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2-04-25 14:36
343期 2012年3月
評論

對「共同父母責任模式」的意見

政府因應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法改會)建議以立法形式推行「共同父母責任模式」,以取代現行家事法下的管養及探視安排,展開公眾諮詢。

本處原則上認同「共同父母責任模式」的概念,因為我們認同父母對子女有持續管養的責任,有意義的親子聯繫不應因父母離異而終止,但是我們反對以立法方式推行,因在現行法例下,若父母雙方能夠為子女的最佳利益互相合作。法院已可發出「共同管養令」,讓父母可以繼續負起管養子女的責任和維持有意義的聯繫。

近年,法院對「獨有管養令」的詮釋已有所改變,即使在「獨有管養令」下,有管養權的一方仍應就所有關乎子女福利的重大決定徵詢有探視權一方的意見,唯獨有管養權一方有最終決定權,沒有管養權一方如有異議,可申請由法院裁決。因此若父母雙方能夠為子女的最佳利益互相合作,在現行法例的框架下是可以共同負起父母責任的。按現時的法例,法院能根據不同的家庭情況發出不同的「管養令」,包括「獨有管養令」、「共同管養令」或「分權令」,讓父母承擔責任,做法較有彈性。

參考外國的經驗,澳洲自1995年把「共同父母責任模式」引入家事法後至今,國會的多份檢討報告均指出該模式只適用於那些能夠為子女的最佳利益互相合作的父母;濫用藥物者、有精神健康問題的父母和對於兒童的安全受到關注的父母,「共同父母責任模式」則不適用。

更甚者在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轄區如英格蘭、威爾斯和澳大利亞推行「共同父母責任模式」的成效評估發現不少問題,例如新的模式未能改變父母的思維、法院爭議數目增加;父母對立的衝突和訴訟亦有所增加。有關成效評估研究更顯示修改後的法律程序,被存心製造麻煩的父母濫用,滋擾負責照顧子女的一方,甚至因此而影響與子女福利有關的決定。

此外,按新模式所進行的法律改革,會打擊婦女揭發家暴的動機,因她們擔心日後法院的判決,會強制要求她們繼續與孩子的父親聯繫。(註1)另外,對4歲以下的兒童無論家庭的社會經濟背景和父母之間的合作情況,均有明顯的負面影響。(註2)

因此我們認為「共同父母責任模式」的概念雖然值得認同,但不能依靠法律改革而達至。這個概念必須透過持續不斷的公眾教育,讓社會人士認同有關概念,再輔以適當的輔導服務,支援離異家庭處理離異所帶來的傷痛,從而協助父母走出傷痛的陰霾,平和理性地為孩子的福利合作和作出貢獻。

我們認為可以透過發展案例及推行公眾教育推廣「共同父母責任模式」的概念,再配合提供包括婚前、婚後、離婚前和離婚後的輔導服務,幫助遇到婚姻困難的人士克服困難和傷痛,以至他們在離婚過程和離婚後能夠理性地為子女的最佳利益而合作,繼續共同承擔父母的責任。

註:

  1. 社會工作系教授Dale Bagshaw 和Thea Brown與其同事的「家長和兒童對澳洲的家庭法和家庭暴力的觀點」報告。
  2. 臨床心理學家Dr Jennifer Mclntosh與其同事在澳洲的報告。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