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2-01-04 14:57
336期 2011年8月
專題—新高中

老師對新高中的意見

鳴謝:基協中學司徒愛萍老師、鄭以歷老師和培正中學劉寶貞老師
採訪及整理:本處新聞主任何心怡

香港於2009年推行新高中學制,由過去的七年中學、三年大學轉至六年中學、四年大學;明年更會進行第一屆的公開試,在這段時間的摸索中,到底老師作為任教者對於新學制有甚麼看法呢?我們分別訪問了兩間中學的老師對新學制的看法和體會?

三位老師均指出,新高中的好處是其學制與外地大學的銜接較佳,因為內地、美國、歐洲都是六年中學、四年大學。不過由於新高中沒有會考,大部分都會直升高中,學生的學習能力參差極大,再加上可由學生選擇讀那一科,不同學習能力的學生都會出現在同一班,造成學習進度不一致,老師相對難以因應學生能力施教。

校本評核

新學制其中重要的一環是「校本評核」,當中包括中、英及通識三個必修科,除了數學科未有打算引入,全部25科不遲於2016年便要進行評核。即是說,學生要在兩個學年內,完成至少5科「校本評核」(3個必修科加至少兩個選修科)。大部分學校傾向安排在高中二年級進行校本評核,該年將有4至6科須做各形式的考核,例如論文、專題研習、實驗報告等。

設立「校本評核」本意是避免過往一試定生死的做法,乃將學生平時的表現及分數,亦計算入公開試成績中,但可惜在推行時卻產生了以下問題。首先是弱勢學生將會更弱勢,因為始終評估以文字為主,這對於本身語文能力不佳的學生來說,會更增加他們的挫敗感。其中新學制的應用學習(Applied Learning)課程,例如中醫、美容、飛機維修、法律、醫療化驗、戲劇等,較適合及有助這類學生日後的職業專業發展。不過,這類課程大部分需要往外就讀,教育成本較高昂,而且教育局只資助課程的部分費用,學校必須撥出額外的資源資助學生就讀,而每年能資助的學生名額亦有限,令原本有意義的學科發揮不到其應有的作用。

另外一個出現的問題是,校本評核屬公開試組成部分,教師在評分、登分、呈分方面不能出錯,須通過三重簽署核實,包括有關學生、教師、校長等,心理壓力不可謂不大,據知學生不滿意評分還可以上訴呢!這個機制尤其對於成績組別(Banding)較高的學校老師造成的壓力更大,因為一旦上訴,所延申出來的行政工作難免令老師百上加斤。

校本評核已令老師、學生疲於奔命,而學校要按時報分予考評局,但考評局仍要將這個成績與公開試成績再調較,這令新學制想做到避免一試定生死變得意義不大,同時老師亦覺得不被信任,好像抹殺了老師與同學的努力。

老師並指,由於公開試需要有一定的認受性,所以試題也必須有一定的深度,但是課程設計卻將3年的課程濃縮至2年半完成,老師根本教不完,只好不斷補課,甚至連暑假也要用來補課,時間緊迫得連午膳時間也不能放過。學生與老師均忙得疲於奔命,休息亦十分不足,惟有希望再檢討時,能考慮課程的合理長度。

行政工作大增

除了校本評核外, 學生並需要製作一份「學生學習概覽」(下稱「概覽」),記錄其在校內和校外、學業和非學業的表現。由於學校、老師需要核實學生「概覽」資料之正確,額外加重了學校及老師的行政工作。除了這個「概覽」外,學生報讀大學聯考又要再另外填寫一份專用表格—比賽/活動的經驗及成就(Other Experience & Achievements in Competition/Activities),兩者雖有重疊之部分,但也間接增加了老師行政工作的負擔。

新高中課程的另一大特色是在中英數以外,加入通識作為核心科目,而大學也以此4科另加1至2個選修科為收生條件。然而對師生而言,通識都是陌生的,絕大部分老師都是從其他科轉任;教育局認為通識不一定要運用教科書,沒有設定審批機制;而從評分準則與答題樣本看,有關批改也存一定主觀成分。上述等等均讓老師和同學都感困難,令老師的備課份外吃力,而學校更關注的是評分是否公允,因為這會影響考生的成績及升大學的機會。

不過老師最關心的始終是學生,尤其是其前路問題,因為只有部分學生能升上大學,所以最令人擔憂的,反而是他們讀畢中六後,如未能升上大學,其進修或職業途徑的銜接或配套、僱主對於新高中資歷的認可程度,以及是否有足夠的資訊提供予他們,令舊制轉新制的過渡期所產生的混亂情況儘量減低。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