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2-01-04 14:57
337期 2011年9月
專題——人寵情未了

動物治療

鳴謝:動物醫生資深義工周梅玉接受採訪
採訪及整理:本處新聞主任何心怡

不知道你是否見過一些狗兒或貓兒,甚至是免子圍着藍色小圍巾的身影。通常我們都會在醫院、護養院、孤兒院、學校、傷健智障人士中心等見到牠們。當這些小動物們戴上這條藍色圍巾和動物醫生的證件,就代表了牠們穿上了醫生袍,成為了動物醫生。

別看這群動物醫生平時愛玩、貪吃又愛吠,可是當牠們一戴上藍色圍巾及證件後,就好像知道自己是正在當值,會靜下來和乖乖地跟主人的指示。每星期牠們會和主人結伴出診,用最輕鬆的方法為被探訪者帶來生理和心理的療效。而「動物醫生」這個組織也會經常主動聯絡香港不同的機構,定期為有需要的人士提供義務動物治療服務,亦會為單親家庭、獨居長者及長期病患者提供特別家訪服務,給他們獻上無盡的溫暖與關懷。

甚麼是動物治療?

「動物醫生」是從那裏來的呢?這個組織是由創辦人兼行政總監陸茵妮(Winnie)創立。他們不但關注動物,亦同樣關注人類。創辦人創會之前,便是相信透過推行動物輔助活動和動物輔助治療,能為病人及有需要人士帶來生理和心理的健康療效;同時亦希望透過動物為人類所帶來的貢獻,教育市民要愛護動物,尊重生命。

現時該會已有300位會員,除了狗隻、貓隻,其他小型動物也可以成為動物醫生,不過要成為動物醫生卻一點也不容易,牠們不但要經過獸醫及動物醫生評審委員會的嚴格考核,以了解其性格是否溫馴和身體健康,去擔當重任外,主人也是被考核的對象,這是因為動物治療除了動物,義工願意服侍和付出的心更是重要。這是因為動物醫生的目的是讓動物能為有需要的人帶來治療,而這是需要持續的努力。主人如果不是抱着為人服務的心,並能做出承諾的話,反而會為被服侍的人帶來反效果。很多人以為動物治療就只是帶動物探訪有需要的服務對象,但事實上並非單單只做一、兩次的探訪便可,如果真正要做到動物治療,義工必須帶動物醫生每星期固定地服侍同一個病人達半年,而且這是一個承諾,義工本身都要投入,與病人主動聊天和溝通,如果只是去幾次就放棄,那麼造成的反而是傷害,而不是治療了。

服務對象從沒反應到會叫「阿媽」

在動物醫生做了多年義工的周梅玉(下稱梅玉),便親身見證動物為病人帶來顯著的療效。她曾服侍一位患有自閉症的服務對象,他起初一點也不理會人,只會對着牆說話,也不跟人講話,就算動物醫生Cookie如何主動地逗他玩,他也無動於衷,把牠推開,那就更別期望他會跟義工說任何的話。可是每一個星期梅玉還是帶着Cookie去探望他,並嘗試跟他說話;經過了四個星期,他終於肯看看Cookie,這個進步已經令梅玉感到非常開心;到了第五個星期,他還會用手摸摸Cookie,當時梅玉簡直高興地難以用言語形容。過了半年,他已經會叫Cookie的名字,後來社工更對梅玉說:「服務對象的媽媽對我說她從來沒有聽過孩子叫她,所以當她第一次聽到孩子叫她『媽』時,她不禁感動地哭了。」這些進步不但教人動容,同時也肯定了動物治療的作用。

梅玉另一個親身例子是,她帶着動物醫生金毛犬幫一位患有老年痴呆症的長者做動物治療,起初這位婆婆對狗兒沒反應,但他們沒有放棄,繼續每個星期都去探訪,梅玉在探訪期間一直主動地與她談天,過了幾個星期後,老人家開始願意幫狗兒梳毛,與人有眼神接觸,後來更能在金毛犬的引領下,到公園散步,當中的進步也是令人安慰的。

讓動物發揮治療的作用,不單是對人類的一種貢獻,也是對動物價值的肯定,只有當人真正珍視動物的價值,動物才能得到應有的善待。

動物治療
動物治療
動物治療
動物治療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