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3-10-09 11:03
352期 2013年8-9月
33號會客室

職訓人‧職訓情

觀塘職業訓練中心(下稱「職訓」)於今年正式完成其歷史使命,教室早已變得空盪盪,許多的器材、教具、桌椅亦已清空了。7月27日那日原本人去樓空的操場突然地熱鬧起來,400多位畢業生齊集觀塘職訓的操場,不同屆的攝影系畢業生聚首一堂,熱哄哄地圍着老師拍照,甚至抬起老師拍照,見證歷史的一刻。

於727回來的畢業生中有早已移民去日本並於當地落地生根的畢業生,就算只是逗留兩天也要特地從日本回來職訓與大家相聚;有的挺着大肚子,當天還是她的預產期,但她卻對老師說:「只要孩子還沒作動,我都要來。」。對職訓情誼之深厚,令人動容。

一個改變學生生命的舞台

攝影系的導師朱國明先生(下稱「朱sir」),是留守到最後一刻的其中一位老師。他與職訓的緣份是從成為職訓攝影系學生開始。畢業之後幾年,更成為全職導師,串起了他與職訓一段長達二十多年的緣份。

觀塘職業訓練中心於1965年建校,當時是因為服務處的前身 ─ 世界信義宗香港社會服務處為了令貧苦青年和失學青年能在此學得一技之長脫貧而設的。近半個世紀以來,職訓一直堅持着這個使命為失學青年提供職業訓練的機會,並為香港社會訓練不少人才。

在職訓教書的日子,朱sir與學生亦師亦友,甚至見證他們的人生:「看着他們從拍拖、結婚,也有的分完又拍、拍完又分,甚至結婚又離婚,當中的離離合合。」朱sir就好像朋友一樣參與着他們的人生舞台。

當我問,你教了20多年的書,把人生最黃金的歲月都給了職訓,你會不會後悔,朱sir說:「當我選擇教書時,我已經知道我選的是甚麼道路。所以我不後悔。我喜愛教書這份對人的工作,看着學生們有的本來一事無成,從沒有方向、好百厭到慢慢有一點改變,再到有興趣從事攝影工作,甚至改變了自己的人生。」

朱sir常常對學生說:「就算最後你不是從事攝影這一行,學到的也不會白費,你不一定要在這一行很有成就或出色,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價值。」因為他要學生知道「我地唔係臘鴨」,潛台詞是做人不論成敗,只要不放棄,仍舊是一個好漢。

木人巷的艱苦訓練和春風化雨,培育了不少傳媒界的攝影記者,甚至獨當一面的攝影師,其中亦有不少成為各行各業中的中流砥柱。

難捨職訓情

職訓是現時香港唯一提供全日制攝影課程的學校,但一個設計及攝影系始終難支撐整間學校,學校終究抵不住教育架構改變而帶來收生不足等沉重的打擊,而需要將課程結束。朱sir由不甘到了解、接受,甚至迎接未來的挑戰。

「承傳再創新」,朱sir 雖然最捨不得的仍是攝影班,總結48年以來,從未間斷過開不成班,所以每一屆的學生都有着師兄師弟的關係。師兄、師姐都會關顧自己的學弟、學妹,甚至在任職的公司一有攝影工作空缺時,就會問學校有沒有師弟妹介紹來他們那兒工作,這是承傳,而這種情感的連繫是任何東西都難以取替的。由現在到將來,朱sir相信在學生的實踐中有創新攝影的手法,亦讓他感到莫大欣喜。

職訓人、職訓情,使朱sir一直沒有放棄對攝影教育的堅持,並說:「只要能開得成班,我都想繼續留守到最後一刻。」

採訪及撰稿:何心怡女士 本處新聞主任
負責對外傳訊事宜,希望能將機構不同服務觸動人心的人與事,透過文字活現眼前。

朱sir 727萬人齊觀塘職培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