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2-02-17 12:35
341期 2012年1月
專題——倡導公義

建立公義的社會

撰文: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盧龍光牧師

香港社會愈趨複雜,在政治上,政府和社會大眾有時處於激烈利益衝突之中,互相抹黑;不同政黨或持不同政見的人士亦於緊張的關係中,甚至彼此攻擊;社會上,貧富懸殊的情況使窮人和商家的張力如箭在弦,社會的怨氣高漲,市民殷切地追求一個公義的建立公義的社會社會。《聖經》彌迦書6:8中指出:「世人啊,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然而,究竟甚麼是上帝眼中的公義?如何行公義呢?

從希羅文化看「公義」

就希羅文化而言,公義是一種理想,是倫理道德的標準,指向一種可量度的責任或要求,人須符合這標準,才可被接納為合乎公義。西方的法律制度受着希羅文化的影響,強調法律就是使公義的要求得到滿足。自十六世紀馬丁路德促使宗教改革以來,「因信稱義」成為基督教救恩神學的核心,他所強調的「義」偏向於個人從上帝的審判中得拯救;在上帝面前,個人得以站在義的位置上面。但這些思想並不符合舊約《聖經》的看法,也並不代表保羅對「因信稱義」的理解。

從舊約看「公義」

在舊約中,一個王被稱為「義者」,乃因他符合作為王對子民的責任;一個僕人被稱為「義者」,乃因他服從他的主人;在撒母耳記上24:17,身為國王的掃羅承認大衛較他為「義」,因為大衛對掃羅所承諾的責任,保持信實。相對,掃羅則沒有盡其超然地位和權力所帶來的責任。因此在古代以色列,一個負責任的法官最重要的職責是分辨在國家裏的不同義務,並按此作出裁決(如:出23:7-8;利19:15;賽5:23)。換言之,「義」和關係是一個錢幣的兩面;上帝與祂所創造的人之間的關係亦然。

在希伯來的思想中,上帝是「義」的,因為作為一個創造者,祂延續了受造物,使可繼續昌盛;當人承認自己是受造物,尊崇造物主,這樣,人也就是「義」的;這就是保羅在羅1:18-23簡要地論述福音的一個論點。然而,在猶太人的思想中,上帝在全地的萬國中選了以色列作為選民,承擔了重要的關係,「義」指的是祂信實地執行這個選擇所帶來的義務,而以色列民則按着上帝為這關係設定的要求(就是律法/妥拉)來生活。從這點可以看到「義」和律法在《聖經》中所開始的聯繫。

若一個人對他的鄰舍不義,他不能被稱為義人。舊約經文的十誡可以分為兩部分,前部分是縱向的,人類對上帝要盡的責任,而後半部分是橫向的,是人對友鄰要盡的責任,例如:孝敬父母、不犯謀殺、奸淫、不偷竊、不作假見證等。

行公義

根據《聖經》舊約,一個義人必須與上帝和人類都保持合宜的關係,並在這合宜的關係中盡忠,便可稱為義人。套入現今社會,我們可以如何施行公義呢?首先,我們要清楚知道自己的崗位和對上帝、對人須盡的責任,也要了解社會中不同角色、責任和自己的關係。下一步,就是在自己的崗位盡忠,因為當人能符合自己角色所附帶的責任,而又能維持自己和其他人的合宜關係時,此人就可稱為「義」了,這是個人層面可以做的。

當每人都在自己的崗位盡忠,而盡力地和眾人和睦地在社會上保持一個合宜的關係時,這個社會就是一個「公義」的社會。而行公義的意義則是以行動維持合宜社會的秩序,因為一旦有任何部分未能負好自己的責任,社會也容易進入一個失衡的狀態,秩序也隨之而消失。

所謂合宜的關係,乃彼此在共同承認的責任下,互相交代和盡忠。很多人之所以誤解「義」,就是取了希羅思想中對「義」的解釋,這種對人的要求,造成社會的混亂。因為人人皆要求對方能達到某一個倫理道德的標準,他們彼此要求,當對方不能達到要求,甚至出現批評、咒罵和攻擊。有時更認為自己做對,別人做錯,出現自義的情況。但是,從希伯來《聖經》內的概念中,人和人之建立合宜的關係;這不是要求對方達到甚麼倫理道德標準,乃是照彼此角色和責任盡責,才算是「義」。故此,無論是市民、政府官員、商家或政治人物,都應在自己的崗位,按各人的責任,共同建立一個彼此交代的社會關係,這也就是一個公義的社會,也是我們作為基督徒,要竭力建立的社會。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