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2-11-01 12:34

最新一期通訊PDF版

寄養服務通訊

2008年3月

編者的話……

大家好。在新的一年,首先祝大家 『新 年 進 步、萬 事 如 意』。

今次我們的主題環繞著一個『福』字,希望大家多『福』多『樂』,施與受同樣蒙福。

在寄養情真中我們轉載了一位寄養孩子的奮鬥故事,希望大家也感受到孩子在得到『愛』後的轉變,讓我們繼續為孩子的福祉而努力 !

本期也會介紹最近一些於本機構或服務的活動,包括社會福利署署長 余志穩 先生曾到我們當中一個寄養家庭作親善探訪。

施 與 受 同 蒙 福

很多寄養家長經過一段在寄養服務的日子後,都會有一種不平凡的體會,那是一份由「施比受更有福」到「施與受同蒙福」的情操。當寄養家長接觸到不同的親生家庭及來自不同家庭成長背景的兒童時,能擴闊他們對社會各階層的認識 ; 更重要的是當寄養家長與寄養兒童一起走過風雨中的成長路時,亦同時促進了寄養家庭成員間的支持,而寄養家長亦需在待人處事方面提升個人的智慧及情緒智商,只有放下個人的利益,才能真正為寄養兒童謀求最大的福利。另一方面,我們相信寄養兒童及其家人不是單單接受服務,因寄養家庭的積極處事態度及對人的關愛,已在寄養兒童及其家人的心內播下「愛」的種子,假以時日,此種子必會萌芽成長,結出「助人助己」的果實。

在歷盡甘苦的寄養路上,無論助人者及受助者,都是平等的。讓我們一起分享那份「施與受同蒙福」的信念,令寄養服務成為一種不平凡的義務工作。

雨過天青 彩虹再現

摘自《我 為 我 自 豪》由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出版

噩 夢 般 幼 年

「『媽媽,不要打,不要打 ! 嗚嗚 ! 好痛呀 ! 好痛呀 ! 』

我用手護著頭,縮呀縮的退到牆角,看看無路可退了,除了大聲嘩嘩嘩的哭喊,再沒有其他的辦法躲避。媽媽沒有把我的哀求聽進耳裡,手裡拿著一枝從雞籠附近拾起來的木條,向我迎頭就打,那捧上還有一根釘子附著,好不駭人。就這樣我給打得混身是血,鼻腫眼青,叫我驚惶戰慄,痛楚難當,小小年紀就有生不如死的感覺。」

多年來,我常常發著同一個惡夢,夢中我被媽媽毒打,往往嚇得我渾身顫抖,為要把恐懼踢走,我會不由自主的雙手握著床緣,拚死掙扎,雙腳也不停的踢上踢下,砰嘭有聲,弄到整張床架搖動。這種現象,叫照顧我、疼惜我的寄養姨姨心酸,連連的撫摸安慰,哄我再度安靜,直至重復入睡。

我叫美麗,可是我真的改錯了名字。我的童年有甚麼美麗可言 ? 在我的記憶中,我只有被媽媽責打的分兒,完全沒有一些甜蜜或可令我回味的片段。唯一的一次就是那年在見社工前我生日那天,不知那來的衝動,我忽然地擁抱我媽媽,說我愛她,知道她很辛苦,媽媽有點感動,親了我一下,那是僅有的一次讓我感到媽媽知道我是誰 --- 她的女兒。

我原是個「綣縮一角」的女孩子,向來不敢要求甚麼。讀書時,縱使學校師生旅行,我多麼想參加也不敢向爸媽開口。爸爸媽媽時常爭執,吵得嚴重起來就動武。他們吵架的原因都是為了錢。媽媽在外面打工很辛苦,也很受氣 ; 爸爸可又掙不到錢,常常被媽媽埋怨 ; 而我往往成為媽媽的出氣袋,稍不順她心意或做錯了點事便會挨罵。有次媽媽因芝麻綠豆事大發脾氣,竟然把我擲落樓梯,令我的下巴穿了個洞,流血不止,結果要爸爸騎單車把我送進醫院去縫針,留下的疤痕現在仍清晰可見,媽媽差點把我毀了容 ! 爸媽關係惡劣不用說了,母女關係也好不到那裡 ! 爸爸經常飲酒逃避,因為他鬥不過媽媽,但也不肯相讓。有次爸媽大打出手,取刀,取鍋鏟互劈互砍,鞋子亂飛,我驚惶失措之餘,撥電話報警求助,後來,差人叔叔把我轉介給社工,那時我才四歲哪 !

和一般小孩子不同,稚齡的我已經在暴力、不和諧與不愉快事件的陰影下生活,發生了甚麼事也沒有人關心。媽媽忙碌,爸爸醉酒,我真不知道是怎麼長大起來的 ? 有次同屋共住的包租公阿伯非禮我,雖然我年紀還小,但是知道那是不對的。我告訴爸爸,但是由於爸爸欠租,不敢聲張,事件不了了之,而我則心灰意冷,發生那樣的事情爸媽也可以不理,我還有甚麼指望呢 ; 我寧願把心事收藏,也不會再向他們傾訴,大概這就做成我乖僻,表現得拒人千里之外的性格的原因吧 ! 我的自我形象低到無可再低,誰愛我呀 !

我家居於大埔。我原有兩個姊姊,一個比我大三年,二姊大我一至兩年。在大陸時,都由外婆照料,姊妹間都各顧各的,沒有特別情誼。媽媽最先把我帶到香港,可是她對我疏於照顧。(後來社工為了家庭完整的理由把我兩個姊姊都申領出來)。眼見我在家無人照料,家庭社工轉介我往寄養服務課,過程中,我已被媽媽第二次毒打,我的個案性質已變成「虐兒個案」,暴躁的媽媽被警戒或受壓力,也因之拒絕再和我接觸,不過爸爸仍希望我將來成為他年老時的依靠,而維持與我的關係。

冥 頑 的 稚 齡

年紀輕輕我便寄住在別人家裡,自覺被父母離棄,心裡常因過往經歷被無奈、驚惶、憤怒、焦慮不安、怨恨和自卑等複離情緒纏繞,所以我對人完全失去信心,對一切表現得不在乎 ; 我不會提出自己的需要,也不會向人申訴或表達自己的期望 ; 我對功課感到厭倦,也缺乏學習動機,故此教導我的人認為我反叛。第一個寄養家庭無法體諒或接納我這種態度,也嚴嚴訓斥及把我做錯的事告訴我媽媽,換回來的又是一頓毒打。我真的很怕見我的媽媽,每次見到她我總會不由自主的渾身震顫,她實在是太可怕了。

藉著一次寄養姨姨請假的機會,社工給我安排了替假家庭,於是我有機會住到劉叔叔、劉太的家裡,及至假期滿了,我不想離開,而那個家也認真的接納我,後來就成為我的第二個寄養家庭。

初到劉家,我是循規蹈矩的,因為與前一個家庭比較,我喜歡這個家較多。可是日子久了,我的老毛病又發作,我覺得自己毫無價值,完全不開心。由幼稚園到小四這六、七年時間,常想人生沒有樂趣。我覺得無人理會我或重視我,我只是有學便返,食飽就算,有得睡便睡,縱使姨姨逗我,我也不笑。我把自己埋藏在過往的哀傷中,儘管寄養父母是那麼悉心的照料我,體恤我……

漸漸,我不知怎樣的竟然偷竊起來。初時我只是偷兩、三元去買零食,因為讀小學時有能力請小朋友吃東西很有英雄感,個個當你好人、慷慨、與你做朋友 ; 你有事或要問甚麼,只要開聲,一定有人告訴你。我會很自豪,因為有人回應我的需要 ; 我有滿足感,有受歡迎的感覺。我用物質去換取友誼。

姨姨叔叔常把零錢放進一個瓶子裡以備外出乘搭巴士時方便取用,沒有數目,所以少了點也不察覺 ; 可能偷得太容易,慢慢我膽子便大起來,甚至十元、十元的偷。我把錢藏在枕頭底或顏色盒中,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可是上得山多終遇虎,我的偷竊行為被發現了。姨姨叔叔著實花了不少唇舌和心力去教導我,訓誡我不能再偷竊 ; 社工溫姑娘刻意安排我參加一個活動「破繭兵團」,幫助我建立自信和自律,並在活動中安排一位當警司的寄養叔叔訓示我切勿再有偷竊行為,而我亦曾有一段時間好轉,可是我後來又再一次的讓他們失望,我還是再次的從叔叔銀包中拿取三百元大鈔……。

最後,姨姨灰心了,她不想再照顧我這粒聲不作、無心向學、常常給老師投訴又給她添麻煩,卻生就「三隻手」的孩子,屢教也不知悔改,她失望極了。

鍥而不捨愛

是甚麼把我牽引回人生的正途來 ? 是鍥而不捨的愛。

還記得那次東窗事發後,社工溫姑娘替姨姨和我進行了一次檢討,其實那是一次家庭會議,目的是要總結我在寄養家庭內多年來的經驗。當時姨姨說出她對我的期望,她說我在他們家庭六、七年了,但對他們還未有接納和信任,她對我如親生女兒一樣照顧我的起居飲食不用說了,兒子有的東西我同樣擁有,教我如同教她的兒子般盡心,可是我怎樣對他們呢 ?

姨姨是個很直率的人,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她表示對我付出那麼多,可是我毫無改變也沒有表示悔意 ; 說著說著,失望之餘,眼眶中噙滿了淚水,硬是不給它們溢出來。其實當我知道姨姨不想繼續照顧我的時候,我多麼希望告訴她我想改過,但我不敢說,她已給了我太多次機會,可能不願意再容忍了,我怕面對失敗,面對被逐的境況,所以沒法子說出口我願意改過,只希望他們繼續收留我。

溫姑娘要我望著姨姨的眼晴,問我她的淚水代表甚麼 ? 我沒有回答,姨姨也就傷感地說她憤怒、失望、心急、惱懊,全都因為著緊我。她若不照顧我誰會肯照顧我呢 ? 我一定會被送往女童院。為甚麼我不認錯,不肯改過呢 ?

溫姑娘跟著說她不會放棄我,但一個偷竊又不肯認錯的孩子教她如何替我找第二個家呢 ? 連她也激動得流出眼淚來。

我很懊悔自己錯成這樣子,霎時間,一陣激情漫過了我全身,我很感動,人生第一次感動 : 有人為我流淚,有人這樣珍惜我、愛我、著緊我,我怎能放棄自己 ? 不覺間,我流下第一滴悔悟的淚,一滴破冰的心淚。

姨姨見我有點悔意,便說還是想再試一試,我沒有理由是那樣子的一個人,她一定要教到我改過為止。

是愛戳破了我厚厚的保護膜,把我頑石般心腸溶化了。愛的眼淚促使我勇敢的踏出接受自己不幸背景的第一步。我要忘記我不幸的過去,努力向前,並且改過自新,不再重犯以前的錯誤。我不要使愛我、對我有期望的人傷心或失望。

雨 後 彩 虹 現

自從姨姨叔叔再度接納我在他們家繼續生活後,我就認真的努力改變自己。他們的兒子傑傑成了我最好的玩伴,他比我幼少兩年,有些事情我也可以教他。讀五年級的時候,我開始發力,由上學期考第六名至下學期考第四名,到讀中一的去年,我已經考取得學校的獎學金了。

我曾經陷在自我放逐的泥淖中,差點不能自拔,但是我重新活過來後就對自己的生命有了新的認識和打算,我期望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完整的家 ; 礙於現時政府的條例,寄養姨姨無法收養我,因此我勇敢的去為自己爭取。我寫了一封信給自己,也給所有愛護我的人,包括轉介社工、寄養父母和寄養社工,表明自己的渴望和要求,我也要求我的親生父母,若他們仍然拒絕接受我,就請他們放棄我,讓我有被領養的機會。

多謝許多關心我、愛護我的各界人士,相信他們為我的緣故付出過不少努力 ; 我期望的領養家庭 - 有雙親、有兄弟姊妹終於出現了,從照片中我看見他們面龐上的光輝和笑容,那是我所期望待的。我快成為他們當中的一員,我是多麼欣喜哩 ! 我會把所有背後的不愉快記憶從腦海中抹去,到一個新環境新國度去生活。我立志將來一定要讀大學,自食其力,建立一個有意義的人生。

離別在即,我還有幾句心底話要說 :

  1. 感謝天父,我在學校認識到祢,憑著信,讓我在困難中學習到很多事情。天父祢不是直接給予,而是叫我們有解決問題的能力。
  2. 感謝姨姨叔叔和寄養社工對我不離不棄,若不是你們,我沒有今天。
  3. 十三歲了,回望過去,若沒有以前的事發生,我就不會明白這麼多的人生道理。為我能從歧途上回轉並且畫出彩虹的新生,我實在有點自豪哩 ! 對於我的父母親,我已不再惱恨他們,因為他們有自己的問題,他們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
  4. 寄語年輕人,人生多變,就算其他人令你失望,你還有自己,千萬不要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