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3-04-10 17:18
349期 2013年2-3月
評深而論

回應施政報告–政府需正面回應社會對「公義、參與、持久」的需求

2013年1月出台的施政報告,勾劃出現屆政府未來5年的施政藍圖。社會各界對之有各種支持、反對、建議、批評的聲音。作為一間基督教社會服務機構,我們可如何看待此報告?本處行政總裁孫勵生先生在不同場合提出「公義、參與、持久」的理念,認為社會政策可放在此框架下去作討論。

公義—政府應積極回應民生的困苦及需要

位處前線的社會服務機構,同工們切身感受到香港低下階層的水深火熱。在住屋問題上,前任政府房屋政策的不足、停滯,使今天的香港社會在居住問題上積壓了巨大的需求。社會資源需要時間調配,起步慢亦能理解,但我們期望政府能推出更多短期性、臨時性的措施:例如在合乎安全、建築條例的前題上,由政府主導去改建工廈、以及市建局已收購但未及拆卸重建的樓宇等, 使之在短期內成為適合居住的公營臨時房屋。長遠計劃中,估計公屋落成量將大增,而在計劃見成效前,推出此類臨時措施,能為當下有迫切需要的家庭提供即時的短期居住協助,使他們在輪候的時間中,可以有更合乎尊嚴的居所。

除了居住問題, 各類院舍仍然極度不足,報告中提及新增宿位,是一個正視問題的表現,但新增宿位的政策實應長期持續地進行,為未來必然大增的需要(尤其是長者),打下穩固基礎。

「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是「錢跟人走」的服務資助模式,乃政府期望利用市場力量去支援長者服務的策略。但市場行為只會令服務傾側於低成本,和提供較多人需要的高利潤服務類別,有可能導致某些長者的需要受到忽略,例如為數極少的年長智障人士。政府需要借助社會服務機構去識別及提供這些能滿足少數長者需要的服務,以補政策及市場制度的不足,為不同需要人士提供最基本的安全網。此外,長者不單需要社區照顧,也需要有家庭照顧的配套。若無家庭成員的支援,以社區服務券去為長者提供照顧充其量只是一條腿走路,怎算健全?家庭友善的政策,應作更深入長遠的探討。

關愛基金現時已交由扶貧委員會管理,但我們認為不應削弱現時基金所發揮的功能,就是為社會保障網以外的漏網人士,提供及時而短期的資金,以助其解燃眉之急,直至常規服務足以取代基金發揮的功能為止。這理念亦應在基金的每個項目中體現,政府並須清晰地向社會闡述其動用基金的理據,不能動輒將之成為「派糖」的措施。

參與—提高資訊透明度達致社會平等參與

社會政策之實行與制訂在很大程度上是資源調配的問題,資源如何調配,是價值取向甚至取捨的問題。惟有在充足的資訊和透明度下,保障市民的知情權,增強社會各界對發展步伐、價值取向、資源調配等在共同理解的基礎上作參與,才能就這些社會政策理性討論,互相尊重,尋求共識。這種平等的社會參與,比空喊「和諧」,更有利社會穩定。

持久—各政策支援應持久推行

施政報告提及多類需要社會關心的人士,涵蓋不同階層、年齡、背景、種族,顯示當政者意識到社會有不同需要。作為施政的開始,這意識十分重要,但政府不可停留在意識的層面,還要在政策上有所推展。這些需要,是香港社會過去一直存在,未來亦必然會繼續存在的。作為香港巿民,我們不希望每年與政府討價還價,而是期望一些已證實為具成效的政策能持續執行,成為一個恆常的措施,這樣就可以從根本上處理各類需要,協助不同需要的人士獲得合適的保障。

最後,極其重要的是社會對民主進展的渴求,社會對政制發展已討論多年,在時間表、路線圖上,社會已有一定的期望,政府應在此基礎上,展開具體籌備、落實的工作,為實現普選早作準備。回歸後歷任政府施政舉步維艱,相當程度是因為政府管治團隊欠缺廣大市民的認同與支持,因此,政治民主化應是對症良藥,並應繼續跨步向前。我們相信政府若能以這三種理念施政,香港社會必能更為繁榮安定。

作者

作者簡介:王銘恩先生 本處研究幹事。負責本處政策倡導及政策研究工作,協助同工在服務發展及服務評估上進行研究,亦為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及行政課程客席導師。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