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對諮詢文件的回應

服務處主頁對諮詢文件的回應主頁此網頁更新於2001年10月5日


對「文化政策」的意見
〔2001-6-13〕

  文化委員會較早前公佈了一份諮詢文件,建議香港文化政策發展的未來方向為以人為本、多元發展、尊重表達自由和保護知識產權、全方位推動、建立伙伴關係、和民間主導,以達致「一本多元」的文化面貌。

(一)「文化」的定義

  我們認為,要制定政策,必先要界定政策範圍。但綜觀整份諮詢文件,這方面的界定卻欠奉。這造成了一些混淆的地方,例如在促進文化發展時,其終極關懷究竟是要提高市民素質和情操,抑或是為了經濟發展,便需加以研究。另一個相關的問題,便是究竟香港的文化「現況」是怎樣的。我們同意文件中所言,香港是中國文化的一部份。但委員會卻似乎忽略了,由於獨特的發展歷史,香港是一個中西文化交流的地方,因此並不純粹是一個傳統中國文化的體系。究竟未來的文化發展路向,應由傳統中國文化出發還是由中西文化交匯的基礎出發,便需要澄清了。

(二)文化發展的原則和策略

1. 以人為本:

  文件雖然提出了這個原則,但卻沒有提及究竟什麼是「以人為本」呢?我們建議,委員會應明確指出,「以人為本」應以提高市民的文化修養為重點,並保障所有市民有平等及充足的機會去接受文化方面的培育和表達的自由。這應包括尊重少數族裔人士本身的文化,使他們的文化得以保留,而不是迫令他們摒棄自己的文化而全盤以中國傳統文化取而代之。

2. 多元發展:

  正如我們在上文所述,我們認為香港現有的文化是個中西擊E的文化,而不單單是傳統的中國文化。因此,所謂「一本多元」,香港現時似乎是較為多元,但卻「一本」不足。因此,未來的發展應以現況出發,採用「多元有根」的策略,充份利用現時「多元」的優勢而加強以中國文化作為「根」的培育。

3. 尊重表達自由、保護知識產權:

  我們認同知識產權如獲得有效保護,應能鼓勵文化創作。但我們認為政府應小心處理這方面的平衡,在保護之餘亦應設法鼓勵文化交流,以免造成文化攏斷。當然,尊重和確保表達自由,亦是極其重要的。

4. 全方位推動:

  我們十分認同委員會的建議,要求在制定公共政策時必須考慮文化發展的角度。但對於全方位推動,我們認為還應包括社會福利政策、房屋政策、醫療政策和傳媒等範疇的配合,以使市民有基本的生活和健康條件去參與文化活動。

5. 民間主導:

  我們認為文化發展應是多元化、百花齊放、和充滿活力的。因此,由政府主導便可能會窒礙了多姿多采的文化發展,亦有統一思想教育的危機。但民間主導並不等同於政府可以置身事外。我們認為,政府仍應有「投資」文化發展上的承擔,但其角色應止於此,以便讓民間享有充份的自主權作多元化的文化發展。

6. 建立伙伴關係:

  在政府確保對文化發展有足夠的資源投放的前題之下,鼓勵工商界參與文化活動,尤其是財政上的資助,正好達到全民參與的目標。但我們擔心,這會否令到文化活動更為商品化呢?因此,政府應考慮如何能在鼓勵商界參與文化發展的同時,避免香港的「短視、功利主義、忽略精神生活」的文化更根深蒂固。

(三)委員會提出的當前研究重點

1. 文化及藝術教育:

  文件在這方面提出的建議,似過份集中於「正規教育」的範疇,以致對象便偏向於正在校內就讀的學生。但既要全方位推動,我們認為亦要考慮代際公平的問題,應讓幼兒、成年人和長者都有平等的機會,而不是將資源集中於某一個年齡組群身上。我們認為政府應投放更多資源進行全民和社區文化教育,例如鼓勵傳媒多些播放文化節目和資助團體走入社區舉辦文化活動。而在學校範疇內,我們認為應加強師資培訓,以及投入資源讓學校營造一個文化和藝術的環境,使學生在日常的學校生活便自然地得到薰陶。

2. 西九龍填海區:

  我們樂於見到西九龍填海區發展成為一個綜合文娛藝術區,但卻不甚了解這個構思與文件中提出的6個基本原則和策略有什麼關係。當然,硬件的設施對推展文化及藝術是必需的。但我們也擔心這個發展計劃會將文化和藝術商品化,又或文化和藝術只是作為地產發展項目的點綴品。我們極希望當局能保證,這個計劃是以文化和藝術為核心主體,而不是以之為裝飾品。

3. 圖書館:

  圖書館的改革,並不應只專注於建築物的設計和配套設施的現代化和改善。圖書館更重要的角色,是推動市民大眾的閱讀風氣,從而改善市民的文化修養。因此,公共圖書館應採取更多展外的方法,走入社區進行推廣和社區教育工作。例如,政府可考慮資助每一間青少年中心設立社區化的圖書閣、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的電視和告示板提供文化資訊、加強流動圖書館服務、在社區舉辦傳統藝術和文化活動如說書等。

4. 博物館:

  我們認為,最重要的並不只是展品的可觀性,而是如何推動市民認識和鑑賞香港和中國的社會歷史發展,亦即我們在第(二)節第2段所提到的「多元有根」中的「根」。同時,我們期望博物館也能從多元的角度去介紹香港的歷史。而當局在興建專題博物館之餘,亦應嘗試將博物館服務社區化,例如在社區內舉辦展覽。此外,政府也可增加資源舉辦文化旅遊活動,使市民以致外國遊客都可在自然的生活環境中了解和欣賞香港過去的豐富而獨特的歷史。

(四)今後重要課題

1. 文化設施:

  在規劃文化設施的時候,我們認為政府不應只單一地以人口比例作為規劃標準,反而應依據社區的特色發展。這牽涉到政府應尊重當地的文化遺產和特色,以這些為基礎去發展出有地區色彩的文化設施,例如在每一區設立有該區特色的地區文化資料館,以及由當地居民參與管理和推廣資料館的活動(例如:口述歷史)。

2. 資源:

  這方面的議題,其實不應限於資源的調配。更根本的,是政府必須作出充足的財政承擔,否則,所謂「資源調配」便顯得沒有意思了。另外,我們認為政府的角色應是提供資源和支援,而同時要避免對文化發展的內容作出指導性的干預。

3. 文化交流:

  在推廣文化交流時,我們建議政府應注意平等機會的問題,而不是將文化交流變成選拔和獎勵精英的方法。舉個例子,在獎勵傑出學生出國交流之餘,其他學生可能更有需要接觸不同的文化,擴項瓥央C另外,除了設立文化交流基金外,我們認為更重要的設立基金去進行文化教育工作,使市民的文化修養水平都能普遍獲得提高。

(五)總結

  整體來說,我們對諮詢文件沒有對「文化」作出界定,感到失望。而文件沒提出進程時間表和財政考慮,亦使人很難對其建議作出深入的討論和判斷。

  我們建議應從香港那種「中西文化擊E」(甚或是中日文化擊E)的歷史事實出發,以「多元有根」作為文化發展的基本方向。「多元」,指現時香港多元文化的現況;而「有根」,則是在多元文化的現狀出發,加強中國文化的推廣。但究竟什麼是「中國文化」,我們認為仍需要首先加以界定。

  最後,我們期望香港的文化和藝術發展的終極關懷,是要改善市民的文化素質,而不是純粹作為發展旅遊業和經濟發展的商品化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