研究。

庭外和解與另類辦法(ADR)

  我們贊成應鼓勵更多對訟人以庭外和解的方式解決糾紛。但文件中並無提及如何加強這方面的配套服務和支援機制。我們認為,要鼓勵更多人採取這個方法,配套的服務必須要加強,以作為誘因。而法庭增加強制某些案件採用ADR方式作調停,也能令案件得以更有效率地解決,但在法律援助計畫中亦應加以配合。

小額錢債法庭

  我們認為,小額錢債法庭的限額應予以提高,使更多的案件可以使用這個較簡易的方法去解決,使財政能力不足的市民也能行使其法律權利。

總結

  我們基本上贊成諮詢文件的精神和方向,使弱勢社群得到更平等的行使法律權益的機會。但其中有一些細節的地方,有可能導致這些弱勢社群處於一個較現時更不利的位置,這點希望當局能再加考慮,取得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