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2-01-04 15:29
339期 2011年11月
專題——青年參與

青年參與

訪問: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工作系 黃昌榮教授
採訪及整理:本處新聞主任 何心怡女士

無論是九十後還是千禧年後,我們發現香港的年青人對社會的訴求和不滿都愈來愈多,甚至用對抗的方式,表達對施政之不滿,為了探討這個現象,我們訪問了浸會大學的黃昌榮教授,希望能對這一議題有更深入的了解。

要明白或了解甚麼是青年參與,不得不提到「兒童權利公約」(下稱:公約),由於中國亦是公約國,香港有義務履行公約上所賦予的責任。公約中所指的兒童一般指十八歲以下的人,關於兒童或者兒童群體的一切決定或行動均應以兒童的最大利益為首要考量。無論有關決定是由政府機關、行政當局或司法機構、或為其本人家庭所做,此一原則均有效力。公約所保障的兒童權利無一例外地適用於所有兒童:「不因兒童或其父母或法定監護人的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民族族裔或社會出身、財產、傷殘、出生或其他身份」而受歧視。由此引申,年齡稍大的群體如青少年,同樣被視為未來社會棟樑,亦應享有青年權利。

黃昌榮教授強調,「青年參與」有很多不同的模式,不單只是指公民活動、或參與校政這樣簡單,而是更大的「社會」舞台,對於影響自身權利的政府政策,他們亦是有「話事權」的,可以作出選擇和決定,任何影響兒童或青年利益或資源能否公平和有效地分配,尤其是政府在制定有關政策時,作為持份者的年青人不但有權參與,而且他們的意見也應可以上達到當權者,並充分被考慮。不過更重要的前提是,青年是否能在生活中落實民主化的理念,因為只有整個生活的環境,不但鼓勵積極的參與,也讓他們實際參與時,當他們進入社會或職場時,才會懂得勇敢和樂於表達自己的意見,這是政府所需要營造的一個氛圍,但香港現時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這是基於以下的心態需要改變。

首先是施政者的心態,必須由單向式轉為與青年人共同合作, 讓青年人由被動參與到主動參與。青年參與的模式有三種, 第一種是較被動式地提供服務給青少年(for youth);第二種是與青年人合作(with youth);而第三種亦是參與最高的,即是由青年人領導或自組的組織(by youth),參與社區及政治(youth-led agency),現時香港大多數的青少年服務都以第一種和第二種為主,但其實年青人的聲音非常重要,尤其是在政府施政時能從年青人的觀點考慮政策對其的影響。

第二,就是在青年政策上提供財政、資源予由青年人做主導的機構,而且亦有充分的社區、政策支援。以歐盟和英國為例,它們擁有深厚的民主經驗,英國戰後已開始成立青年議會,至今有50多年的歷史。議會之代表必須為18歲或以下的青年人擔任,規定年齡限制,是希望讓他們儘早體驗民主的模式,將當地青年的需求與聲音傳達給全國,這不但是學校生活的一部分,而且所參與的範圍並非單單校政上的參與,而是學校身處的社區,甚至是議會和地方政府。政府、非政府機構亦會支援及提供相關的資源予青年組織,以利其社會的參與。(註1)香港可以學習外國建立青年積極參與社會的文化氛圍,鼓勵青年帶頭做,使其在成長期體驗到甚麼是責任、如何預備文件、推動活動,並對表達對社區、社會的意見,讓青年權利得到真正的落實。

發展全面青年政策的需要

黃教授寄語港府應加強讓青年人參與的機會,尤其是與由青年做主導(by youth) 的參與模式更需要進一步地開拓和發展。另一方面,建立全面的青年政策更是當務之急,香港政府現時仍未有專屬部門統籌有關青年事務,亦沒有一個全面的青年政策,只是零散式地出現在區議會或民政事務局、勞工及福利局、教育局或政制發展局的政策中,過往曾提出的青年約章也胎死腹中,這都是源於青年政策得不到落實。

黃教授進一步建議做研究參考西方的模式,尤其作為兒童權利公約簽署國的特區,應知道參與本身就是一種權利,並且不單是讓精英青年參與,而是度身設計,例如以興趣為本的方式,讓更多不同背景、能力的青年能用不同的方式參與和表達意見。不過最重要的仍是當權者需要有這樣的眼光和決心去增加青年的參與途徑。

註1:
英國青年議會(UK Youth Parliament) (UKYP)讓青年人從關懷社會中了解政治,並且提供參與的機會。2006年UKYP的組成由53% 的女性MYPs、47%男性、2%是傷殘青年、21%是黑人和少數族裔。MYPs的產生不僅顧及了保障男女比例,更包括各種族背景,以及傷殘的朋友。(來源:http://iyouth.youthhub.tw/iblog/main.jsp?act=view&id=2008europe&did=BDC000000162)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