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2-01-04 14:57
335期 2011年7月
專題——人生最終程

伴你同行

紓緩服務團隊其中一個重要的成員—醫務社工,是為病人及其家屬提供及時的心理社會介入服務,協助他們處理或解決因疾病、創傷或殘疾而引起的問題。他們通過與案主傾談、輔導與他們同行,來支持和鼓勵他們,同時亦會聯繫社會資源以助他們度過難關。在靈實醫院做醫務社工的洪光慧(下稱「洪姑娘」)在近年的職業生涯中經常與臨終病人及其家人一起走過生命中最難過的日子,不但陪伴臨終病人走人生的最後一程,並與其家人走出悲傷的幽谷。她曾經歷過許多人的故事,有的令人慨嘆、有的令人鼓舞,也有的令人感動萬分。

許多人都不知道臨終病人在人生的最後期,心裏想的到底是甚麼,洪姑娘就說,末期癌症的病人,由於癌細胞不斷擴散,再加上治療和藥物的副作用,身體會愈來愈虛弱,並產生作嘔、便秘、失眠、痛症等徵狀,尤其是到了晚期的病人,許多以前曾經做得到的事,到了那個時候都無法做得到,需要他人協助換片、洗澡,只能靜靜地躺在床上,覺得自己的尊嚴被不斷踐踏,感到很無助,就算這個病人的思想本來是多麼正面,他最終都會感到沮喪。

臨終病人站在人生的邊緣,會勾起不少過去的愛與恨,無論是未表達的愛、一些未能饒恕的人、或是一些人生未完成的事,都會不斷浮現在他們的腦海,影響他們的心情。另外,由於死亡愈來愈近,他們會問到底人死了會到那裏去,死的時候是否很痛、那時的情景會是怎樣,自己死的時候會否很難看、變得很黑、很黃、很醜,這些都會成為他們對死亡的恐懼。

不同年齡的病人,所經歷的心路歷程亦不一樣。有些人到中年,辛苦了數十年,才剛退休,開始準備享受人生,卻因病突然間破壞了自己所有的計畫,一時難以接受;也有些才不過是三十歲出頭,剛組成了家庭,還有孩子,所顧慮的就更不止是自己,還有家人將來的生活與適應、孩子的成長等等,每個人的故事都不一樣。

除了病人外,病人的家人同樣要有面對「缺失」的準備,例如病人極有可能不會再康復,甚至有家人需要因此放棄工作,騰空時間照顧家人。許多時,人生本身就是一個考驗,看你如何面對。洪姑娘分享她曾經歷過的其中一個故事。有一對夫婦,膝下兩個孩子仍在讀中學,妻子患上癌症,丈夫因此毅然辭職照顧妻子,但豈料生命無常,丈夫竟然突然離世,比妻子先行一步。洪姑娘也坦稱,不知該如何與病人說這個消息,怕她失去生存的勇氣。一如所料,病人知道這消息時,受到很大的打擊,幾乎不想再生存下去,但悲傷過後,為了孩子,她還是繼續撐了下去,可是兩個月後,她也撐不住走了。當時分別就讀中二和中七的孩子要面對雙親相繼離世,大兒子當時更正值高考,但值得令人鼓舞的是,大兒子並沒有因此埋怨上天對他們家庭不公平,或沉溺於悲傷之中無法自拔,他繼續努力讀書,最後放榜成績非常理想。不過正如洪姑娘所說,不是這麼多個案是如此令人鼓舞,也有小部分的個案較難過渡因摯愛離世的哀傷。正如洪姑娘所說,在哀傷輔導而言,有時哀傷可以是一輩子的事,不過關鍵是它會不會影響到日常的生活。

「不過,看得愈多愈能肯定紓緩治療服務對病人及其家人的重要性,因為病人與家人心靈的需要是互相牽動的」,洪姑娘如此說。就有病人的家屬對她說:「我猶記得爸爸離世前,身上插滿喉,看着他那麼痛苦地走,直到現在那景象都一直留在我的腦海,但是使用了紓緩服務的母親,卻能舒舒服服地走,我覺得母親走得很安樂,不用再被病魔折磨,心裡感到非常地安慰。」

聽洪姑娘分享病人及其家人的故事,都令人不禁眼眶為之一紅,無論是病人或其家人,都會因為一些未完成的事,或者是一些未表達的感覺,而帶着遺憾離世,曾有一個病人的妻子因倦極而睡多了一小時,固而沒有見到病人的最後一面;最後心裏充滿內疚和自責,但洪姑娘鼓勵她對着病人尚暖的身體儘快講她想對他講的事,令其心裏的說話得到表達。療癒病人及家人心靈的傷痛,也是紓緩治療服務的一部分。

在生命的面前,人是脆弱的,像是有很多都是無法掌控的,但同時也可展現堅韌的一面,而在其中,當願意放下和接受,讓人與你同行,你會發現這條難行的路會變得易行得多。

訪問:靈實醫院醫務社會工作部醫務社工 洪光慧
整理及撰寫:本處新聞主任 何心怡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