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2-01-04 14:57
335期 2011年7月
專題——人生最終程

帶着微笑的離世

走在人生的最終程,到底他們的故事是怎樣的?就如在紓緩病院工作十多年的郭醫生所說,每個曾住在紓緩病房的病人都是好獨立的個體,每個人都有他獨特的生命故事,甚至有些你以為只會在小說中發生的故事,卻發生在活生生的人身上。

紓緩病房的婚禮

其中一位故事的主角是一位患了腸癌的八十多歲婆婆,當時她的癌細胞已擴散至骨頭和肺部,半邊的盤骨都看不到了,再加上她本身偏肥,雖然已由原本的200幾磅因病減至180磅,但依然很肥,令她根本難以走路,頂多只能單腳跳,當時她痛苦到想自殺,醫生亦用盡方法減輕她的痛症,但連止痛劑也很難調較,最後他們想出一個方法,將其病床調較至一個令她最舒服的位置,還可以讓她看到影片解悶,才大大減輕了婆婆的痛苦。

婆婆入住紓緩病房之前,跟孫兒同住,與孫兒的感情非常要好,眼見孫兒快將結婚,她實在很想參加孫兒的婚禮,但是以她的身體狀況,如果要到婚宴會場,不但要好幾個人搬她上落輪椅,就算勉強地來到會場,單單坐5分鐘,也會叫她痛不欲生。

於是為了幫婆婆完成她的最後心願,整個紓緩病房的團隊絞盡腦汁,最後想了一個方法,就是首次借出相連病房的日間中心作為結婚禮堂,將病床推到禮堂,讓婆婆能參與孫兒與孫媳婦的婚禮和飲孫媳婦茶。當日的婚禮,婆婆身邊圍繞着20多位摯親的親人和一直與她並肩作戰的醫院團隊,婆婆終於飲了她一直想飲的孫媳婦茶。當天孫兒預備了三束花,分別送給婆婆、太太和醫院的團隊,並有感而發地說:「每個人都會經過生、老、病、死,婆婆的年紀已大,總會面對最後這關,但好多謝醫院可以幫她完成她的心願。」郭醫生也說,那一天,從未見過婆婆笑得那麼燦爛,婆婆更說:「好彩我沒有自殺,要不然我就參加不了孫兒的婚禮了!」雖然婆婆最後還是去世了,但她是含笑、不帶遺憾地離開這個世界。

奇蹟

另一個故事的主人翁,是一位患上末期肺癌的80歲公公,公公在香港孑然一身,身體亦非常虛弱,他一直都向醫院紓緩治療的團隊說,他在香港沒有家人,當醫生問他想怎樣安排喪禮,他說公葬便可以,直到醫生看到他的銀包有張照片,發現相片中有位女士和一個小朋友,便請院牧與公公傾談了解他的情況。這才知道原來公公很久以前曾在內地結過婚,而且還生下了一個孩子。

後來聽院牧說才知道,當時公公20幾歲隻身來到香港前曾對太太說,若他能在香港賺到錢的話,他會申請太太來香港,但如果不能,就不會申請她過來。公公到了香港後都是做苦力的工作,賺不到多少錢,一直都住在板間房,只能勉強維持自己的生活,所以五十多年來,他一直沒有與太太聯絡,只是偶爾看看照片懷緬當年情。而且大家已五十多年無見面,在當時那麼困苦的環境,要養大一個孩子一點也不容易,公公認為她應早已再嫁了,再加上他連太太的電話也沒有,只有從前住在內地時的地址,他已經不抱任何能再找到她的念頭,雖然希望如此渺茫,但院牧還是抱着這個微小的希望,拿着幾十年前的地址找駐內地的紅十字會協助找公公失散了五十多年的太太。

奇蹟竟然發生了,在短短的一兩周內,紅十字會的志願人員以地址與當地的公安局聯絡,當地的公安看着名字及地址,竟然查都不用查就說:「我們認識這個太太,她是我們退休了的同事。」,並將聯絡電話給予紅十字會的人員,當院牧告訴公公找到他的太太時,他覺得不可置信,甚至以為是不是有人想冒充他的太太來騙錢,還在電話很坦白地對那位太太說:「我無錢,無辦法申請妳到香港。我是不會見你的。」

公公一直不敢相信找到他的太太,並且逃避見太太,但當內地的太太知道他失散幾十年的丈夫在香港後,還是堅持要與早已長大成人的孩子來香港探望他,醫院的人員不斷勸公公與太太相見,最後才打動公公見她一面。公公的太太到了醫院後兩人四目交投,公公不斷地對太太說:「對不起、對不起……」,太太卻對他說:「不要緊。」兩人便抱在一起大哭,就像把數十年五味雜陳的心情透過淚水抒發出來。

雖然太太五十年來,一直苦無公公音訊,但她對醫院的團隊說:「或許我是上一代的人吧,我認為兒子只有一個爸爸,所以我一直沒有再嫁。」,並對公公說:「我想帶你的兒子來看你最後一面。」公公最後過了一個禮拜後就去世了,但他已不再是孤孤單單,和帶着愧疚的心情離世。公公離世後,他的太太和兒子為他打點所有喪禮的安排,也為公公的人生完成了一個完美的句號。

訪問:紓緩醫學學會主席 明愛醫院紓緩醫學專科醫生 郭愛玲
整理及撰寫:本處新聞主任 何心怡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