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2-08-06 17:01
345期 2012年6-7月
評深而論

香港幼兒教育的困局

人才是社會最寶貴的資源。未來社會發展,必須植根於今天對孩子的優質培育。幼兒教育是奠定個人品格、公民質素、學習態度與身心社靈各方面健康發展的基石,為基礎教育的起點;政府有責任賦予優質幼兒教育持續發展的條件,終極目標乃為幼兒奠定終身學習及品德學養的根基,使日後成為能獨立思考、善群處、勇創新、敢擔當、願貢獻社會的棟才。

學券制欠規劃 問題叢生

香港幼兒入學率高達95%,但一直是市場主導,政府每年投放於幼兒教育的資源僅佔總教育開支的3.9%(小學18.8%,中學33.7%),在教育資源分配上,幼兒教育屬於赤貧一族,包括軟件如教師資歷,硬件如校舍設施等,政府均欠缺規劃與承擔。在幼教界的經年爭取下,政府終在2007年推行學前教育學券,遺憾的是,這項急就章的政策,缺乏周詳規劃,致使問題叢生。

政府以學券形式資助幼兒教育,實施錢跟學生走的理念,意圖以家長選校作為驅使學校提升教育質素的動力。結果容易導致學校標榜艱深的課程,忽略了幼兒成長規律與個體特質的需要;也造成學校的招生對象傾向付得起學券差額的家長,忽略少數族裔、弱勢家庭或個體獨特性的需要。放任幼兒教育於私人市場,把教育商品化,無可避免地導致消費者的意向影響學校的營運模式和教學取向,尤以家長不適切的期望凌駕兒童真正的需要為甚,嚴重地扭曲了教育的原意。

教師流失 影響專業傳承

教育是生命影響生命的工作,幼兒早期成長階段是依附關係與安全感的確立期,穩定的教顧人物極為重要。學券制取消幼師薪酬架構,幼師提升學歷後未被尊重及認同,對專業成長及認可機制感到無奈,加上大量文書及行政工作、缺乏空堂作教學準備、又需應付校內自評及教育局外評工作,以致身心俱疲,破壞專業團隊的穩定性,嚴重影響專業承傳。據非牟利幼兒教育機構議會於2011年6月進行的一項問卷調查顯示,全日制學校教師流失率與空缺率持續三年維持雙位數字、空缺率維持一年以上者由2008年的12.6%上升至2010年的22.6%。教師流失之嚴峻趨向由此可見。

資源分配不公 窒礙學校發展

學券制只提供家長及具時限性的教師進修資助,未有為學校提供直接、長遠而穩定的資源。此外,劃一以學生人數計算各項資助撥款,亦嚴重忽略了學校規模大小、認可學額、教職員人數與資源配置的相互關係,例如:小規模學校所得的資源少,人力調配便會困難;提供全日教育服務的幼兒學校,家長只獲半日的學券資助等,均對這類學校的發展造成負面影響。

幼兒教育與小學教育無論在課程規劃、教學模式、校舍設施、學校規則、日常上課及活動程序等差異頗大,極須策劃一套完善的過渡措施,協助幼兒銜接小學生活,但目前卻缺乏一套整全的幼小銜接機制。

適度有為完善香港幼兒教育

幼兒教育的社會效益在國際間已廣被證實和認同,培育兒童是政府對未來的投資。政府有責任基於社會公義及教育均等的原則作適度有為的積極完善,為市民提供優質的幼兒教育服務。若要扭轉香港幼兒教育過度市場化的現況,政府應向辦學者投放足夠資源,讓學校運作、課程編排及教師發展均能獨立自主,發展「以兒童為本」的教育服務,並推動教研工作輔助課程發展,以確保教育質素。

學券制之弊源於政策制定者的閉門造車,我們相信諮議平台的成立定能促進溝通,集思廣益,政策亦必大幅貼近實際需要,有利教育專業發展,造福幼兒。

作者簡介:甘秀雲博士 本處兒童發展及教育核心業務業務總監,非牟利幼兒教育機構議會主席,致力推動香港優質幼兒教育、政策倡導、師資培訓、家長教育等,並為多間公營機構及團體的專家顧問。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