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4-04-01 16:28
355期 2014年2-3月
33號會客室

虐老防治應該如何走下去? 法律・人情的遊走

香港人口老化是不爭事實,但除了對長者的全人照顧及退休保障之外,另一不可忽視的問題是「虐老防治」,在中國人的社會,長者就算受到虐待,也不願舉報是親人的施虐者,故此所能發現的虐老個案都只是冰山一角。本處於2010年開展「流金頌社區計劃—長和滿葵青計劃」,透過跨專業團隊處理及介入虐老個案,提供支援予有需要的長者。計劃雖於去年12月圓滿結束,但總結的經驗卻值得作為日後長者服務開展相關工作的參考。

我們訪問了計劃中跨專業團隊成員之一的黃瑞紅大律師,她執業超過15年,並定期參與我們計劃的個案會議,就特別的虐老個案提供專業意見,以及主持工作坊,加強業內社工處理虐老個案相關的執法及法律知識。作為一個法律的專家,她是如何看「虐老防治」的問題呢?

虐老問題非法律能解決得到

黃瑞紅坦言作為一個大律師, 他們能做的東西很有限, 因為這類案件一到律師的手上,往往已經要對簿公堂了,如果要做深入的介入及預防,更重要的是政策的制定。

她更表示, 當她爸爸中風後, 將他接到家中照顧, 她更能身同感受長者的不同需要。再加上,她加入了跨專業團隊後,從不同的專家,例如從老人科醫生的身上,更深明白到長者的心理、精神健康是如何影響長者的身體健康;亦從前線社工的身上了解虐老問題牽涉範疇很廣,當中也包括了政府政策、住屋、醫療、社區支援及配套,這些都並非單純的法律範疇能解決,而是需要政府跨部門、跨範疇地來處理,並在制定政策前訂下長遠計劃,才是治本之法。

「從法律層面來看, 精神、心理虐待、經濟剝削並不容易識別, 尤其是要看執法的人怎樣理解這個法例、如何執法。事實上, 香港獨特的環境, 令虐老問題變得更複雜, 當一家人生活在一個擠迫的環境中, 很難避免衝突或不愉快事情的出現; 再加上中港婚姻的矛盾、老夫少妻等問題、公屋擁有權、財產分配、轉移等等一連串的問題,使虐老事件非如表面般簡單。」所指的正是背後所牽涉更深層的社會問題,而我們要問的是,政府願意去正視這個深層的矛盾嗎?

虐老防治何去何從

面對這些問題, 到底「虐老防治」何去何從,黃律師表示:「我覺得香港可以先從研究外國的經驗開始,幫助我們為長者政策建立更大的想像空間和可以做的工作,並深思現時的社區配套和無障礙措施是否足夠讓長者能活出健康、快樂晚年?」

另外,她亦建議社會服務機構可透過培訓、講座將前線社工接觸個案的經驗分享予有關的專業人士和執法人士,例如律師公會、警務處、司法、檢察部門、律政處等,提高他們處理有關案件的敏感度和意識。在法律範疇方面,香港也可以多行一步:「『長者法』在外國是一門獨立的學科,範疇廣泛, 包括社會福利支援、民事、刑事。現今社會老年人口愈來愈多,政府值得大大地推動這方面的工作,讓長者能得到全面而適切的支援。」

事實上,無論是完善社會政策,或是法律,更重要的還是我們對待長者觀念的轉變,例如我們是不是以「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的觀念去看長者呢?而長者又會否覺得老了就是沒有價值呢?共識是社會大眾一起締造的,祈願香港未來不但是一個敬老、愛老的社會,亦是一個能讓長者大放光采的舞台。

採訪及撰稿:
何心怡女士 本處新聞主任
負責對外傳訊事宜,希望能將機構不同服務觸動人心的人與事,透過文字活現眼前。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