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本頁更新於 2011-06-29 14:35

通訊內各署名文章,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一定代表本處立場。所有文章,歡迎轉載,惟必須註明出處。

334期 2011年6月
專題——敬老 愛老 不虐老

從法律層面看虐老

資料提供:柯伍陳律師行律師暨香港大學榮譽助理教授林子絪律師
整理:本處流金頌社區計劃—長和滿葵青計劃經理張燕琳

香港至今並沒有設立單一法例針對性處理「虐老」事件;但在法律層面,本港仍有部分法例措施對於預防虐老發揮作用。本文就監護權、產業受託監管權,以及近年兩次修訂的「家暴條例」,闡釋本港部分法律條例與預防虐老工作的關係。

雖然社會福利署《處理虐老個案程序指引》(2006)所訂的虐老定義註1在現今香港較廣泛採納,可是其概括性僅於社工、醫護人員或其他專業人士於處理一般事件程序時共通使用,法律意義有限。其實,部分法例的應用對於香港的預防虐老工作,應能發揮一定作用。

監護權及產業受託有助預防長者被侵吞財產

隨着人口老化,因認知退化而喪失自我照顧或決定能力的長者愈來愈多;長者如因完全無能力或沒有足夠能力為自己作決定,而需要親屬、專業人士或社工協助或代替其日常財務管理、個人生活及醫療照顧等安排,作出非正式決定。這些非正式決定只要符合該失去能力長者的最佳利益,便屬合法和合適。

可是,當以上非正式安排未能發揮理想效果,如親屬之間意見分歧,或有人懷疑長者的最佳利益可能受到威脅,而情況又符合申請監護時,有關人士(如該長者的親人、社會福利署署長或委任其負責社工等)應向監護委員會(下稱「委員會」)提出監護申請,由委員會考慮發出監護令,為該長者委任監護人,替其個人於醫療或財務上作出決定,並代受監護人持有、收取或支付每月款項作為其供養或其他利益。獲授權的監護人有法律責任就管理受監護人的金錢保存適當及獨立的記錄及賬目,並在受監護人情況有改變時立即通知社會福利署署長,讓該長者不會因失去能力而蒙受任何財產的侵害,達到預防虐老之效。

當所需管理的長者物業及財務款額超出監護委員會訂予監護人的權限註2時,有關人士(即該長者的親人、社會福利署署長、法定代表律師或獲委任為該長者的監護人)可向原訟法庭申請委任產業受託監管人(下稱「監管人」),合法代長者管理物業及財務事宜。由於監管人的權力和責任均來自法例,其權力不會擴及將該等產業全部或任何部分出售或以按揭等形式作押記的權力,亦不擴及將任何不動產出租超過3年的權力。而且,原訟法庭有權要求監管人就其處理的物業及財務作出報告,有關人士亦可向原訟法庭申請更改監管權限甚至另行委任監管人,以保障監管權力及實際操作的合法性。

「家暴條例」與保護長者免受虐待

《家庭及同居關係暴力條例》(下稱「家暴條例」)的設立更能用於補足一般暴力事件刑事法的不足,特別針對當事人在經濟/情感上對施虐者的依賴,條例設計容許當事人向法庭申請強制令,讓當事人免受施虐者的操控。

其中,2008年就家暴條例修訂對於預防虐老工作的推展尤其重要。當年條例修訂將施虐者的定義由配偶及其未成年子女,擴大至前配偶、其他親屬,以及同居人士及前同居人士,只要以上人士對於長者作出身體虐待、性虐待、精神虐待、威脅使用武力、折磨、纏繞、疏忽照顧,甚至讓長者生活在家庭暴力環境下,均可由區域法院向該施虐者發出禁止進入令、進入令及禁止騷擾令,以避免長者受到虐待威脅;同時此修訂亦擴大了法院附上逮捕授權書的權力,法院可在發出強制令時或強制令有效期內的任何時間,在強制令附上逮捕授權書,更將強制令及逮捕授權書的最長有效期延長至24個月,給予受虐長者更多緩衝空間尋求協助,妥善解決事件造成的困擾。

總結

以上提及雖並非所有預防虐老工作的相關法例,但如受虐老事件困擾的當事人及其家人、介入事件或與事件相關的人士能進一步加深對有關法例及應用的認識,以及其對於保障受虐長者的重要性,將能更有效促進預防虐老工作的推展。

註(1) 根據社會福利署《處理虐老個案程序指引》(2006),虐老的定義是指「傷害長者福祉或安全的行為,或不作出某些行為以致長者的福祉或安全受到傷害。」

註(2) 現時監護委員會訂予監護人為受監護人管理物業及財務款額的權限為最高港幣10,500圓正。

本頁完