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4-04-01 16:18
355期 2014年2-3月
評深而論

我們想看到的人口政策

港人對於人口政策的關注,粗略來說是由2012年特首選舉期間所醞釀起來的。當時香港社會正受到「雙非嬰兒」問題所困擾,除了爭奪醫院產房的床位外,亦為孩子在教育、居住的資源分配上感到焦慮;劏房問題及公營房屋的短缺,亦令人擔心香港的承擔能力。在此背景下,港人開始關心政府如何規劃,如何處理不同組群的需要,使香港能繼續是一個安居樂業之所。

《人口政策諮詢文件》(下稱《文件》),有超過三十項諮詢內容。由於篇幅所限,未能在此平台詳細闡述我們的立場,只能指出我們關心的以下部分。

人口與社區規劃

特首梁振英先生在競選前曾於報章撰文, 提出「內地居民來港定居是人口政策制定的關鍵」,在制定政策上應要「積極、進取和主動」,更曾在選舉論壇上批評前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目標不清、進度不明」。可惜,《文件》表明不會就單程證配額作任何檢討,亦沒有探討人口量的問題。每年54,750名內地來港新移民,會給本港的勞動力帶來怎樣的補充?對人口結構及質素的影響為何?社會在醫療、教育及房屋上的承受能力如何?有否措施去協助他們適應,並緩和中港矛盾?對於這些疑問,諮詢著墨不多。

「家庭友善」的人口政策

家庭是社會的基石,政府應致力倡導家庭友善的核心價值,以家庭的需要作制定房屋規劃及勞工政策的原則。能平衡工作與家庭生活,安居樂業,便能創設有利及早成家立室及生育的條件。文件提及多項配套,期望協助婦女照顧家庭,以創設條件讓婦女重投職場,卻沒有探討如何支援選擇作全職家庭照顧者的人。另一個問題的核心,是並非每個職場都是家庭友善。要鼓勵生育的同時,又要鼓勵就業,就必須要有家庭友善的勞工政策及職場風氣,使社會重新重視家庭價值。

「長者友善」的人口政策

世界衛生組織提倡的「長者友善(Age-friendly)」,強調長者參與,涵蓋環境建設及社會氛圍等元素,這方面可作借鏡。

《文件》探討「『如何(How)』鼓勵長者參與義務工作」、「『如何(How)』便利長者內地養老」的操作性問題,代長者預設了選擇,卻跳過了更根本的「甚麼(What)」問題:長者希望有怎樣的社會參與及生活模式?這正正違反了「長者友善」精神。我們認為應將「人」重設為人口政策主角,理解長者的多元需要,才能為房屋、福利等民生政策訂下指引,實現真正的自主選擇。

不只「商機」的高齡化機遇

《文件》雖指出高齡化社會將帶來無限機遇,卻短視地將「銀髮」組群視作賺錢商機,長者被降格至生產活動中的「消費者」,只有在付錢購買商品服務時,才能有限地作出「貢獻」。

事實上,新一代長者坐擁無價的知識及經驗,只要有適切的政策及配套,他們便能作出以受僱、義務或其他形式作社會參與的自主選擇。為社會發展作出貢獻的同時,也能展現自身價值,真正實踐「老有所為」。因此,高齡化機遇所探討的不應是長者如何「被消費」,而是整體社會以及長者人口本身,如何能在「高齡化」趨勢當中,共同獲益及發展。

青年發展空間

《文件》指出青年正經歷「失業」、「工作缺乏回報」、「勞動力錯配」、「高學歷、低回報」及「晉升前景不佳」等結構性問題,於是提出人口政策要以「提升本地培育人才的質素」作重點,以「促進經濟基礎多元化」、「發展專上、職業及持續教育」、「重新確立職業教育的價值」及「推動持續進修、培訓及再培訓」的方向解決上述的結構性問題。

然而,《文件》一方面展示青年就業問題深陷樽頸,另一方面卻提出要輸入「人才及專才」及「低技術工人」⋯不禁令人想問,政府想香港的青年人就甚麼業?打甚麼工呢?更甚者,這四個發展方向,未能處理現時青年不願成家立室、不能安心生育及生活質素持續「下流」的現狀,亦未能紓解社會對勞力行業的負面印象。青年人面對這種種窘境,根本不會見到曙光。更應處理的,是提供合適土壤讓不同學歷青年作多元選擇,使他們知道「安居樂業」並非遙不可及,讓年青人有更大的空間選擇生育。

人口政策具為香港社會發展、政策規劃提供指導性原則的功能,對廣大市民的現在與將來具深遠影響。開展諮詢是一個好開始,但我們更期望政府能在社會各界對「文件」內容的回應當中開拓新思維,以整全發展的概念,建設一個讓香港市民能生活得更有尊嚴的城市。

作者簡介:
王銘恩先生本處研究幹事
吳偉明先生本處天倫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社工
李偉頌先生本處觀塘樂Teen會隊長
張燕琳女士本處樂暉長者地區中心副主任


本處三位熱血社工就其前線經驗與我們負責政策倡導及研究的研究幹事,一起探討「人口政策」諮詢文件在「家庭、長者、青年人發展」三方面是否能切合巿民的需要,希望能為政府在制定人口政策時帶來小小的啟示。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