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2-04-20 12:22
343期 2012年3月
專題——世界社工日

「點滴作用」﹣與少數族裔青少年共舞

撰文:本處觀塘青少年綜合服務社會工作員 梁詠欣小姐
(本文作者於2009年加入本處,至今成為註冊社工約5年,
並獲本處2010-2011年度員工獎勵計劃的卓越員工獎。)

2009年2月,我剛從澳洲回港,經歷了九個月「工作旅遊計劃」的流浪生涯後加入機構,開展我在地利亞修女紀念學校(利瑪竇)少數族裔駐校工作的旅程。畢業五年,首次任職駐校社工,更要專責為少數族裔學生服務,對於一個只曾在大學時期因參與研究計劃而接觸過少數族裔的小社工而言,這是多大的挑戰!

在三年的旅程中,我不斷問自己,「究竟,在複雜的學校制度中,我該如何當一個有用的齒輪,既能配合學校方針、與老師合作之餘,又能為少數族裔學生設想,實踐心目中理想的社工路?」

「社工路是一步一足印地走出來的,當中沒有捷徑,也沒有秘訣。我知道付出以後,往往未必能看見即時的收穫;亦預料在途上的絆腳石,會不時動搖我的信念。不過,我一直深信只要能腳踏實地、苦幹堅持,一點一滴地為着我們的服務對象,以及社會公義而努力,總能走出自己理想中的社工路!」

以上的一段文字,摘錄自我在兩年前一篇有關社工信念的文章。多年來,我一直堅守這個信念,在駐校工作中我亦深深體會到「點滴作用」在少數族裔服務中的神奇果效。這裡不單讓我深入地認識各個少數族裔的文化及在港的生活狀況,並有機會與他們一起同行、一起面對成長階段的起跌與困惑。此外,我很感恩能夠見證到學校師生在這些年來一起默默推動種族融和,慢慢地體現「世界大同」的精神……

小社區.大世界

在這所學生人數不足六百人的學校,大概一半是華裔學生,另一半不單是我們較常接觸到的南亞裔,當中亦有些是來自南美洲和非洲的學生,以及加拿大的老師。我這個小社工,起初很想用最短的時間去走進他們的世界、認識他們多一點。不過,我沒有刻意地做專題研究或個人專訪。相反,我較喜歡透過在校內或校外舉辦一些文化交流小組活動,讓他們以第一身去介紹自己國家的地理位置、名勝、文化和訴說自己的成長故事。去年,兩名來自多哥及斐濟的男生,在數十名本地、內地大學生和同學面前介紹自己國家。他們面上所流露出快樂、自豪的神情,以及聽眾們的投入和好奇,讓我明白到文化交流其實是一件很有趣而又能提升學生自信的事。在這個小社區工作,每天好像在大世界裡遊走,除了擴闊眼界,又能與學生和家長們有深入的認識和交流。在這裡所獲得的成長和感動,是從一般「工作旅遊計劃」未能體驗到的。

尊重互信.世界大同

不管是少數族裔或本地學生身上,我總會看到他們堅強、積極和樂觀的一面。在與他們的工作關係中,我深切地感受到甚麼是對服務對象——「人」的基本尊重和信任的重要性。不論是甚麼族裔的青少年,他們在老師和社工面前,都希望得到信任、尊重、欣賞和認同。

這些年來,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名來自破碎家庭的印度男生,他告訴我由小二開始,因他的頑劣個性,令他每天被老師責備,學業成績差得好像從沒有上過小學一樣。在入學的首半年,他仍是努力演活頑童的角色。不過,經過年半以來一點一滴地灌溉,他終於感受到社工和老師的關愛和認同,亦坦然告訴我,他喜歡這所學校是因為我們尊重他。我們重視每一位學生,不管他是來自哪國、從哪所學校轉過來,只要他願意打開心窗,我們總會相信他們。小孩子就如一粒種子,他們與生俱來就有成長和成熟的本能,只要園丁提供適當的養料和條件,種子是會萌芽、成長和茁壯的。在學校中,「提供適當的養料和條件」,就是老師和社工的責任。

總之,社工的專業技巧固然是實踐理想不可或缺的重要條件,不過除了專業知識和輔導技巧外,我們千萬不要忽略了對服務對象的尊重和信任,如果我們失去了這份對人的基本尊重,就很難對他們產生正面的影響,甚至會對他們造成傷害。我們先要在工作關係中建立充足的互信,才能真誠地與服務對象進行深入的感受交流。理想專業關係的建立絕不是單靠專業知識、權威架勢,而是抱持一顆真誠的心去面對,尊重和關心我們的服務對象。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從助人自助到自助助人,這樣我們才能真正體會「助人」工作的意義。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