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2-03-29 10:58
342期 2012年2月
專題——男人之苦

中青年男士心聲

撰文:本處家庭及婚姻啟導服務主任 梁錦榮先生

完成學業、成家立室、穩定工作…彷彿是一個正常男士必要完成的任務。然而,隨着年月過去,任務完成了,生活穩定了,也開始步入中年了,誰不知又有另一個階段的掙扎,原來人生中未能掌控的事還有很多很多。作為一個已成家立室、和在職場打滾了一段時間的男士,你也有下面的想法和心態嗎?

身體的下滑

無論你如何否認,下滑的身體狀況正是步入中年的跡象,告訴我們年青不再。說來也奇怪,一般男士到三、四十歲後,除了體型隨着運動量減少而有點發福、體力開始不濟、不能捱夜、頭髮稀疏、髮線上移、老花邊緣之外,樣子卻好像吃了防腐劑似的,不易變老,只要保持運動和身體健康,會令人以為還在年青狀態,可以再創人生高峰!

心態總是左搖右擺的在年青與中年間徘徊,為減低那份落差,索性稱為“中青年”或“壯年”,企圖改頭換面,讓心裡好過一點;然而,只要見到街上的青少年人,就知道自己已經青春不再,若不幸地有高血壓、膽固醇等問題,那就不得不承認,身體告訴你已踏入人生另一階段。

漸趨平淡的家庭關係

在中國人的社會裡,成家立室可算是男士的人生任務之一。任務完成了,只要好好維持、努力賺錢養家、愛錫家人,便算是盡了責任。然而日子久了,家庭是穩定的,家人間的感情也容易由當初的激情漸趨平淡;伴侶的面孔見慣了,二人的生活也各自在忙碌,穩定的家庭生活也成了平淡的家庭生活。

同一時間,當經過多年的社會洗禮,男士多少也變得成熟穩重,至於魅力是否仍在,倒是眾多男士所期望的。這時候,男士都不一定受七年之癢所誘惑,但相對於家中的伴侶,其他的女性是特別的、某程度上是吸引的,一顆樹與一個森林的掙扎或會浮現,若此時有第三者的出現,便容易催化男士對婚姻以外的暇想。另一個想法,就是想逃離這個平淡的“關係”,不因為第三者,只是想追尋自己的生活,不受家庭所纏擾,回復自由的獨身生活。

面對雙親老死

人到中年,也代表着父母一輩已步入晚年。假如他們是要特別照顧的話,經濟上自然會令子女多點壓力,甚至要多一點時間陪伴;然而不論雙親是否體弱需要照顧,只是看到他們體能上的退化,都會不期然地想到生離死別,想到雙親總有離去的時候。面對這個不能逆轉的事實,當醒覺到生命年月的有限,對親人、對關係都會更為著緊。

然而,面對着父母漸漸年老體弱,作為一個不擅表達的男士,只有看在眼裡,內心卻是手足無措,唯有在事務上盡力幫點忙。誰不想父母過一個舒適的晚年,但要同時兼顧工作事業、家庭子女、個人需要等等的時候,那份心力交瘁或無力感都不易向人說明。

永無寧日的事業

在工作上打拼了多年,值錢的是經驗,拖累的是工資。事實上那些初出茅廬的畢業生充滿幹勁,工資又平,比起不少“老油條”可謂“平靚正”;雖說經驗上比剛畢業的好,不過在經濟不景或削減資源的大環境下,心裡總怕被人取替!若在這時候被裁員,那有魄力重新再來,跟年輕的去競爭!單是工資降低、生活質素下降已是不易接受的事。

於是,迫於無奈的又走去進修。學習與興趣相關的還好,若只為工作緣故而進修的話,少不免有“為世所逼”的感覺,再加上體力下降,記性總比以前差,要努力維持工作至安然退休,真是有苦自己知。

想做的事多,時間卻太少

對於踏入中年的男士來說,時間飛逝的速度看似特別快。過去全力為事業、為經濟的穩定而拼搏,停下來一看,才發覺嗜好不多,幸好,當年的結他彈奏技巧還有三成功力。於是,為尋回生活中的樂趣,重新學習結他、學畫畫、拉二胡、攝影、寫書法、讀外語、進修…,可是,想做的事實在太多,要做得好就得花上時間,然而年紀到此,心底裡知道花不了多少,難道還要用幾年的時間去考五級鋼琴?或者多讀一個學位?值得嗎?會令人滿足嗎?不會。為甚麼?還有很多事想做啊!

那份對時間、對學習的焦慮,是年青時所沒有的。聖經說「求祢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說真的,數算得愈準確,焦慮恐怕愈大呢!

還有幾個十年?

人生至此,還有多少個十年?還在做現時的工作嗎?發揮的空間還有多少?抑或做些更有意義的事?嘗試另一種生活方式?有甚麼最想做?想留下怎樣的歷史記憶?想兒孫們將來記得你過了怎樣的人生?人生的意義是甚麼?有甚麼是人生中最想做的?每一次回想過去、盤算未來時,就會想到這類的問題。

儘管現實未必可以如願,但人生下半場總希望有多一點意義,對家人也好、對社會也好,只要找到那值得在餘下人生中持守的價值意義,下半場的日子便會走得更有力,否則,恐怕還是在虛度光陰、寂寂無聞中度過一生。人生下半場,相信你也希望走得有點不同、有點意義吧!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