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傳訊 / 新聞室
本頁更新於 2015-01-02 15:42

新聞室

有菲傭 孩子變成「大懶蟲」?!
「父母與菲傭照顧孩子的方法與孩子自我照顧能力」調查結果

2002年4月4日訊

相片

為探討僱主對菲傭於照顧孩子方面的期望,及了解菲傭於看管孩子方面的實際情況,與孩子自我照顧能力的的關係,香港基督教服務處己於今日兒童節(4月4日)早上在總部舉行了一項名為「父母與菲傭照顧孩子的方法與孩子自我照顧能力」的調查發布暨記者招待會。會上,更有菲傭及家長現身說法。

背景

負責是項調查的服務處專業助理郭毅權博士指出,是項調查乃於本年一至三月期間進行。服務處轄下的兩間青少年中心於期間採用隨機抽樣方式,向家庭會員派發出120份問卷,結果成功收回72份,每份問卷包括僱主篇及菲傭篇兩部份。受訪的僱主必須為雙職父母,孩子於白天時間全由菲傭照顧;而受訪的小孩子必須正就讀小學,和已由同一菲傭照顧最少一年者。

結果

調查結果顯示,僱主與菲傭對於少主在學業上的要求頗一致。例如,當孩子不懂做英文功課時,有八成(81%)的僱主期望菲傭會"在適當時候給予提示,好讓孩子自行完成功課",而選擇此做法的菲傭則約有七成(72%)。假若孩子不想做功課時,有八成(81%)的僱主期望菲傭會"鼓勵孩子自己完成功課,然後給予口頭讚賞",而會依此做法的菲傭亦約七成(69.4%)。服務處相信這是由於,孩子的學業成績始終是家長們特別關心的一環。因此,家長在這方面對菲傭處理孩子的功課要求會較清晰,而菲傭亦相應地能配合僱主的要求,從而對少主有一致的做法。

至於在一般日常自理的事務上,如讓孩子自行玩具後沒有執拾、穿衣服鞋襪和拿書包方面,調查發現約八成的家長都期望菲傭會運用一些獎勵或鼓勵的方法,讓少主可自行處理自己的事務;然而仍有很多的菲傭會選擇主動幫少主處理,並非僱主所期望的方法,因而影響孩子的自我照顧能力。這些做法上的差異可能是出於僱主與菲傭之間溝通上的不足所致。因為自理事務於家長眼中並沒有像學業成績那樣受重視,故此僱主可能對菲傭處理這些事宜亦缺乏清晰的要求。這亦可能反映出大多數家長最關注孩子的仍是學業,對於孩子其他方面的發展亦因此較易被忽略。

關於在處理衝突方面,如孩子玩耍時被人欺負而發生口角時,有四成(43%)僱主認為菲傭應"先讓孩子自行處理並從旁觀察,當情況愈來愈嚴重時才進行干預",但依此方法做的菲傭只有一成多(11.1%)。相反地,大部份菲傭(51.4%)均會"為少主做公正人",而僱主期望菲傭利用這方法的不足一成(9.7%)。

分析

就調查結果,服務處青少年中心服務主任翟冬青小姐有以下的分析:

  1. 若從菲傭的角度出發去理解是次調查結果,我們會明白菲傭始終是受聘於僱主一家的傭工,替少主做事乃是理所當然的職務。我們可以理解菲傭在僱主家中的權力是最低的,因此即使少主吩咐他們執拾自己玩後的玩具,菲傭亦必須照做。僱主的期望與菲傭的實際執行情況之差異,除了可能是兩者溝通不足之外,菲傭在家庭中的權力亦使他們處於兩難。形成這個兩難局面的原因可能是僱主縱使對菲傭有足夠並清晰的指示,但沒有下放足夠的權力讓菲傭對少主執行賞罰。若僱主不理解菲傭所面對的困難,而不斷對菲傭作出要求,菲傭所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
  2. 調查又顯示,當少主被欺負而與其他孩子發生口角時,有四成以上的家長期望菲傭從旁觀察,有需要才干預,但只有一成的菲傭會選擇這做法。反之,在同一情況之下,有超過五成的菲傭卻會選擇替少主出頭而做公正人,這與僱主的期望有很大差別。這例子正好反映出僱主的期望與菲傭實際做法上的不同。此外,在比較同一時間所進行的『少主自我照顧能力』調查中,我們發現當僱主的期望與菲傭的做法不一致,少主在『處理與他人發生衝突時的能力』方面的評分則越低。此方面的差異有可能是僱主與菲傭間的溝通不足,或菲傭因各種理由而未能實行僱主的期望,取而代之是利用自己認為可行的方法處理孩子日常生活中所面對的問題,對孩子的處理衝突及自我照顧能力可能會帶來影響。
  3. 就孩子自我照顧能力的評分中,僱主及菲傭對孩子在"執拾自己用後物品"的評分都較其他的低,這或許反映縱使孩子有能力完成自己的事務,但菲傭仍會主動向孩子提供協助。此現象的背後原因可能是菲傭認為照顧孩子是其份內事,在盡可能的情況下均不會要求少主自己做。因此,孩子慢慢養成依賴菲傭和"無手尾"的習慣。
建議

服務處發現,僱主對菲傭在照顧孩子方面的期望與菲傭實行時執行確實有一定的差異,而這些差異容易使孩子無所適從。此外,菲傭對孩子的過份照顧,亦造成孩子欠缺自我照顧能力。從以上的調查結果分析,該處天倫綜合家庭服務中心主任、家庭治療師文盧麗萍女士建議如下:

  1. 僱主與菲傭必須保持一個良好的溝通,僱主需給予菲傭有簡單和清晰的指示,更可親身示範,定時作出適量調校,以致兩者取得共識和默契。僱主可在揀選菲傭時,盡可能挑選愛孩子和不怕煩的菲傭,以及讓菲傭知道除服待外,亦需擔任部分的角色。同時,僱主不應對菲傭就管教方面有過高的期望,因為管教孩童是一件相當複雜的事。
  2. 家長與菲傭除了是賓主關係外,在照顧孩子方面應採用一種合作伙伴的形式,協助菲傭認識自己的管教方式。
  3. 僱主需多了解自己的菲傭在工作上遇到甚麼困難和壓力,免得她們因害怕犯錯而使用了一些過於遷就的方法來看管孩子。而且,讚賞菲傭好的管教方法比挑剔更為有效,可增加她們更努力的動機。僱主用心研究如何讓菲傭工作愉快,菲傭才有心情研究如何引導孩子。
  4. 雖然菲傭的主要職務是照顧孩子,但我們仍必須訓練孩子獨立,在他們的能力範圍內學懂如何照顧自己,免得他們過於依賴菲傭。沒有人可以代替父母的角色,也沒有人可以代替父母愛孩子、安慰孩子。

服務處表示,是次調查的訪問對象是僱主及菲律賓傭工。不過除了菲傭外,其實現今香港很多家庭均僱用家庭傭工,包括菲傭、印傭、泰傭,以至本地傭工等。他們每天與少主的交往均影響著孩子的成長及自我照顧能力,這方面實在值得我們進一步探討及關注。

據本港的資料顯示,去年本地的外籍家庭傭工人數達235,120人,較2000年多出18,000人。其中菲律賓家庭傭工更逾155,790人,佔了全港外籍家庭傭工總數的66%。另外,現今香港的「雙職父母」,為生計把孩子交予菲傭照顧,菲傭作為孩子的長時間照顧者,她們照顧孩子的的態度與為人父母者的態度,亦同樣會影響孩子的成長。

傳媒查詢
  •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新聞主任
    電話:2731-6263
    電郵:info@hkc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