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1-06-29 14:39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34期 2011年6月
專題——敬老 愛老 不虐老

長者談怎樣才算是敬老愛老

鳴謝:本處長者評議會成員接受採訪
採訪及整理:本處新聞主任何心怡

我們經常說要「敬老愛老」?但長者自己又如何看「敬老愛老」呢?我們不妨聽聽本處長者評議會裏一班長者的意見及看法。長者評議會是由一班活躍於社會參與及公共事務的長者組成,他們會定期聚在一起討論與長者生活密切相關的社會事務,並將意見加以總結後,向政府發表。這天他們再次聚首一堂,一起發表對「敬老愛老」的看法。

「敬老愛老」先從體察長者醫療需要開始

不少長者在會上都表達了對醫療的關注,認為「敬老愛老」的政府首先需要了解他們的急切需要,尤其是白內障問題,對他們的困擾最大。不少長者由於年老視力退化,都有白內障的問題,但到政府的眼科醫院做白內障手術,卻需要至少輪三至四年的籌才能做手術。有長者便指:「如果政府關心長者的話,在醫療上應該增加多些資源,免得我們求助無援。」又有婆婆分享說:「醫生上次見我的時候,視力還未到最惡劣的時候,但過幾個月後,視力卻急遽轉下,距離下一次見醫生的預約時間,中間便已相隔七至八個月。如果要等到三、四年後才做手術,可能連視力也失去了。」不過值得感恩的是,一些社會的團體有見長者的需要,推出了對長者白內障手術的資助計畫,補貼長者到私家醫院做手術,令部分長者能透過該計畫儘快做白內障手術。但始終資助有限,仍有許多長者因為經濟能力不夠,不敢往私家診所或醫院求診,因為每次覆診動輒就要幾百元至上千元不等。如社會、政府有「敬老愛老」之心,實在不應讓這班長者求助無門。

長者亦提到門診預約電話,認為現時的電話預約系統非常複雜,令他們無所適從,好像把長者當作白老鼠。如果有專人接聽較好,因為他們不明白電話系統在說甚麼,甚至寧願像以前一樣排隊輪籌,還覺得沒這麼複雜。尤其是當老人家有急診時,例如忽然周身骨痛、發燒,但卻因不懂電話預約,或電話指今日預約的時間已滿了,無法看醫生時,心情更焦急如熱鍋上的螞蟻,再加上政府免費派發的醫療券,一年只能看一、二次醫生,根本不足夠使用,如果政府診所能增加多些預約急診的名額予長者或提高醫療券的資助,至少會令長者覺得政府對長者的需要是有承擔的。

說起醫療,長者似乎都有說不完的經歷,但他們卻不忘表揚和誇獎香港公家醫護人員盡心盡力的專業精神,不少都異口同聲地說:「公家醫院的醫生好好,他們會主動打電話來問你的情況;護士亦是一流的,每15分鐘就會走來幫你量血壓,而且他們無分彼此,我覺得他們比私家醫院的姑娘還好。」,或許因為他們是醫院常客,非常體諒醫生護士人手短缺,故希望政府能增加多些資源在醫療及福利上,培訓多些醫生、護士,提高他們的薪金,令公家醫院人手不用流失得這麼厲害。這對他們來說也是「敬老愛老」的表現。

建立長者友善社區 從小培育「敬老愛老」

除醫療之外,長者們亦提出,如能在社區增加多些長者友善的社區設施配套,例如多設欄杆、座位等,都能方便「老友記」在社區多些走動。培養社會上的「敬老愛老」的文化,亦應從小開始做起,例如見到長者會主動讓座,尊重關懷長者等,都是社會敬老護老的具體表現。

當然更不可忽視的是家庭,敬老護老應從家庭做起,若家人能做到尊重和愛護長者,視照顧長者為家庭的責任,長者便能得以安享晚年,彼此的關係亦會愈顯深厚密切;對於一些缺乏家庭支援的獨居長者,社區人士(包括街坊和義工等)便是他們的護老者。這些人對他們的關心,亦有如雪中送炭,為他們帶來不少溫暖。

一個敬老愛老的文化是由社會上不同的人一起去締造的,當我們願意關心愛護我們的長者,發乎情,自然便會形於外,在各方面都會更多考慮長者的需要。而這當中又以教育先行,和最重要,因為只有從小培養孩子學習敬老愛老及認識敬老的具體行為,敬老愛老的文化才能得到真正的滋養。

本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