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4-12-17 11:49
前往目錄
前往清音目錄

 

004期2014年11月

「公民抗命」新世代

接近兩個月的公民抗命(佔中)運動中,新世代的學生扮演?一個帶領的角色,他們日以繼夜地在示威場地和平靜坐,希望政府回應巿民對真普選的訴求。有人在他們身上看到希望,也有的人說這班孩子太天真被利用了。

不少評論都對這?被嬌生慣養的青年所能引發出來這股「民主」力量,甚為意外。他們在這股運動中的表現,在一般市民的心目中又有怎樣的評價呢?同輩的年青人又如何看這班留守馬路上的青年人呢?我們訪問了數十位被訪者,在當中精選了有代表性的看法,希望能讓我們對這班新世代所帶來的影響有不同的參考和思考。

 

市民:

阿海 (男,49歲,在職人士)

我覺得班青年人的公民抗命素質比以前尤佳,更能一呼百應站出來,可能與現世代網上及手機功能使信息流傳得更快有關。而值得深化和提升的地方是現時的香港教育較欠缺中小學或本地大學教育政治學方面的知識,以擴大青年人的政治見解、思想獨立分析能力,使青年能從多角度去看事件背後的動機、洞悉多方面手段,去合適地表達立場。

 

阿寶 (女,70後,任職行政人員)

這代年青人有自己想法,知自己做咩,比上一代人有勇氣,不過思想要全面,不能過於極端,為了滿足自己目的,破壞別人的幸福。

 

李先生 (男,40後,的士司機)

我覺得他們質素一般,對整件事的了解不全面,相信不會有成果。他們應要多了解整件事,要顧及其他市民的需要。

 

陳太 (女,40+,護士)

我一直覺得香港的Z世代(即於1990-2000年出生)是「港孩」、嬌生慣養的一群。在今次的佔領運動中,卻看到他們的創作、毅力、堅持、及「批判性」思考 (critical thinking),不會因「長輩式」(包括佔領運動發起人、師長、老練政客和政府高官)的意見而影響他們的決定。這群年青人表現的質素,叫人既驚且喜。不過他們雖然有「勇」(勇氣、勇敢或膽量),但「謀略」不足。個人認為可提升「戰略計劃」 (strategic planning)的學習,以制定長期目標並付諸實行。

 

育有一青年女兒 (女,30+,文職人員)

我看到有一些學生很堅決,很清楚自己在做甚麼,但也看到一些好像人去我也去的人,還有一些好像很衝動的人,令我覺得很混亂。我希望這些學生可以保持最初的信念,和想一想就算爭取到普選,怎樣才算叫做一個好特首。

 

年青人:

 

王同學 (女,16歲,中五)

我覺得同輩青年人只是爭取他們想要的,希望政府能與我們溝通,我們用平和的心靜坐和當有需要的時候就會團結起來,繼續維持金鐘、中環、旺角的道路保持封路的狀態。試問有那一個暴動會自發收拾和清理好街道,以保持清潔,所以他們的素質是高的,只是一些比較衝動的人被視為素質低的。經過這次運動,我覺得自己應該更加留意現今政府的動向,以提升對現今香港的政見,令下一代的人能繼續享受自由的香港。

 

朱同學 (男,16歲,中五)

公民抗命已經超過二十天,被佔的地方就像一個小社區般,有沖涼的地方、學習的地方,垃圾會自己回收。由此可見,同輩青年人的素質很高。其次,他們願意為香港的未來發聲,在街上睡覺幾天去爭取,這可以完全推翻老一輩說我們嬌生慣養,不能捱苦的說法。青年人為了未來而奮鬥,堅定不移。他們令我覺得需要更加了解社會以及要訓練膽量,勇敢發聲。

 

陳同學 (女,15歲,中五)

我覺得同輩青年人這次的表現是不錯的,勇於為自己的香港未來爭取,確實值得讚許。但我覺得要適可宜止,不要太過份,在阻礙別人的生計這點,我就認為可以改善一下。自己可以提升的地方是覺得自己可以為這個社會付出更多,而不只是單單在旁觀看。例如要參與這次運動絕對不難,所以我認為只要有心,我也可以為這個社會作出貢獻。

 

不同年齡、職業背景的巿民對這班「公民抗命」新世代的看法中,有的認為這班新世代表現出高質素的民主素養,以和平、理性、秩序來爭取,而且很清楚知道自己在爭取甚麼;但亦有些認為他們沒有顧及到其他巿民的需要,是一種不顧他人的行為,他們也需要再提升其視野和謀略,以爭取巿民的支持;另一方面,同輩中有大部分對他們表現出的素質大為讚賞,並表示這喚醒了他們的政治意識,希望更了解歷史和時事,反映出這班「公民抗命」新世代雖然在現階段未能達到任何實質的政治成果,卻成功地在現今年青人的心裡種下了關心香港的種子。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