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對諮詢文件的回應

服務處主頁對諮詢文件的回應主頁此網頁更新於2002年3月26日


對「香港2030規劃遠景與策略」
第二階段諮詢文件的意見

〔2002-3-25〕
  1. 規劃時應「內置」可持續發展的設計:

      整體來說,香港的未來發展規劃,主要應該是「以人為本」。政府應考慮規劃對下一代及未來的居民的影響。換句話說,香港的長遠規劃應顧及將來的居民也能繼續享有發展的權利和資源。因此,我們認為直至2030的長遠規劃,不單是需要能夠有「可持續性」,同時也應該預留有足夠的彈性和改變計畫的空間。

  2. 全球化發展和中國入世的考慮:

      全球化的發展趨勢不單在貿易方面,在其他方面例如文化和娛樂等各個範疇也已出現。資訊科技的發達,正正促進了這些方面的發展。但諮詢文件中提到現時政府未有足夠詳盡的資料去了解這方面的影響。因此,我們認為當務之急是盡快進行資訊科技影響評估,尤其是對未來基建要求的改變等。此外,中國正式加入世貿對香港的影響,政府也應盡快進行研究,而研究範圍不應只局限於商業範疇,因為一般市民的民生也會受到重大影響(例如就業機會和居住需要等)。

  3. 加入文化角度:

      香港的未來發展規劃,既然主要應該是「以人為本」,在這大前題下,我們建議應將「文化角度」納入發展規劃的考慮重點。所謂「文化角度」,意指在規劃時,應顧及居民的文化、藝術、體育生活。例如規劃一個新市鎮時,應預留地方讓居民進行文化活動。

  4. 設立地區文化廣場:

      在規劃時落實「文化角度」,其中一個方法是在每一地區設立一個核心的「文化廣場」(類似藝墟),並配合文化政策的發展。具體來說,較大區域應有一個較大型的文化廣場(例如18區),而每一小區甚至每一屋h,都有一個「衛星」文化廣場。透過這些由大大小小的「文化廣場網絡」,市民的「優質生活」便不只是依賴設施的改善,而是在精神生活上都得到改進。而「文化廣場」應是開放予居民使用,而不應像室內文娛中心般諸多規限。其作用應是促進區內的文化氣氛,使居民都能將文化活動作為其日常生活的一部份。

  5. 及早讓有關人士參與文化規劃:

      上述提到將「文化角度」帶入規劃之中,硬件的配套是相輔相承的。因此,及早讓有關人士(stakeholders)參與是很重要的。例如有關文化廣場的設計和相關的燈光等,文化和藝術團體的意見都應被重視,因為將來他們也是主要的用家。在產品設計時吸納用家意見,是最能確保將來產品得到市場接受的做法。

  6. 新發展機會:

      此外,諮詢文件中提出了一個難題,即究竟應將新發展區的地積比率沿用類似沙田及大埔般較低的比率5,還是採用密度較高的比率如將軍澳區的8。我們認為,任何新發展區的發展,都應以提供優質的生活環境為主要目的。明顯地,較低的地積比率,無論在景觀、空氣質素、空間用地等,都能為居民提供一個較高質素的居住環境。較多的綠化地點和休憩空間,亦有助促進居民之間的溝通,對締造一個關懷的社區也有莫大裨益。換句話說,較低的地積比率將有助一個健康城市的建立,而這亦對居民的身心健康和支援網絡有正面的影響。因此,我們認為新發展區仍應採用一個較低的地積比率。

  7. 發展與環境保育的平衡:

      諮詢文件中提到新界甚至邊境地區的土地發展需要。我們擔心在追求發展的同時,會對環境造成不能彌補的破壞。因此,政府應採取一個更為主動的角色,對現時越趨稀少的珍貴有保育價值的土地劃為長遠的保育地帶,不容許隨意改變土地用途。當然,在這同時,政府在長遠規劃時也應設計相關的有效措施和誘因,鼓勵被納入保育地帶內的私人土地業權人積極支持保育該些珍貴的土地。

  8. 土地用途改變時的過渡期中間出現的問題:

      我們留意到,很多時在土地用途改變時出現的問題,往往牽涉到工業用地與民居夾雜而帶來對居民的日常生活影響(例如空氣污染和噪音問題)。因此,政府在進行長遠規劃時,應較全面地考慮較大規模和範圍的土地用途規定,以使該片土地的用途會較為統一。而在土地用途轉變的過渡期間,有關的部門和機構可考慮公佈該帶土地的長遠目標用途(例如直至2030年),使發展商和有關人士(stakeholders)也能夠參考這方面的資料。

  9. 居民參與是達致優質生活環境的其中一個條件:

      最後,我們重申,在「以人為本」的大前題下,香港規劃遠景應以「為居民帶來優質生活」為主要目標。要達成這個目標,便應該在設計階段便將有關人士(stakeholders)的意見納入考慮之內,而不是在方案設計完成後才在有限的選擇中諮詢意見。因此,市民參與是一個必不可少的方法,而這方法也可減少將來的意見分歧,使發展過程更為暢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