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2-03-27 14:59
342期 2012年2月
專題——男人之苦

如何設計適合男士的服務

撰文:明愛男士成長中心督導主任 黎偉倫先生

大約在1995年,當時的沙田家庭服務中心地方狹小,未能為該區的市民提供足夠的配套服務,中心主任向房屋署申請較大的地方,以擴展服務。在籌劃地方運用時,體會男士使用家庭服務的比率較女士為小;因此計劃增加一處空間,專為男士之用。

在思考這多出的二百多平方呎空間的名稱時,並賦予其積極、正面的意義,讓服務使用者看見這個稱號,便知道這為男士服務的中心,我們曾經做過多翻改動,最後改名為「明愛男士成長中心」,讓人在門口一望就知道這是為男士服務的地方。

望「名」思義

除了為中心訂立正向的名字,我們在釐訂活動時,也小心設計小組名稱,以致當男士看見活動名稱時,會思想到背後的意義。社工想出一些創意的名稱,以吸引男士參加,例如:「成為孩子生命中的英雄」、「家庭工程設計師」、「性算在握」等等。

在籌備治療性的小組時,也會用中性或具有積極含意的詞語來表達活動的重點,例如:「生命重整之旅」便是離婚男士自助小組的標題;意指雖然離婚是人生的挫敗,但參加者可以在小組中,重新編排自己的生活意義。「怒亦可道」,則幫助男士以說話向家人表達自己的憤怒情緒,不再用拳頭來對付家人。

鼓勵互動分享

一般而言,家庭生活教育活動經常以講座形式,單向地向參加者灌輸有關的知識。但現實是男士們有他們主觀的取向,不會輕易接受站在講台上專家的意見。故此,「明愛男士成長中心」不會用這傳統單向教導模式提供服務,反倒以互動方法,讓參加者可以分享他們的做法,透過討論、交流,改變他們一些不合適的習性。

除了用說話交流,社工也會運用遊戲來帶動組員思考和檢視他們生活細節。談及如何與子女遊樂時,會安排男士一起玩遊戲,讓他們重溫兒時玩耍的樂趣,更提醒他們不要拘謹地控制小朋友的玩樂方法。在訓練爸爸講故事時,亦教導參加者如何用身體語言、身體接觸,和子女建立親密的關係。

信任/安全的交流

安排活動時,參加者數目維持八至十人,讓男人容易建立互相認識、彼此信任的互動氣氛。社工在開始時,也要解釋小組組員分享的重要性,並且需要尊重個別組員的個人資料。要在一個安全的氣氛中,組員才能放心講出一些生活例子。

小組以圍圈形式安排座椅,組員可以互望交流。在特別的活動時,更可以安排沙發,讓男士舒暢地安坐,甚至坐在地上,以坐墊取代座椅,暢快地分享他們的感受。

在推動參加者講述一些敏感話題時,可以改變燈光的顏色;放棄白光,改用柔和的淺黃燈光,讓男士在輕鬆、寬容的環境下,開放地講述他和太太的親密關係。社工也會主動為組員提供啤酒,營造一個沒有拘束的環境,幫助男士放鬆自己。

了解何謂男人最痛

回顧男士的需要,從輔導個案的數字來看,他們最容易忽視的就是與配偶的關係。男人的心思意念,主要放在工作,因而忽略了太太的感受,離婚數字不斷上升,如果男士不再重新檢視夫妻關係,他們的婚姻,便會很快觸礁。婚外情,已不再是男人的專利,預防工作,總比亡羊補牢來得重要。社工,也得重新制訂工作策略。

離婚率上升,離婚後單身的男士,便要處理他們的情感生活。前妻的離開對他們而言是一種傷痛;與子女離別後,如何保持聯繫則是這些男士其中最緊張的事,他們記掛的是「不同屋簷下」的子女,這時社工的工作便是要提供足夠的支援,幫助這些非與子女同住的爸爸維持與子女的親密關係。成功爭取撫養權的爸爸,則要學習如何教養子女。

許多男士在家庭中不會適當地管束自己的情緒,他們很容易便以拳頭來表達自己的憤怒。家暴的數字維持高水平,也成為離婚的原因。男士運用語言能力比女士弱,他們不曉得用言語來渲洩自己的怒氣,因此,這類小組,例如:「怒亦可道」就迫切地成為社會服務機構向男士提供服務的重要活動環節。

男士服務,需要的是多元化的活動,單單「齋講」,已經不合時宜;男士的需要,按時代改變,社工也要富創意地運用不同的形式,來幫助我們的男士。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