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頭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對諮詢文件的回應

服務處主頁對諮詢文件的回應主頁此網頁更新於2001年10月5日


「教育改革」意見書
〔2000-7-21〕

1. 教育目標:

我們認為除了經濟發展外,教育改革的方向應以人為本。學生除了需要有全面而具個性的發展外,更應懂得互相尊重、關懷、支持和合作。教育改革亦須注重提升個人、社會、文化及生活質素,因此亦應包括對「社會公義」的認識和認同。為此,我們認為有必要重申,教育目標應該是:

「讓每個人在德、智、體、群、美各方面都有全面而具個性的發展,使其一生都能不斷自學、思考、探索、創新、應變和承擔責任、有充分自信、合群互助、互相尊重的精神、願為社會的公義、繁榮、進步、自由和民主不斷努力、為國家和世界的前途作出貢獻。」

2. 幼兒教育:

 
2.1 終身學習和全人發展的基礎

我們認為,幼兒教育是培養一個人終身學習的基礎。因此,整個教育改革都應以此作為最重要的起步點,而政府亦應增加這方面的承擔,全面資助學前教育。

2.2 資源運用應具彈性
除了政府應積極投放資源外,家長參與、團體及社會各界的回應和資源互相連結並作彈性運用都對成效有幫助。

2.3 幼兒中心和幼稚園同樣重要
在今日各界均提出統一幼稚園和幼兒中心,以及追求優質幼兒服務的大前提下,我們強烈重申幼兒中心和幼稚園無論是提供半日或全日的服務,皆能適切及同時肩負照顧及教育幼兒的任務。

2.4 提高幼兒教育工作者的專業水平
長遠而言,因為照顧及培育幼兒是一專業和精細的工作,故單憑教統會所言要達到教育證書水平是不足夠的。幼師最終應達至大學學位本科畢業的學歷水平。

2.5 成立統一監管機構及訂定質素指標
現時幼稚園及幼兒中心是由兩個不同部門管轄,我們建議應採用統一的監管機構,以及推行統一的資助政策和統一的質素指標,在制定質素指標時應有業界和使用者的充份參與。

2.6 自我評估及校外評估機制
我們贊成設立自我評估及校外評估機制,但在制定評估機制前,政府應透過不同渠道讓公眾認識和了解。推行時,亦應鼓勵幼兒教育機構自行作內部評估,當成熟後才加入專業團體及政府官員進行校外評估。

2.7 入讀幼稚園最低年齡應降至2歲8個月
現時幼童必須年滿3歲才可入讀幼稚園,我們贊成將入學年齡降至2歲8 個月。但與此同時,政府應先製訂一系列配套設施,例如有更大的空間、較佳的師生比例和師資等。

2.8 「學釣謘v
為了鼓勵幼兒教育機構提供優質教育,我們建議政府以「學釣謘v形式資助學前教育,由指定的政府部門監管各學前教育單位的運作,確保它們的服務已達到一定的水平。

2.9 幼兒教育畢業基準
政府可考慮訂立小一入學的基準,使幼稚園不用催谷幼兒,但同時要確保所有幼兒都有公平及平等的機會接受幼兒教育。我們亦贊成小學仍有15%自行收生的權力,但應先確保每所小學的質素均相若及達至基準;而學校必須公佈其自行收生所採用的準則

2.10 加強家長教育
我們認為政府應加強家長和社區各界對幼兒教育及在學權益的認識,以促進他們的參與,從而建立參與校政的正面經驗。此點對他們日後子女成長時,是否有動機繼續與學校保持緊密聯繫至為重要。

3. 九年基礎教育:

3.1 贊成「一條龍」,但應補底

我們原則上贊成「一條龍」的概念,但單純提出機會公平而沒有足夠的補底工作,其實是不足以令少數不利者有實質的改善;因為低下階層的學生在「一條龍」的制度下,仍多只會留在成績或資源較差的學校(因較有條件的家庭會較有能力選擇直資學校或搬往校網較好的地區居住)。

3.2 避免學校貴族化
就上一段的擔憂,我們認為應限制直資學校的最高學費,以免出現直資學校更加貴族化,而令學校之間的「貧富懸殊」更嚴重;長遠來說應追求學校在硬件方面亦趨向平等(例如校舍的設備)。

3.3 「在學權益」教育
根據我們工作的接觸經驗,我們發現間中可能有些學生在校內會遇到不公平對待,例如被校方連續停課、禁止參加考試、甚或被勸簽自願退學書等。基於對學生「永不放棄」的原則,政府有責任確保學生和家長認識「在學權益」(尤其是一些未能完成中三課程便輟學的學生),而教署亦應確保其服務承諾會實踐及能有效地協助這類學生。

3.4 小一入學
我們原則上贊成以「就近入學」分派學位,但應適當擴大「就近入學」的校網(例如將幾個現時的校網合併為一),這樣也可使小朋友及家長對就近社區有更多認識及歸屬感。這對於家長來說,也會有更大動機參與校政和對其子女的學業更有承擔,亦更能令社區全方位動員去促進學生的學習。

3.5 確保多元智能發展
我們贊同讓學生有多元智能的發展,但政府應同時鼓勵學校在課程設計時,確保學生有充分機會及空間作全人發展,例如要求學校交代各學科及術科的成果,而表現指標亦應包括學科以外的智能。

3.6 確保家長有平等機會接觸資訊
關於諮詢文件提到家長可透過電子媒介查詢其子女的成績,我們認為在現今資訊科技急速發展的新世紀,這是大勢所趨。但我們也擔心有部份家長會因為經濟理由或知識水平的問題而不能充分運用這渠道。因此,當家長有需要時,政府應提供足夠的支援(包括硬件配套及技術支援),確保沒有家長會因此而得不到所需的資訊,造成家長之間的不公平現象。

3.7 歡迎取消學能測驗
對於政府決定取消學能測驗,我們深表歡迎。但為了使學校、學生和家長有一個參考的標準,我們建議仍應設立一個學生基本能力評估,以免學校作出不必要的催谷。同時,評估必須確保能公平實施,而不會成為另一個充滿壓力的考試。

3.8 加速推行小學全日制
要有效推行諮詢文件中的各個改革方法,充裕的時間和空間是必須的。但我們擔心,半日制小學的時間過於緊迫,實未能容許學校及老師有太多空間去以靈活生動的方法授課。因此,我們認為政府應加速推行小學全日制。

3.9 贊成減少中一派位組別
我們贊成減少中一派位組別,因為這樣無論對學校或者學生來說,都會減少被標籤的機會,也可減少學生的考試壓力。

3.10 支援學習困難的學生
對於部份成績較差或情緒或行為出現偏差的學生,往往會被介定為「問題學生」而得不到學校或老師接納,又或會經常受罰。但我們認為,使用懲罰的方法,不單未能使這些學生重納正軌,反而可能使他們自我形象低落、失去學習的信心和動力、甚至可能變得自暴自棄。我們建議應使用一個轉罰為賞的概念,當學生犯錯的程度有所改善時便予以獎勵。我們相信這方法可以使學生感受到學校對學生「永不放棄」的原則和老師的關懷,從而重拾學習興趣。此外,也可提供小學駐校社工服務,以協助校方及學生解決學習問題。

3.11 正視學生轉校的機會和權利
對於上段提到的部份有學習困難的學生,在現時制度之下,他們即使想轉校以重新開始,也往往會因尋找學校出現重大困難而不得要領。因此,政府應正視這些所謂「問題學生」的轉校需要,加強協助他們尋找學校。

3.12 協助未能完成中三而輟學的學生
根據我們的工作經驗,有一部份青少年因為各種原因而在未能完成中三學業。按現時制度,他們是甚難在稍後重回學校繼續學業的(尤其是一些14至15歲的學生)。即使他們在日後重拾學習興趣和信心而想繼續學業,也往往因未達到中三水平而未能如願(例如職業訓練中心的課程)。因此,我們建議容許每名學生都有終身享用免費普及基礎教育的權利。例如中三之前輟學的學生,可以選擇在日後(例如15歲以後)補回完成由政府確保的免費基礎教育。

3.13 其他學校類型仍有存在價值
實用中學、技能學校、群育學校等特殊學校,能滿足部份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教育署宜循序漸進地削減此類學校的數目,而不應在其它的配套未完善前,以「一刀切」的方式要求學校轉型。若實用中學結束,未能適應學校生活的學生將更沒有其他出路,可能令他們在中三前輟學的機會大增。若經濟仍未好轉而輟學者未能找到工作的話,則青少年問題將更為嚴重;另一方面,若他們因未足15歲而仍要留在學校,則老師如何應付這批欠缺學習動機和情緒及行為有問題的學生,將是一大考驗。

4. 高中教育:

4.1 多元化學習應有適當配套

我們贊成學生應有多元化學習,同時師資培訓亦應加強以便有效配套。此外,教育署亦應製定方法,鼓勵學校在課程編排時,對術科亦加以重視。

4.2 大學收生
我們贊成大學收生時,應考慮更多由其他地方所舉辦而受國際認可的公開試的成績,以便學生有更多選擇和機會接受高等教育,最終使香港在國際社會的競爭力得以維持甚至不斷加強。

5. 持續教育:

5.1 不能只靠市場機制

我們原則上贊成政府加強對持續教育的支持。但我們關注到,一些程度較低(例如補償教育)或較低直接經濟效益的課程(例如公民教育、文化教育、環保教育等),假如此等有需要的課程任由市場機制來調節,則可能因不能在商業市場生存而不能開辦,致使不能達至提昇個人、社會、文化及生活質素的教育效果。因此,政府應特別支持這些課程的開辦。

5.2 持續教育應包括基礎教育
我們認為持續教育不應單指專上程度的課程,相反亦應該成為讓市民有補償完成基礎教育的途徑。因此,我們建議任何年齡的人士,如選讀基礎教育的課程,都應得到政府的部份或全部資助。此舉應有助提高香港市民的整體教育水平,以及增加香港的競爭力。

6. 融合教育:

6.1 新開辦的學校必需參加

雖然融合教育已推廣多年,但學校的反應依然較為冷淡。故我們建議教育署採取更積極的措施,使所有新開辦的學校必需參加融合教育計劃。

6.2 加強校長及教師的培訓
現時大部份的校長和教師都是在精英教育制度下接受教育,故此,加強校長及教師的培訓尤為重要。我們相信若將「融合教育」和「特殊教育」等課題加入職前培訓中,成效應會更大。

6.3 增加學生和家長的認知
有些學校不甚熱衷於融合教育,其中一個原因是學生和家長對這個計劃不了解或甚至抗拒。因此,我們建議教育署應加強在學校內宣傳和推廣融合教育,增加學生和家長的認知,使他們對這計劃有正確及充分的認識,從而加以接納。

6.4 「就近入學」
我們認為「就近入學」的原則,亦應一樣適用於融合教育。因此,政府應至少在每一個行政區(區議會的範圍)都提供足夠的融合教育。長遠來說應在每一所學校都設立融合教育,使有特殊需要的學生,都和其他學生一樣享有相同的選擇權利。

6.5 加快步伐、擴展至中學
政府應加快融合教育的步伐,隨了在學前教育和小學教育推行融合教育外,我們認為政府更應將之推廣至中學,使有特殊需要的學生也能夠如所有學生一樣享受充分的教育機會。

7. 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

7.1 特殊學校的價值

縱使融合教育能廣泛地被接受及成功地在主流學校實踐,特殊學校,作為資源中心以支援主流學校的服務,及為弱能情況未能入讀主流學校的學生提供教育服務,仍有它們存在的需要。

7.2 資優學生
我們認為現時政府似乎對如何發掘及培育資優學生方面,未有足夠的重視。因此,我們建議政府多些投放資源,加強設計對他們提供適切的服務,及更具體計畫他們在完成基礎教育後的銜接課程。

8. 新的教學文化:

8.1 改善師生比例

教育改革能否成功,作為最前線的教師是十分重要的。但現時的教育制度令前線工作者工作繁重,往往只能為滿足家長和考試的要求而工作。因此,應有更多時間及空間予教師有批判及反省能力,而改善師生比例便是先決的條件。

8.2 增加支援予老師
我們同意使用較靈活的教學方法,可以增加學生的學習興趣。但與此同時,對教師的要求可能須要提高,以使他們有能力去帶領學生進行專題研習。而教育署亦應增加支援予老師,例如有適時及充足的教材讓老師參考,以使教師能夠更新知識。否則,做研習的責任及負擔,便可能轉嫁了給家長。

8.3 提供資訊科技支援予弱勢社群
在新的教學和學習文化之下,弱勢社群有可能因為經濟及其他原因而未能同樣地享受到改革帶來的好處。因此,政府應在經濟及其他方面提供足夠支援(例如將購置電腦的費用納入綜援金的常規項目內),以確保弱勢社群能夠有效使用資訊科技。

9. 資源策略:

9.1 增加資源

教育改革是否成功,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政府能否投入足夠資源作推行及支援(例如推行活動教學、減低師生比例、培訓老師及預備教材等),故政府在資源上應有所承擔。

9.2 善用社區資源
我們贊成學校需要善用社區資源和發展學生的多元能力,而學校社工是其中一個有效的資源,政府應在資源上支持及鼓勵社工在這方面扮演更積極的角色。

9.3 教政分家
要容許老師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靈活地及生動地授課,以及有效地帶領學生進行專題研習,我們認為「教政分家」是非常重要的。否則,如果帶領學生進行專題研習等等只能作為教師的「增值服務」,則效果只會適得其反,教師只會因工作壓力太大而致有心無力。最終,學生也不能因此得益。

9.4 彈性教學
我們認為,在政府增加承擔的情況下,可鼓勵學校推行校本課程,彈性地安排教學,例如部份高年級科目及課節可以合班授課,以便能使學生有多元的發展。

10. 監察及用家意見:

10.1

在諮詢文件中,未有提出具體的的監察及檢討機制,及如何收集各界人士的意見,特別是學生及家長;我們擔憂在推行整個教育改革的過程中,有關部門只會盲目跟從既訂的制度,卻欠缺敏銳的觸覺,和作適當調節的權力。
10.2

我們建議日後的專責小組,仍保留部份改革委員會的成員,並由政府輔以權力監察各項改革的執行。

11. 總結

11.1

我們認為,教育目標應該是讓每個人在德、智、體、群、美各方面都有全面而具個性的發展,使其一生都能不斷自學、思考、探索、創新、應變和承擔責任、有充分自信、合群互助、互相尊重的精神、願為社會的公義、繁榮、進步、自由和民主不斷努力、為國家和世界的前途作出貢獻。
 
11.2

教育改革的目的,不應只單純為了回應市場及人力資源發展,而是著重「全人的發展」。因此,理想的「學生質素」不應局限於知識及能力,而更應包括社交技巧、對人尊重、關心等等。與此同時,除了培養學生全面發展外,仍須留意不會埋沒學生的個性。

11.3
教育只是社會制度的其中一環,要創造「教與學的新文化」,決非只是教育系統的改變,也要其他息息相關的系統的配合(如家長的期望、市場的需求、社會的文化、經濟和政治制度等)。

11.4
我們贊成「有教無類」及「多元互通教育系統」的原則,但同時要為學生提供足夠協助。

11.5
政府推行教育改革時,應提供足夠的資源和實際上的有效配套措施,以及有效的支援系統予有關人士,而並非將這些考慮擱置一旁,只談理想。

11.6
特殊教育及融合教育是教育制度內不可分割的環節,故不應予以忽視。

11.7
教育改革是否成功,關鍵在於老師的投入和參與;應提供足夠空間,減少老師工作量、改善師生比例和教政分家。

11.8
推行改革時,應設立恆常的「使用者意見渠道」,充份聽取前線人員、家長及學生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