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4-01-30 10:54
354期 2013年12月-2014年1月
評深而論

社區驗毒,所為何事

政府於去年9月提出「驗毒助康復計劃」(下稱「社區驗毒計劃」)的諮詢,建議修改法例,讓執法人員在具環境證物及可疑行為後,要求懷疑吸毒者進行驗毒,並在『合適』情況下,轉介被辨識的吸毒者接受戒毒治療。但由於「社區驗毒」是最具爭議的,我們覺得對實行這政策需要相當謹慎。

執法限制 vs 人權保障

過去打擊毒品問題,警方一直以來都是集中檢舉藏毒及販毒罪行,打擊更嚴重及影響力大的毒品案件。雖然吸毒是犯法的,但由於證據藏於人體內,而現時法例下,警方沒有抽查測試公民體內樣本的法定權力,未經當事人同意或法庭授權,警方不能強迫進行毒品測試。故此執法搜證困難,因吸毒而被檢控的數字亦十分低。

但從另一角度,這個法例「漏洞」,其實是保護人權私隱的措施,防止警權過度入侵個人範圍,這些令警方執法困難的種種限制,是現代文明社會平衡國家權力與公民權利的界線。遇上危害性極大的行為,例如毒後駕駛,這條界限才可以被移動。社區驗毒惹起極大爭議,便是要移動這條界線,而其目標與效果又不一定能如所標榜般達到及早辨識的作用,這實在未能說服大眾這個犧牲是否值得。人權組織群起反對此政策,是有其理據及關懷所在。

「隱蔽」吸毒者的服務需要

推行社區驗毒的目的是及早發掘隱蔽吸毒者(意指未曾被拘捕或未曾向治療機構求助的吸毒人士)。從事戒毒輔導的人會明白,吸毒者其實有不同的吸毒及戒毒歷程。事實上,比起強迫式的驗毒或戒毒,「改變的動力」對隱蔽吸毒者尋求幫助或下定決心戒毒更具決定性的作用。

這些未被呈報系統發現的「隱蔽」吸毒者大致可分為兩類:偶爾吸毒者及成癮吸毒者。對於偶爾吸毒者,毒品未摧毀他們的健康,他們仍能自我控制,日後甚至會隨着人愈漸成熟而脫離吸毒反叛的生活,融入主流社會;他們的戒毒動機低,如強迫為之,反會令他們更反叛及感到社會壓迫。這群人最需要的未必是戒毒,而是被認同及尊重,在社會找到奮鬥目標及發展能力的機會。

而另一批吸毒多年的成癮吸毒者,則大多是未能解決生活壓力,長期以毒品逃避生活不快,愈陷愈深,即使身體已受嚴重傷害,亦不能自拔的吸毒者。他們需要的更多是身邊的家人、朋友具技巧的關懷及推動,若再加上合適的服務,是可以鼓勵其踏出求助的第一步。

我們不禁要問強制驗毒或戒毒是否真的能幫助他們呢?

強迫驗毒可能會適得其反

此外,社區驗毒原本的目標是及早辨識隱蔽吸毒者,但「捉」與「逃」是一對緊扣的概念,吸毒者面對被捉的氛圍,便是想盡方法逃。以執法方式尋找那些未被呈報系統接觸的「隱蔽」吸毒者,結果卻是迫使他們真正地隱蔽起來。因怕被發現,就避開社工,甚至是父母及不吸毒的朋友,把自己孤立起來或只混在吸毒社群之中,以策安全。這樣,是否反而讓他們陷於更不利的處境。

另一樣令人擔心的是,不少正戒毒的人士仍在戒與復吸的歷程中掙扎學習。社區驗毒其實間接使他們的日常生活承受多一層壓力,若被警方截查驗毒,是否要他們隨身攜帶「我正在戒毒」的證明文件? 這種被迫要揭出來的身份標籤究竟對康復歷程是好是壞?

以人為本的戒毒康復政策

世界趨勢漸走向視吸毒為健康問題而非犯罪行為的角度,大家均明白提供治療比施加懲罰更為有效。國際毒品政策聯合會的毒品政策指南指出治療方法必須尊重人權,尊重個人選擇是否參與治療,這不僅是實現人權責任,也是確保治療有效性的重要元素,長期的行為改變只能出於由個人自主決定的改變。故此,本港的戒毒康復政策亦應以人為本,尊重服務對象,致力促進他們融入社會,而非施以懲罰性手段,令他們走向更加邊緣的處境。

作者

作者簡介:韓小雲女士本處賽馬會日出山莊院長,從事戒毒輔導工作多年,關心社會政策及相關措施對邊緣群體的影響

吸/戒毒者對「驗毒助康復計劃」意見調查發布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