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3-02-07 10:07
348期 2012年12月-2013年1月
評深而論

再思‧低收入在職青年現象

「學歷低,只要肯增值,就能夠脫貧!」

「有份工,有收入,生活就攪得掂!」

相信大家對這些觀念並不陌生,問題是有多少反映現實?

政府從過去到現在不斷強調香港是一個知識型社會,每個人要不斷「增值」才可面對時代的挑戰。政府多年來亦刻意為低學歷、低收入、雙待青年提供大量「青年就業培訓」,透過提供多元化的培訓、自我增值課程協助青年就業,改善他們現有的經濟收入,甚至脫貧。

局限為單面的經濟人

「青年就業培訓」、「自我增值」觀念, 是以經濟效益為主導。強調「就業」、「增值」的目的是為了使個人如何擁有更好的工作知識、能力、表現,去滿足工作的要求,而不是為了追求生命的突破、尋找生命的價值和意義。雖然「就業」、「增值」本身不是一個壞的概念,但若果「就業」、「增值」只為了經濟發展及以經濟效益為單一的量度準則時,則容易將青年局限在經濟的領域中,成為單面人,漠視青年或在職青年生活的多元化,以及其他方面發展的需要和可能性。

現時社會服務、「用者自付」原則的局限

環顧現時政府提供或直接資助的社會福利服務,正好反映政府忽略了在職青年工作以外的成長需要,特別是25歲或以上低收入在職青年的需要。現時,香港有138間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受資助的服務對象為6-24歲青少年,那麼25歲或以上的青年成長心理需要由誰關注?也許有人說,本港仍有62間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可以為他們提供服務。問題是,對於一個仍是獨立個體,還沒有組織家庭的在職青年而言,綜合家庭服務中心是否配合他們的角色身份及成長需要,是否有足夠的吸引力可以使他們享用服務?

歸根究底,政府及社會大眾有一種迷思、一種價值觀念,認為一個在職青年一旦有了工作,便假定他已擁有一定的經濟能力,可以力爭上游、可以在自由市場消費,透過「用者自付」的原則在市場購買不同服務去解決自己生活所需,避免加重政府的福利開支及倚賴。但事實是否真的如此?

據統計署2011年人口普查,香港最少有21%,即近26萬名15至34歲在職青年每月主要職業收入$6,000元或以下, 當中有超過2 0 萬職青每月收入只有$4,000元或以下,遠遠低於每月本地入息中位數$7,000元。這些低收入在職青年的口袋還有多少餘錢可以在自由市場消費去滿足自己身、心、靈的發展需要?因此政府除了提供「青年就業培訓」,強調「經濟增值」外,實應從福利政策層面構思,為低收入在職青年開設專門化的資助服務或中心,讓他們不會因經濟收入問題而無力去滿足自己身、心、靈的發展需要,以及關注個人精神健康及生活素質的追求。

「時間」—審視貧窮的重要角度

另據統計署2012年的公佈,香港最新的堅尼系數是0.537,創40年新高,標誌貧富懸殊的情况比以前更加惡化了。而社會貧富兩極化亦將進一步帶來「時間」分配的兩極化問題1。當社會資源愈來愈集中在少數富人當中,便容易出現富者愈富,貧者愈貧,多勞不會多得的現象。中產階層亦會漸失去競爭能力而向下流,而本身已經工時長的低收入在職青年或其他低收入人士更無可選擇地需要花費更多時間輪候各樣的社會或醫療服務。近年來,我們不難發現銀行更採取貧富分隔的服務模式,增派專人專位為大額存款客戶服務,富人不用多花時間便可獲得服務;反之低存款戶所花的排隊時間卻不斷增加。財富的差距在日常生活中亦製造了時間分配的不公平問題。

艾迪森等(2009)指出「時間」是審視貧窮一個非常重要的角度(2),包括缺乏運動、睡覺、與朋友、家人相聚的時間。貧富兩極化的核心問題不在於低收入在職青年的實際收入是否減少了,而在於他們的生活素質能否保持,避免進一步變得更差、更壞,生活素質下降之餘,亦被迫限制了個人發展。故此政府除了從經濟角度為低收入在職青年提供青年就業培訓、自我增值的政策外,亦需從「時間」資源分配、「身心靈」發展需要的導向作為扶貧的發展方向。

註:

  1. 許寶強(2010)。限富扶貧富裕中的貧乏。香港中文大學
  2. Addison, T. & others. (2009). Poverty Dynamics: Measurement and Understanding from an Interdisciplinary Perspective. In Addison, T., Hulme, D. and Kanbur R. (Eds). Poverty Dynamics: Interdisciplinary Perspective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p3-26.
作者

作者簡介:朱麗英小姐 本處深東樂Teen會(深水埗東青少年綜合服務) 督導主任,資深註冊社工,關注青年政策、貧窮及兩性相處議題。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