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2-01-04 14:57
335期 2011年7月
瞭望寬頻

大城市中的小木箱

21呎不夠的一格床位,四面上下都是木板,足夠一個中等身材的男人在裏面蹲坐着。床尾處裝置了一個抽氣扇務求使得空間內的空氣可以流通一點。一伙十多二十人,他們共用洗手間及公共空間,或有冷氣按時開放。這樣的「床位寓所」位處本港市區黃金地段,月租約$1,200,交通便利;只要你不怕焗熱、能屈能伸、不怕共用洗手間、又或不怕有機會被木蝨纏擾等。你或許不相信現今的香港社會仍有人願意住在這些狹小的空間內,但實況卻確實有一些人會以這些「床位」作為他們的「寓所」。

床位寓所的由來

九十年代初,「籠屋」惡劣的衛生及安全環境受到社會的關注。政府於1994年制定了「床位寓所條例」,並在1998年正式落實執行,為設有12個或以上的「籠屋」單位設立一套法定發牌制度,以規管其消防和樓宇安全,從此「籠屋」就被規管成為「床位寓所」。條例制定至今,獲發牌的床位寓所數量一直下降,由1994年的150多間至2011只餘下16間。民政事務署更設立了兩所單身人士宿舍專門供給床位寓所的居民入住。房署及社署亦分別有行動去協助他們解決房屋需要。

誰人住在床位寓所?

從上述數據顯示,床位寓所的數量似一直減少,可是按社區組織協會的調查所得,在2002年仍有50多間沒有持牌經營的床位寓所,而他們更就有關人士作了相關的背景調查研究,發現居民中有93%為男性,約7成半為單身,他們的年齡中位數為57歲,而60歲以上的長者亦佔38.5%。在經濟條件方面,他們每月的入息中位數只有$3,750,當中64%為綜援受助者,有工作收入的人士則只佔約3成。床位寓所的居民種類不一,除老弱人士外,有22.8%為康復社群。他們普遍都想改善居住環境,但因着市區交通與就業的便利,不想離開熟悉的社區及租金低廉而被迫聚居於此。縱使他們可以輪候公共房屋,但卻要面對漫長的輪候時間和擔心被編配到偏遠的公屋單位,加劇工作及生活的困難,進一步削弱他們的社交網絡等問題。

關注床位寓所居民

現時房屋變得高度商品化,床位寓所相對便宜的租金及租務上的彈性讓一些陷入不利處境而面對着住屋困難的人士免於無處容身。然而長久居住於這種不利狀況下,人們的疏離感難免增加。作為社會服務提供者,筆者認為可以向這些居民作出下列的關注:

  1. 持續地進行探訪,讓居民在有需要及改變動機時,能知道可向何處尋求支援。
  2. 不少居民未能掌握有關房屋資源及實物援助的資訊。筆者就曾遇過一些因為工時太長,連到有關部門索取一份申請表的時間都沒有的居民,也遇過一些因為沒有電飯煲而要每餐享用「滾水泡麵」的居民。若能夠密切給他們提供社區資源的資訊,讓他們申請到所需的物品將可改善他們的生活狀況。
  3. 床位寓所品流複雜,但也不乏讓人窩心的鄰里關係。筆者曾在探訪時見到有居民將別人贈送的糭子轉贈給更有需要的鄰居,也聽過居民分享他如何協助隔壁剛去世的室友辦理身後事等。若社工能協助促進他們的鄰里關係,必有助改善其生活質素。
  4. 現時58歲以下單身公屋申請人輪候時間漫長,而且被限制不能輪候市區公屋,令不少申請人對公屋申請望而卻步,而且也有為數不少於床位寓所居住多年而難以脫離舊區生活的長者,這都是現時制度所未能妥善處理的情況,社工可與他們同行,共同倡導有利改善居住條件的政策。
展望

本處天倫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主要服務對象為居住於油尖旺區內的市民,而服務範圍內則有4所已登記的床位寓所。本中心一直定期前往探訪有關居民。然而,為了加強對有關居民的支援,中心於本年度7月開始展開一個名為「有你常伴 — 關懷探訪」的計畫以及「床位鄰里食餐好」活動,旨在嘗試建立中心作為床位寓所居民的同行者的關係,亦開始探索促進居民鄰里關係的可行工作手法。他們居住的地方叫「籠屋」也好,叫「床位寓所」也好,只要那裏聚集着有服務需要的人士,那裏就是我們要前往作服務的地方。

參考資料

  •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2002), 《2002年香港籠屋狀況調查報告》
  • 班令德(1995), 「床位寓所──如何規管」, 《社聯季刊》
  • 第135期 14-18頁,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互聯網圖片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