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2-04-20 12:20
343期 2012年3月
專題——世界社工日

我的社工路

撰文:本處賽馬會日出山莊院長 司徒明旺先生

1971年,我作了一個影響我一生的決定;那年,我透過教會的介紹,在一間戒毒機構任職「老孖」,做了大半年,牧師詢問我有沒有興趣回教會的宿舍工作,條件包括資助我攻讀神學,我與先母稍作討論,便拒絕了牧師的好意,理由是:「我想做社工」。稍後我選擇了上午上課,晚上工作,由中三捱至中六。1976年,我成功獲得社會工作學院收錄攻讀社工文憑,而那時工作機構的總監叫我將資助名額讓給另一位同工,並承諾次年會給我全薪的資助;翌日,我呈上辭職信,開始了兩年靠借貸維生的日子。

1978年加入機構

1978年,我加入香港基督教服務處,擔任戒毒中途宿舍副舍監一職,我當時覺得是願望成真,我本來便是希望從事戒毒工作而攻讀社工,我十分投入工作,每週工作至少一百小時,但果效欠佳,主因是我與舍監的人性觀天南地北,付出的努力都被消耗掉。1980年,當時的副總幹事鼓勵我嘗試戒毒以外的服務,並安排我轉職加入尖沙咀外展工作隊,那幾年的經驗十分好,大部分與我接觸的「曳仔」只要感覺到被真誠對待,便會開放自己,恢復正常的發展亦相對戒毒人士容易;1984年,我被調往深水埗外展隊,人未到步,便收到聯名信,要求我不准在辦公室吸煙,如此情況下,關係自然難以融洽;我堅持將做好工作及與服務使用者的關係放先於其他事情,個人的工作量及個案活動一直是全隊之冠。

1988年,PS33-藥物濫用者中心(下稱「PS33」)成立,我重投戒毒工作,當時香港的社工沒有處理濫用危害精神毒品的經驗,但我很快發覺個別毒品的知識不難求,對個別濫藥人士的了解與接納才是關鍵,我跟進了很多非常罕見的個案,亦得到很多的讚賞,但至試驗期滿,報告結論之一是PS33的社工必須持有學位或以上,我的反應很大,為了「補飛」,我重返院校,取得兼讀的社工學位,在修讀期間,我每一科都選取與毒品問題有關的題目作功課,突然似開竅,我辦了很多與戒毒工作有關的培訓,並得到了機構的專業服務獎。

1998年,機構開辦青少年戒毒中心的計劃需要押後,我請求機構贊助我攻讀碩士課程,修讀期間被「師傅」引導重新思考社工的基本價值觀,驟然間驚覺哲學觀與對待服務使用者的態度較之於我一向引以為傲的手法與技巧才更是影響人的重要因素,更反思到戒毒服務因何會被普遍認為愈嚴愈好。

出任賽馬會日出山莊院長

2002年,我出任日出山莊院長,主張提供人性化的戒毒服務,由於在香港從未有人提出戒毒服務人性化,外界不了解及不認同,院內同工大部分未懂得如何拿捏,機構內又認為日出山莊與機構其他戒毒單位應分別協助不同的服務使用者,我承受極大的壓力,我向神禱告,腦中彈出「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的畫面,很孤單、很悽涼,但明白我要孤獨地撐下去。我一直堅持在條件許可下,給予服務使用者舒適的生活及賦予最大的自主權,時至今日,日出山莊的成效是被確認的,但仍有很多「位」容易被曲解和攻擊。

一路感恩

感謝神。神的安排實在太奇妙,當年若不是有機會近距離接觸社工,我多數會回去教會工作,以一個終生愛自由、抗拒單一行為標準的我,不可能會在臨退休之際,有那麼多的美好回憶與發自內心的喜悅;若不是日出山莊的成立押後,便不會有人性化戒毒的主張。

感謝機構。機構在我低落的時候,多次給我機會,讓我藉着參與新服務和持續進修重新得力,今天我稱不上有甚麼成就,但可以細數我參與過很多新計劃,提出很多新主張,與很多普遍認為很難協助的服務使用者一同走過崎嶇的道路。

感謝認同我理念的同工。同工一直與我站在一起,鼓勵我堅守信念,勇往直前,亦忍受我嚴苛的要求。

感謝幾十年來的服務使用者。服務使用者教曉我很多生活的技巧,讓我有機會從他/她們身上學習到很多無法從書本得到的知識,更重要的是他/她們的經歷、掙扎,鞏固我對「人」的基本信念—只要有合適的條件,人是會自我完善和能夠獨立自主的。

三十多年社工生涯,我是無悔的,亦應無憾,可能唯一的憾事是起步太遲,或會因此未竟全功。但願我的繼任人有更高的智慧與更大的魄力將人性化戒毒理念發揚光大,以協助服務使用者戒除毒癮、恢復成長。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