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對諮詢文件的回應

服務處主頁對諮詢文件的回應主頁此網頁更新於2001年10月5日


對「刑事訴訟中配偶的作證資格和
可否強制作證問題」的意見

〔2000-10-20〕

  根據現時法例規定,配偶有資格為被告人作辯方證人;但除了一些特殊情況外,配偶不得為控方作證。法律改革委員會就此提出修訂建議,以下是我們對建議的一些意見。

  1. 配偶應有資格在所有刑事訴訟中為控方作證指證另一方

      雖然這或會使人擔心可能對配偶做成心理壓力以至破壞了家庭關係,但以我們曾接觸的個案工作經驗舉例來說,透過在可信任的協助關係 (trustful helping relationship) 中分享和討論,他們是有能力作出決定的。同時,在這協助過程中,他們的壓力和情緒也能得到適當處理。當然,更理想的,是在此之上提供適當的支援服務,使他們在決定是否作證之前對將來可能發生或不發生的轉變有充分的考慮。

  2. 只應在某些情況下強制配偶作證

      我們認為要強制配偶在所有刑事訴訟中為控方作證,有時會無可避免地使原本並非不能改善的家庭關係變得無藥可救,尤其是訴訟並不牽涉到家庭範疇以內的事情。況且,在這類事件中,被告人的配偶可能並非唯一或最重要的證人;而類似作用的證供也可以由其他證人提供。更甚的是,作證的配偶往往會成為代罪羔羊,以致被家庭成員遷怒,而其沈重的精神壓力是需要一段很長時間才能平伏的。

  但另一方面,對於涉及類似家庭暴力的個案來說,我們最難處理的是如何令施虐者面對自己的問題及對自己的行為所帶來的傷害負責。如能令施虐者減少甚至停止施虐 (deterring effect on abusers),則我們便能更有效地協助他們重建家庭關係。但有些案主可能基於各種原因(例如經濟理由、擔心家庭破滅、家醜不出外傳等)而拒絕作證。但這類個案往往是發生在一個「封閉的環境」(enclosed environment)以內的,因此其配偶可能是最重要甚至是唯一的證人,而「外人」是甚難提供充分及適當的資料。在這情況下,要重建家庭關係,家庭暴力必先要受到遏止,輔導工作才能更有成效。因此,我們贊成在某類牽涉家庭範疇的刑事訴訟中(例如虐待配偶或子女、性侵犯子女、或亂倫等),強制配偶為控方作證指證另一方。

  最後,我們想強調一點,政府應充分照顧因修改法例而可能對配偶所帶來的影響,提供適當及足夠的配套服務,以免適得其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