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2-01-04 15:30
339期 2011年11月
專題——青年參與

「邊緣青年」也有參與的權利

撰文:本處元朗區青少年外展工作隊隊長 高佩怡女士

每當說起「青年參與」時,總不會把他們與一班被標籤為「邊緣青年」的年青人聯想起來,不過如果我們更加明白「青年參與」的意義時,就知道他們不但有權利參與,甚至更應要參與,因為現時的社會、權力結構、制度等正正影響了他們的生活,甚至他們的未來,所以他們不但要讓社會聽到他們的聲音,也同樣地應行使他們應有的權利。

我們看看其中一個例子阿銘(化名),14歲,中二程度,因拒絕回校上課被校方要求停學,不久輟學。他被老師評為不用功讀書的「壞學生」。同年,他參與區內社團打鬥,被鄰居喻為「古惑仔」。兩年後,他立定決心改過,並嘗試投入搬運工作,仍被親戚評為「不上進」青年。

姑勿論他的做法是對或錯,不過如果你換另一角度,去了解他成長背後的故事,相信你定會發現其拒絕上學的真相,源於一段被老師誤判為偷竊者的不公平對待經歷,致令不再相信社會公義的存在,轉以投向社團藉以獲取個人渴求的安全感。同時,你更會發現鳥倦知還的他就算努力重投正軌,卻需要面對低學歷及缺乏工作技能所帶來出路的選擇及長遠發展的限制。於是你會再問社會上有多少發展空間提供予此少年群組?而他們又可以如何改變這種對他們不公平的社會實況呢?他們是否只能等待別人的援手,而無法自救呢?還是只是社會沒有提供一個相應的配套或參與的環境,讓他們也能分享權力呢?

「邊緣化」的青少年

由於外展服務對象種種外顯的行為問題,他們很容易受到社會人士標籤為古惑仔、童黨、援交少女、未婚媽媽,對他們行為的論述也不離聯群結黨、撩事生非、講數、性開放、吸毒等負面印象;相反,他們坦誠、忠誠、重情與義、富創意、願意助人的一面卻受到忽略,其潛能更加欠缺發揮的機會。甚至部分人會在一些負面論述的建構下,逐漸自我內化及接納「邊青」的烙印(身份),並不知不覺間努力扮演着「邊青」的角色,藉以抗衡社會對其的標籤,結果反而加劇社會人士和青少年的互不了解。

打破被持續標籤的惡性循環

我們相信社會工作的存在是以倡導社會公義為宗旨,而「助人自助」更是社會服務助人過程的長遠目標。元朗區青少年外展隊一直深信:了解定能消除誤解,體會能創造機會。外展服務對象能夠成功重投社會正軌的奮鬥歷程,不單憑着個人的求變意志,支持其轉變的社會系統亦不可缺少,包括親人的鼓勵與支持、社會各界的接納、學校及商界提供重新投入正軌的機會等,好讓他們重新振作,有勇氣重投社會,面對各種挑戰。我們認為若要打破外展服務對象持續性被負面標籤的惡性循環,需要先推動他們學習了解個人自身不利處境、面對的困難,並推動他們以積極態度面對社會、學校和家庭等不同體系,從中體驗到他們自己在社會是有能力參與,甚至是有能力引發改變的,讓他們有信心掌握自己的生活,從而對社會產生歸屬感。同時,推動社會人士明白他們的需要及關注青少年所面對的成長困難,並提供持續發掘及肯定服務對象潛能與強處的機會,這亦是讓邊緣青年參與社會,甚至改變不公平架構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推動青年爭取應有的資源及推動社會營造有利青年發展的空間

元朗區青少年外展工作隊特別關注現時社會環境變化所帶來社會結構、制度的改變,與及當中一些社會負面論述對外展服務對象的成長發展空間及社會流動機會的影響。因此,我們於今年7月開始,成立「青年發展關注組」,在未來兩年特別重點關注影響外展服務對象於社會中面對個人發展空間的障礙,包括在學、升學、在職和求職等等的處境及其他發展障礙。我們透過關注組聯結外展服務對象成為合作伙伴,共同檢視對自身不利的環境或對其成長的負面影響。

此外,關注組亦提供足夠的發聲平台,包括問卷調查、訪問和街展,收集服務對象對社會政策、社會資源及權利的意見,讓外展服務對象亦有機會參與,向有關社會人士表達對其自身發展影響的意見。

同時,關注組亦重視提升社會人士對青年人成長發展、需要及面對困難的關注,讓他們共同了解及掌握青少年的處境。關注組計劃組織「關社大使」,推動青少年以短片、戲劇形式、展覽、傳媒訪問、與官員「真情對話」形式於地區及社會層面倡導合理政策,繼而推動服務對象爭取應有權益,解決他們的困難。

我們現誠意邀請你先了解他們的成長故事和關心他們的需要,以致明白他們的處境,與其同行,並提供他們發揮個人潛能的機會與發展空間,使其生命得以更豐盛。若你有機會被問及「如何看待這群青少年?」時,你會用怎樣的角度作出回應?非常歡迎大家提供意見,如欲對「青年發展關注組」進一步的了解或查詢,可致電2474-6592。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