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2-01-04 14:57
337期 2011年9月
專題——人寵情未了

與心愛的「牠」說再見

鳴謝:保護遺棄動物協會創辦人范韻清接受採訪
採訪及整理:本處新聞主任何心怡

一般人都逃避談及死亡,原來人對寵物亦一樣,當心愛的寵物去世時,會感到很傷心,但又不敢與人分享,因為許多人以為寵物去世了,可以再買一隻新的,但對於已與寵物建立深厚感情的主人來說,那隻寵物是獨一無二的,就好像其家人一樣,是很難取代的。可惜,這種心情,並非每個人都會明白,由於擔心會被誤解,以致這些人通常都會強忍自己的傷心,而壓抑了許多的情緒。

難以讓外人明白的「痛」

開辦寵物善別分享班的范韻清(下稱「范小姐」)養狗養了10多年,自己也深知寵物只有十數年的壽命,心理上也預備好自己,寵物總有去世的一天,但怎知當這天真的來臨時,她發覺自己的心裏痛得哭不出來。

2003年,沙士肆虐香港,這一年,亦是產生這服務的轉捩點,當她與現時的拍檔分享這種心情時,本身是做生意的拍檔也有共鳴。他們發現其實有很多人都遇到同樣的問題,於是就想為甚麼不試試搞個寵物善別分享班,來紓緩大家的情緒呢?起初參與分享班的人不多,只有兩至三人,但後來卻有愈來愈多的人參與。現時他們定期與保良局合作開班,一年平均做4次,每次的分享班都有4堂。形式有點像病人互助組織,透過讓有相同經歷或悲痛的人聚在一起,分享各自的經歷與感受,將壓抑在心中的情緒得以紓發出來。當中有寵物健康知識的分享,亦有心理的輔導,若再嚴重或複雜的個案,便需要再轉介給專業的輔導人員或者心理醫生。

范小姐主要負責介紹關於寵物的健康知識,由於她自己本身都是愛寵物的人,亦曾經歷過心愛寵物的離世,所以她對參加者所說的話特別有說服力。她指出有些參加者本身已經有很多來自不同地方的壓力,或者本身已患有輕微的情緒病,所以一旦遇到寵物離世,更不懂得如何處理自己的情緒。她亦曾經因社會福利署轉介,接觸及幫助過一個有嚴重抑鬱症的病人。

學會如何說再見

不過大部分參加者的心結主要還是來自他們對寵物的內疚感,認為是自己的疏忽,導致寵物因病離世,尤其是養寵物的新手,因對養寵物一知半解,往往都會將寵物離世歸咎於自己,這也是范小姐教導關於寵物健康的知識其中一個重要原因,這會讓他們知道寵物生病就像人一樣,有時很難預計,並不是單單用疏忽照顧便可以完全解釋得到,她希望參加者透過多了解,減低罪疚感,使情緒得以紓緩。

范小姐又說:「有一些個案是因為沒有好好地紓發情緒或向家人表達,而引發家人之間的誤解。我見過一個比較嚴重的個案,其愛狗已經走了5至6年,之後他亦沒有再養寵物,但寵物生前的東西還是好好地保留在原處,因為他覺得他的寵物還沒有走,他甚至還聞得到牠的氣味,看到牠走來走去。由於家人覺得他過份投入於寵物的感情,甚至干擾到日常的生活,而影響了他與家人的感情。

其實我經常與參加者說,不要老是『以為』、『如果』、『或者』,千萬不要將情緒壓在心裡,要儘量與家人溝通。有一個參加者曾經對我們說,寵物離世後,她很氣丈夫對此事一臉冷漠,覺得他不能體會自己的心情,可是後來參加分享班後,與丈夫再談這事後,才發覺原來丈夫也為此很傷心,只因看到她已傷心不已,自己不能也像她如此,所以才裝出冷漠。經過溝通後,兩夫妻終能冰釋前嫌。」

事實上,寵物善別,除了心理輔導外,亦包括了對寵物死後的跟進與處理,正如范小姐所說,這不單是對動物有尊嚴地處理,亦是對環境衛生負責任的表現,因為動物最好是火化,不然若以現時的垃圾處理,很容易滋生病菌。人的心理非常微妙,除了人與人之間,人與動物亦有情,而如何向「牠」說再見,也是一個需要正視及處理的心靈需要。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