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對諮詢文件的回應

服務處主頁對諮詢文件的回應主頁此網頁更新於2001年10月5日


對「訂立"持續性侵犯兒童"罪行」的意見
〔2000-12-20〕

  我們是一間多元化社會服務機構,服務對象由幼兒至長者。在我們提供的服務當中,包括家庭服務、輔導服務、寄養服務、和兒童之家服務等。雖然我們並非法律界人士,但在我們的工作經驗中,也經常會遇到有關婚姻問題、家庭暴力問題、虐兒問題等等的個案。因此,我們希望在這裡表達對這份諮詢文件的一些意見。

  對於政府建議修訂《刑事罪行條例》,以訂立有關"持續性侵犯兒童"的新罪行,我們原則上贊成。

  正如法律政策科的資料文件所指,『兒童性侵犯事件往往事隔多時才被揭發,那時受害人可能已經不能確切回憶被侵犯的過程….以致未能符合為案件立據的舉證要求。』在我們的工作經驗中,要這些受害兒童確切地回憶案發詳情,不單可能超乎他們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可能使他們的心理傷痛再次加深。我們認為,如果訂立了這項新的罪行,則受害兒童在這方面的心理壓力會得以抒緩。

  我們認為,這些案件應以保護兒童的利益為最主要目的。在新的罪行下,不單能減少受害兒童的心理創傷;也由於法庭的判刑可以考慮其嚴重性,這亦可能會對可能干犯此罪行的人士增加阻嚇作用。

  當然,這新罪行亦可能帶來對被告人不公平的危機。由於對舉證的嚴謹性和對受害兒童的證供的要求可能會相對地較寬鬆,我們擔心被告人在並非「無合理理由懷疑」的情況下,仍有可能被判罪成。況且,新罪行的訂立會使這些嫌疑的情況更易被起訴。無論是在調查或正式起訴階段,被告人已被輿論作了道德審判;即使最後不能證明干犯,他們所受的傷害(例如別人的印象)已成終身的烙印。這情況一方面可能更能有效保障兒童利益,但卻也可能對嫌疑人造成不必要的傷害。在此,我們認為政府應在條例內盡可能列出能平衡兩方利益的方法,以便法庭在處理時有所依據。

  另外,從我們過往的工作經驗知道,即使受害兒童在案件被處理之前是有社工跟進的(有時案件也可能是由社工揭發的),在案件進行期間,原來的社工極可能是不能再跟進的。其實,在這期間,受害兒童最需要的是他們信任的人的關懷。相反,要他們在這「非常時期」短時間內重新適應及接納新的工作人員,極有可能會增加其心理壓力。因此,我們認為在這階段,新接手個案的社工和原來的社工之間,是有必要加強合作和溝通的。此外,跨服務的有效協作(社工、警方、法律界、校方等等),亦肯定會使受害兒童得到更佳的照顧。

  最後,我們認為,這類案件並不因能夠將被告人繩之於法便完結。相反,受害兒童的傷痛,可能仍須一段時間才能平伏。因此,政府亦應加強「善後」的支援(例如家庭及輔導服務),以便能全面照顧受害兒童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