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對諮詢文件的回應

服務處主頁對諮詢文件的回應主頁此網頁更新於2001年10月5日


對「《殘疾歧視條例》教育實務守則」
公眾諮詢文件的意見

〔2001-3-30〕
  1. 整體的意見 封面
    1. 我們認為,在有關教育的範疇內實施《殘疾歧視條例》,推動平等機會,是必須及重要的。我們贊成應制定守則,以協助及促使有關團體及人士意識及遵守條例。
    2. 我們認為守則的精神值得支持,但諮詢文件對如何有效執行卻有很多不足之處,因此我們對其建議的措施,是有所保留的。這點我們在以下章節會加以詳述。
    3. 整體來說,我們認為文件太過強調教育團體(具體來說是學校)的角色和責任,而對政府應承擔的責任則著墨不足。
    4. 文件中提及的措施,往往是方向正確,但必須配合足夠的資源和人手才能有效推行,而這點正是文件沒有正面觸及的地方。
    5. 有關「殘疾」的定義,其中所謂「學習障礙」,未知是否包括「學習遲緩」(slow-learners)的情況。根據我們的工作經驗,在學校內,這些學生是可能經常面對老師或同學的不理解或取笑的。假如他們並未被納入這個守則之內(他們尚未達到智障的程度),則他們現時面對的因難便未必得到改善。我們建議平等機會委員會應考慮這個灰色地帶。

  2. 執行的措施
    1. 制定平等機會政策:我們贊成教育機構應在這方面加以執行,因為此舉可以促使辦學團體、校長、教師、其他職員、學生和家長都有這方面的正確意識和態度。但我們擔心教育機構是否有足夠的專業知識、人手和時間進行這方面的工作。我們認為在守則內,應明確要求有關當局(例如平等機會委員會或教育署)提供足夠的顧問服務,支援教育機構制定平等機會政策(例如樣本、顧問、支援熱線等)。
    2. 錄取學生
      1. 文件提到在招生、甄選準則和甄選程序上如何確保殘疾人士不被歧視,我們認為是一大進步。但要有效落實這些措施,必須要有額外的資源給予學校。
      2. 此外,假如學生是由特殊學校轉入主流學校的話,後者可與前者保持緊密聯繫,以了解學生的需要而預早預備配套的設施及服務。
    3. 課程:守則建議殘疾的學生和其他學生一樣學習同樣的課程,但同時又要求為個別殘疾的學生提供剪裁課程,我們對這點是否能實行有很大保留。很難想像在一班40人的學生中,一名老師如何能應付大部份學生的進度之餘,還有時間為不同殘疾的學生設計、撰寫、及使用不同的媒體去教授不同內容的課程。相反,假如這名老師花大部份的時間照顧這些殘疾的學生,又會否拖慢其他大部份學生的進度呢?因此,要有效實行這建議,政府必須要提供更多資源,以改善教師和學生的人手比例。我們建議政府應支援學校聘請「教師助理」,在課堂上為有需要的殘疾學生提供小組式的教授。
    4. 進出處所的安排:我們考慮到有些校舍可能會因建築物設計上的限制,而未能滿足守則在這方面的要求。因此,守則應列出在這方面,什麼先天性的限制可以用作為「不合情理的困難」的答辯理由,以便辦學團體可以自行評估其困難會否可能違反了有關守則。而平等機會委員會亦應設立顧問服務,以便有關的辦學團體可以尋求專業的意見。
    5. 貨品、服務及設施的提供:我們估計,要達到守則的要求,學校需要的額外資源將是十分龐大的。例如為有需要的殘疾學生添置可協助他們學習的電腦、聘請手語導師教授學校老師和學生認識手語、添置設備以進行多媒體教學等,都需要政府大量的資源投放。另一方面,我們亦擔心假如這些殘疾學生獲得特別與眾不同的對待,對他們的自我形象和人際關係會否有反效果的問題。如何就這點取得平衡,我們認為平機會應再加考慮。
    6. 考核:在沒有額外資源和人手的情況下,我們很懷疑這是否切實可行。又由於學校有需要為個別殘疾的學生提供剪裁課程,他們的考核方法和內容亦極有可能須要個別設計的。凡此種種,我們都認為政府應承諾給予足夠的資源。
    7. 紀律:我們認同校規的制定應顧及殘疾學生的特殊情況。但在實行時,這會無可避免地涉及不同專業的合作(例如醫生對某位殘疾學生能否接受留堂處分的專業意見)。此外,老師亦須要有多方面有關的知識。我們認為守則應要求政府為老師提供充足的訓練,並提供足夠資源鼓勵學校與不同專業合作。
    8. 教職員發展:
      1. 我們認為在這守則嚴格實施之前,政府應設立緩衝期並提供足夠的資源讓老師及有關人等接受培訓。
      2. 政府亦應提供資源予各大專院校,以使他們在師資培訓方面能加強有關這守則的職前及在職訓練。
      3. 此外,政府應提供資源讓每一間學校設立一名類似「校內平等機會專員」的職位,以就校內所有有關的事務提供意見和支援。
      4. 守則亦可鼓勵學校多與區內的特殊學校保持緊密聯繫,以便後者可以提供專業諮詢意見和支援。
    9. 政府的角色:
      1. 守則應清楚列明政府應在這方面有財政上的承擔,而不只是要求有所謂「合理」的資源,例如購買復康設施、聘請導師提供手語訓練、點字課本制作、聘請專人為殘疾學生設計適合的剪裁課程以便為教師創造空間等等。
      2. 政府亦應鼓勵其他撥款機構撥出一定比例的撥款支持學校進行這方面的工作和培訓。
      3. 此外,我們認為守則應要求政府除了透過「質素保證視學計劃」保證學校遵守這份守則之外,還應設立支援機制(例如顧問服務)協助學校在這方面的工作。
    10. 教育機構的角色:我們擔心這份守則將責任主要交由學校(教育機構)負責,會否對學校構成太大壓力而在沒有額外資源之下變得不切實際。我們認為政府應擔當一個更加重要的角色(至少在資源投放方面),例如當老師接受這方面的培訓時,教育署應容許學校聘請代課老師。
    11. 教師、其他專業人士及職員:守則除了列出對這些人士的要求外,亦應要求教育機構為他們提供法律顧問服務,以保障他們的權益。而他們一旦被起訴,教育機構亦有責任為他們提供法律方面的援助,而不得因要「劃清界線」而予以開除。
    12. 學生與家長:
      1. 學校固然有責任教導學生這方面的認識,但對家長教育則往往會感到無能為力。我們認為政府應有責任加強宣傳和社區教育,使市民對這份守則有所認識及遵守。
      2. 為確保殘疾學生的利益得到保障,我們建議學校應在該學生及其家長同意之下,最少每年舉行一次「個案會議」,以審視這名學生在校內有否受到歧視及有需要時採取適當的措施。
      3. 為確保殘疾學生的聲音得到反映,我們建議家長教師會每年舉辦一次檢討會議,邀請殘疾學生的代表、殘疾學生家長的代表、老師、「校內平等機會專員」(見第2.8段)、和其他有關的專業人士如社工等出席,以審視學校的現行措施是否能導守這份守則的要求,以及校內的殘疾學生是否受到歧視。
      4. 政府應撥出資源為殘疾學生的家長舉辦家長教育,使他們認識在這方面的權利以及應盡的義務。

  3. 總結
    1. 我們認為守則如要切實執行,守則應要求政府加強財政上的承擔。
    2. 守則不應將責任主要放於學校身上,而又不給予足夠的資源和人手的支援。
    3. 我們贊成守則的基本精神,但其建議在實行時將會遇到很多困難。我們認為平等機會委員會應再審視這份守則,提出有效的建議使其能在學校實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