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2-01-04 14:57
335期 2011年7月
專題——人生最終程

紓緩治療

根據2009年的數字,香港有4萬1千人去世,其中有三成是死於癌症,三成是慢性器官衰竭。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七成的腫瘤患者有癌痛,而其中四至五成的患者又是中度和重度疼痛。疼痛是晚期腫瘤常見的併發症,一個病人,可能會有超過10種不同的徵狀,劇烈的疼痛更往往為他們帶來不少情緒上的問題,這也表現了紓緩治療的其中一個重要特色,就是痛症的處理。

2004年善寧會便曾經做過一個「甚麼叫『好死』?死亡觀念」的大型民意調查,調查顯示被評為最重要的兩項「好死」因素均屬於「無肉體痛苦」範疇。兩者的重要性,以10分為滿分計,平均高達8.71分。次重要的「好死」因素則屬於「留者善別」範疇。可見大部分的病人都是希望能不受病魔折磨地離世,而與家人的復和、家庭未來的經濟規劃、能完成未了的心願和喪禮的預備亦高佔7分或以上(滿分為10分)。這也顯示了臨終病人除了身體以外,對心靈、社交、靈性的需要。

「紓緩治療」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特色,便在於它在身(身體)、心(心理)、社(社交)、靈(心靈)等四方面提高病人在生時的生活質素,例如使用藥物及各種輔助療法,紓緩病人各徵狀帶來的痛苦,並關注病者的心理、靈性及實際需要,例如經濟等。除了病人以外,紓緩治療也會幫助其家人,因家人與病人一樣在心理上面對很大的衝擊,需要特別的關顧。

郭醫生更指,不少末期病患的病人,在得知自己病情時,都受到很大的打擊,繼而引起抑鬱、緊張等情緒;亦有一些病人,是家中的經濟支柱,家人不但頓失主要的經濟收入,其龐大的抗癌醫藥開支亦會導致家庭經濟陷入困難或感徬徨無助,需要社工為他們尋求社區資源的經濟援助;另外,當病人的身體愈來愈衰弱,和接近死亡時,他們對生命的反思愈來愈多,對生命的無助或無力感亦愈來愈深,並增加了對宗教的尋索,因此在其專業團隊中有宗教人員為病人提供靈性上的支援,除了基督教、天主教的院牧外,他們亦會尊重不同的宗教信仰,給予適當的協助。

「紓緩治療」第二個重要的特色,是對家人的支援。家訪護士會到病人的家中教其家人如何為病人沖涼和照顧他們,同時觀察其家人之狀況,並在心理上照顧家人的感受,當發現家人的壓力很大,並產生抑鬱、精神緊張等情緒時,會轉介他們看臨床心理學家。在病人生前,給予家人心理準備;病人離世後,家訪護士、社工或臨床心理學家亦會按其情況或風險,幫助或轉介其家人進行哀傷輔導,陪他們一起度過哀傷、艱難的時刻。

「紓緩治療」的第三個特色是它是由一組專業人士的團隊提供,當中有醫生、護士、醫務社工、臨床心理學家、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和義工等,他們每個禮拜都會一起開會,了解住院病人不同的需要,如家訪護士於探訪後發現病人或其家人有抑鬱或自殺傾向,都會在會中報告,以便相關之專業人士提供最適時的服務。當病人或其家人在家中急需醫療上的意見時,醫院的24小時熱線則派上用場,可在辦公時間致電跟進其個案的家訪護士,或於非辦公時間,致電當值之護士查詢。由於家訪護士經常會去探病人,病人及其家人與家訪護士通常都非常熟絡,除非是緊急到無法聯絡到家訪護士時,才會打給當值護士。

昔日「紓緩治療」被稱之為「善終服務」或「寧養服務」,這些稱號經常給人一種錯覺,以為接受這種服務就等於「放棄治療」,甚至有人會覺得是「等死」,加上傳統中國文化對死亡的忌諱,都令很多病人對這類治療存有戒心,非常抗拒接受治療。但正如郭醫生所說,叫病人接受「紓緩治療」並非要病人「等死」,一般而言,不少末期癌症病人平均住在紓緩病房14日後,便回到家中休養,或在社區進行治療。但在家中休養期間,醫生、護士會一直透過家訪或電話緊密觀察及了解病人及其家人的狀況,令他們都能得到適時的支援。愈來愈多人開始認識「紓緩治療」是怎麼一回事,有些病人甚至是透過網上的渠道得知,自己主動到有提供紓緩治療服務的公立醫院要求使用這個服務。

郭醫生惋惜地說:「現時『紓緩治療』面對的最大困難,反而是病人或其家人對服務的誤解,有些病人是在病情已嚴重到只剩下很短壽命的時候才開始接受『紓緩治療』,以致病人及其家人未能儘早得到全面的照顧。」因此郭醫生寄語香港能推展更多生死教育的工作,尤其是向中小學生灌輸這方面的教育。她並鼓勵更多的人能開放地講生死,不要因為傳統的忌諱,而忽視了與病者直接的溝通,有時逝者或其家人最大的遺憾,反而是沒有在生前說清楚。

訪問:紓緩醫學學會主席 明愛醫院紓緩醫學專科醫生 郭愛玲
整理及撰寫:本處新聞主任 何心怡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